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五十七章 一剑逾矩问佛理
    天下之间,地仙境界修士的数量大概在百人左右,但并非如世人所想那般,越是境界高绝的地仙修士就人数越是稀少,事实上,地仙境界有十八楼之分,除了十二楼、十六楼这等门槛境界中的人数略多,其他每一楼中的修士人数其实都相差无几。

    眼前这位摩轮寺长老,就是处在地仙十六楼这个门槛境界中。

    不过摩轮寺一脉的修行传承之道,向来与中原佛门迥然有异,甚至就是号称三千大道尽出道门的道门,也难以囊括摩轮寺的修行之道,盖因摩轮寺虽是出自佛门一脉,但传至草原之后又与草原本土的萨满教相互融合,而萨满教则是上古巫教的分支变种,如此种种变化之后,摩轮寺发展出一种独特的灌顶手段,说白了就是将自身修为传承于下代修士,师父传徒弟,徒弟再传徒弟,代代传承,使得摩轮寺哪怕在道门大举入侵而衰败之后,仍旧能快速重新崛起,时至今日,兴许比不上中原的儒释道三教或是后建的玄教,但丝毫无愧于九流之列的名头。

    眼前之人,在徐北游的感知之中,虽然有近乎于地仙十七楼的境界修为,但其中有一多半却呈现出游离之相,不似道门中人那般圆融如一,也不似武道修士那般无漏无缺,就像当初的他吸纳剑宗十二剑的剑气神意,乃是凭借外力达到现在的境界,想来这就是所谓的传承之功了。

    这等修行法门,有违中原佛门视肉身为臭皮囊,追求超脱色空之理,故而只能将一身修为都寄托于色身之中,何谓色身?正所谓具有鼻、目、嘴、等五官及两手、两脚之四肢,圆颅方顶,有形有质之一个人的躯壳,谓之色身,也就是武夫们千锤百炼的体魄。

    平心而论,武夫的根本不在于求长生,故而追求体魄并无甚错,可摩轮寺作为佛门分支,却如此注重色身一途,也难怪佛道两家对其颇为轻蔑,更是瞧不上这等“粗鄙之道”。

    当年一位道门经典派祖师就曾出言讥讽道:“世间糊涂学人,妄想修真,而又不知穷真。妄想成道,而又不知辨道。不穷真,不辨道,不晓的真道是何事,迷迷昏昏,以此色身为真,怕苦着此身,怕劳着此身,怕饿着此身,怕冻着此身。暖衣美食,保爱此身,自在安稳,将养此身,一切出力好事不做,偏是要命,路上无益有损之事,不惜精神,不省力气,反能做的。认假为真,以虚为实。”

    “殊不知此身内外,皆是伤生之物,并无一件益身之物。眼见好色则喜,耳闻恶声则怒,鼻嗅香气则爱,舌甘美味则思。意有所法则欲,身有所触则惧。外而六门,内而六识,内外交攻,斫丧真元。原其故,皆色身所招。若无色身,六门六识之害,从何而生?况天地间万物,凡有形者皆有坏,若爱此色身为假,而不穷性命之真,大限一到,我是谁而身是谁,身与我两不相干。”

    最后那位道门祖师又是以此为戒,告诫门下弟子,“吾劝真心学道者,速将色身关口打通,莫被瞒过。视七窍为窟窿,视四肢为木节,视皮肉为脓胞,视五脏为痞块。舍此色身于度外,另寻出个无形之形、无象之象的真身,方能延的性,明的性。益以舍的假,方能求的真。认的假,始能见的真。邪正不并立,善恶不同途也。否则不识其假,便不能脱离真假,不能脱离真假,如何寻见其真?不能寻见其真,如何能修其真?若受色身而不醒悟,妄想明道,难矣。”

    正是因为这段论述,彻底将摩轮寺的修为之道打入类似于玄教的左道之列,不成大道,当初徐北游读道典时曾经听师父专门讲过,所以此时格外记忆犹新。

    不过色身外力也好,还是无垢真身也罢,对于如今的徐北游而言,都不算什么,哪怕现在的他有伤势在身,仍是如此。

    在这尊僧人的身后,还跟随着一人,正是刚刚离去不久的布罗毕汗。

    陈蒙向前一步,出声介绍道:“徐宗主,这位就是我的伯父,如今摩轮寺的四位活佛之一,葛增活佛。”

    被尊为葛增活佛的中年僧人面对徐北游并无太多尊敬,神情略显倨傲,先是宣了一声佛号,随即开口道:“恰好贫僧云游至此,接到侄儿传信,说是有贵客到访,就是你吗?当年扎西丹增死于中原,就与你有莫大关系,如今你还敢来此,意欲何为?”

    这名僧人开口说话之间声音好似洪钟大吕,振聋发聩,不但是近在咫尺的陈蒙有些难以承受,就连远在亭子里的陈晨和林锦绣也是摇摇欲坠。

    不得不说,这一手神通足以媲美当年佛门龙王所用的如来正音狮子吼,虽然他说的是草原语言,但是以佛门真言和他心通的神通,直接在人心间响起,不但让人任何人都能听懂,而且还震慑心神,其修为之高,单凭话音,就足以将还未踏足地仙境界的修士的神魂彻底震散。

    这位葛增活佛以佛音真言开口说话,敌意十足。

    若是放在去年,哪怕徐北游已经是地仙十六楼的境界修为,仍旧要忌惮于此人修为的深不可测,不过今非昔比,瘦死的骆驼比马大,哪怕徐北游伤势未愈,仍旧不是一个地仙十六楼就可以随意挑衅的。

    不见他有任何动作,天地间骤然一静。

    在这一瞬间,云住风停,水波不兴,一片被震落的树叶停在半空之中,空中的飞鸟仍旧保持着振翅之态,陈蒙微微张着嘴巴,而亭中的两名女子仍旧是满脸痛苦。

    时间仿佛在这一刻戛然而止。

    唯有徐北游和这位葛增活佛算是例外,不过此时葛增脸上满是凝重之色,甚至在凝重之下还有一抹惊恐。

    因为有一道无形无质的剑意正抵在他的眉心上,哪怕他已经凝铸摩轮寺的不动金身,仍是不敢有丝毫妄动。

    徐北游右手的食指和中指并拢成剑指,在自己眼前轻轻抹过,说道:“这一剑,剑二十三。”

    葛增活佛那个的瞳孔骤然收缩。

    早在百余年前,上代摩轮寺寺主便是在此剑之下神魂俱灭,只剩下一副金刚不坏的皮囊。

    那是近千年来剑宗宗主与摩轮寺寺主的唯一一次交手,以摩轮寺惨败而告终。

    徐北游轻轻说道:“先师教导我,为人处世唯有两样,讲道理和讲规矩,我来此地,愿意遵从贵地的规矩,也想与诸位耐心讲一讲道理,以求问心无愧。如果诸位不想与我讲道理,那也无妨,毕竟是我做了不速之客在先,主人家当然可以闭门不见。可如果你们既不想讲道理,又要跟我摆弄自己的规矩,就不要怪我不讲道理也不讲规矩了。”

    葛增活佛猛地怒喝一声,一个个真言几乎化为实质,一层层涟漪向外荡漾开来,而他整个人身上更是镀上了一层璀璨金色,仿佛是佛陀降世。

    徐北游对此无动于衷,只是以剑指缓缓向前一推,看似是轻描淡写的动作,可葛增活佛的眉心上,却骤然出现一道道如同蛛网的裂痕,裂痕下有金光四溢,片刻之后,更是有金色血液从中流淌开来。那年那蝉那把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