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五十六章 山上来人人如山
    陈蒙沉默许久,他不认为这位年轻宗主太过狂妄,因为后者已经用很多个血淋淋的事实向世人证明,他有这个底气说这样的话,陈蒙犹豫的是,到底该如何去面对这样一位足以改变整个草原局势的人物,仅仅是敷衍搪塞,已经让对方有所不满,他必须拿出一些实质性的答复,无论是同意还是拒绝。

    就在他沉默思量的时候,徐北游已经开口道:“这样吧,毕竟是牵一发而动全身的大事,我给陈王爷一个时辰的时间,一个时辰之后,无论成与不成,都要给我一个答复,如何?”

    陈蒙也随之起身,轻声道:“那就请徐宗主稍候一二。”

    说罢,这位布罗毕汗匆匆离去。

    独自留在亭中的徐北游转头望去,视线落在两名女子的身上。

    林锦绣瞬间回神,就要调头离去,不过却被自己的好友死死拉住,陈晨盯着那位陌生客人,轻轻说道:“锦绣,你给我说实话,你是不是认识他?”

    林锦绣的脸色变得苍白起来,轻轻咬着嘴唇,愈发沉默不语。

    陈晨先是看了眼她的脸色,然后又望向来人,忽然想起什么,“白发?锦绣,他该不会就是你说的那个‘老徐’吧。”

    林锦绣沉默着点了点头。

    就在两人说话的时候,徐北游缓缓走出亭台,来到两人面前,望向林锦绣说道:“锦绣,没想到会在这里见到你。”

    林锦绣轻轻嗯了一声。

    陈晨讶然道:“你真是徐北游?那个娶了萧知南的当朝帝婿,小阁老,还有剑宗宗主?”

    徐北游轻轻点头,没有自得,也没有隐瞒。

    陈晨胆子也大,面对这位在江南那边“凶名赫赫”的剑宗宗主竟是没有太多畏惧之意,更多还是好奇意味更重一些,“我曾经听说过你的故事,在承平二十年的时候,你还是个不入品流的无名小卒,怎么在不到四年的时间里,就摇身一变成了十八楼境界的剑仙?有什么秘诀,能不能说来听听?”

    徐北游平静说道:“自然有是捷径的,但这条捷径的代价,已经无法再去复制,乃是我剑宗先辈祖师们的心血凝铸,换来我今日的立于云端之上。”

    陈晨听到这席话后有些讶异,没想到这位剑宗宗主竟是就如此直白承认,她忍不住上下打量着这个满头白发的同龄之人,穿着一身锦绣白袍,腰间佩剑,不过这身打扮让她有些不以为然,她曾经见过一副从中原流传过来的剑仙图,画中之人正是当年的大剑仙上官仙尘,平心而论,眼前这位的打扮与上官仙尘似乎相差不大,就连头发颜色也是一样,听说中原还有一位剑仙冰尘也是白发,难道想做剑仙必须是一头白发?这个规矩还真是奇怪。

    徐北游对于这位草原美人没有太大兴趣,望着林锦绣说道:“锦绣,知南和元婴很想念你,日后若是有机会,不妨去帝都看看她们……”

    林锦绣打断徐北游的话语,低声道:“还有日后吗?”

    徐北游稍稍沉默,缓声说道:“会有的,我这次来,就是为了有日后。”

    林锦绣又低下头去,叹息道:“再也不能回到从前了。”

    徐北游笑了笑,“多愁善感,这可不像你,当初就算你被无色和尚掳走,也没这个样子。”

    林锦绣满面愁容。

    徐北游不再打算说什么,准备就此转身离去,结果却被陈晨上前一步拦住了去路。

    直到这一刻,徐北游才认真打量了下眼前的女子。只见她双手负于身后,白皙的十指交缠在一起,小巧的下巴微微上扬,带着几分骄傲和俏皮,一双丹凤眸子中波光粼粼,满身都是女子的风流之态。

    徐北游不动声色道:“姑娘有何贵干?”

    陈晨直接开口问道:“你来朵颜城到底是因为什么?”

    徐北游反问道:“难道你不知道?”

    陈晨眼珠子一转,略显娇气道:“我知道是一回事,可我想听你亲口说出来。”

    徐北游微皱眉头。

    下一刻,陈晨轻呼一声,身形竟是不由自主地移动开来,再回神时已经身在先前徐北游和布罗毕汗所在的亭子中,同时林锦绣也在她的身边。

    两人抬头望去。

    直到此时,她们才恍然意识到,不知何时竟然又多了一人。

    刚才就是徐北游察觉到此人的到来,出手将两人挪移开来。

    来者是一名身材高大的草原僧人,满面红光,皮肤下隐隐有宝光流动,身着一身鲜红僧袍,裸露出一只手臂,胸前悬挂着大如拳头的骨质念珠,细细看去,其实每一颗念珠都是由人头骨以秘法炼成,不过似乎缩小许多,头骨中被填充有许多珍奇材料,使得每颗念珠熠熠生辉。

    这是摩轮寺独有的人骨念珠,摩轮寺僧人坐化圆寂后施行天葬,尸体喂食给老鹰,以达到佛祖割股喂鹰的慈悲境界,余下的骨头则用做法器。其每一枚骨珠,都取自一位高僧的头骨。所以眼前这名僧人的一副念珠都需等足一百零八名有鬼仙境界以上修为的高僧圆寂后方能练就,可见其难得。

    不过正所谓曾经沧海难为水,这等宝物也许会让寻常人觉得惊惧骇人,甚至就是寻常地仙修士也会生出高山仰止之心,可对于徐北游来说还真不算什么,道门以浩大气运手笔请下五尊天地法相的都天印,又如何?

    但让徐北游略微感到惊讶的是此人已经凝铸的金身,与中原佛门的金身迥然不同,与玄教和金刚寺也有不同。

    除去神道一途的不朽金身,天下间有四大金身之说,分别是:金刚寺的不坏金身、玄教的不灭金身、中土佛门的不败金身,以及摩轮寺的不动金身。

    四大金身殊途同归,却又各有侧重。佛门的不败金身擅长将金身和法相融为一体,巅峰时可修成百丈金身,本身便是法相。玄教的不灭金身在于气机不绝则金身不灭,无论多重的伤势都能极快复原。金刚寺的金身则号称坚固第一,当初不过是地仙十七楼境界的六面能以金身硬抗徐北游手中诛仙,可见一斑。

    至于摩轮寺的不动金身,在于不退二字,金身成时,如山岳大地,不可动摇,不可后退,如果说中土佛门的不败金身侧重于神通,玄教的不灭金身侧重于气机,金刚寺的不坏金身侧重于体魄,那么摩轮寺的不动金身就是侧重于一个“势”字。

    此时这名草原僧人身上便有一股子势,如山岳耸立之势。他站在徐北游的面前,就像一座高耸入云的山岳缓缓移来,于巍峨绝顶之处睥睨山下众生。

    再观此人境界,大约在地仙十六楼境界之上,想来就应该是摩轮寺的四大长老之一。

    先前徐北游猜测布罗毕汗肯定与摩轮寺有隐秘联系手段,所以他给出一个时辰的时间,但他没有想到,摩轮寺来人竟是来得如此之快。那年那蝉那把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