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五十四章 女子女子说女子
    客栈客房中,徐北游将剑宗十二剑中最为玄妙的殊归一剑放在床上的枕头下,它就像船锚,连着这徐北游这艘大船,如果有必要,徐北游可以从方圆百里之内的任何地点回到此处,神不知鬼不觉,当然也包括那座位于内城的王府。

    正所谓凡事预则立,不预则废,在异地他乡,又是别人的地盘,不管他是不是十八楼境界的剑仙,多一分小心总没什么坏处。

    然后徐北游又将莫名一剑放在床上,再一挥袖,莫名剑身上荡漾起层层涟漪,就像湖水上的倒影随着湖面骤起涟漪而不断扭曲,片刻之后整把剑竟是幻化成徐北游的样子,侧卧在床上,仿佛正在休憩。

    而徐北游本人,身形开始渐渐变淡,好似一滴浓墨融入了水中,迅速变淡,最终彻底消失不见。

    布罗毕汗的王府很大却不显空旷,仆役和护卫很多,人气很足。其实这座王府是整座朵颜城中最大的府邸,早在数百年前,就是大郑的朵颜都护府所在,在大郑的最后一任朵颜都护率领边军全面撤离朵颜城之后,这座都护府又有过几位主人,都曾是在此地呼风唤雨的“大人物”,不过也都已经是过眼云烟,甚至都未能善终。

    那些人差不多都是被人杀死在这座府邸之中,尤其是这座府邸的上一任主人,同时也是这座朵颜城的上任主人,在一个风雨交加的晚上,一夜之间全家上下包括仆役侍女护卫在内的百余人,无论妇孺老幼,竟是被全部杀绝,同时门前的两尊石狮被涂成血色,人头尸体被整整齐齐地码放在院中,就像一座小小的京观,堪称惨绝人寰。至今仍是一桩悬案,有人说是早年时争夺城主之位的仇家在外得势后回来报复所为,也有人说是草原王庭那边的人下了狠手,不管怎么样,在此之后,再没有人敢于贸然搬入这座宅子,甚至传出了此处府邸乃是凶灵鬼宅的说法,愈演愈烈,让城中之人避之不及,直到信奉佛法的布罗毕汗入驻此城,请摩轮寺的高僧以精深佛法连续超度三天,又将此处宅邸重新修葺,成为他的别居之处,这些年来再没有出现什么诡异怪事。

    纳哈楚部盛产美人,早年时曾出过一位阿曼公主,被誉为草原上最美的格桑花,当时大郑神宗皇帝为了稳固草原和卫国局势,将张雪瑶册封为清雪公主,将林银屏册封为清月公主,当时的阿曼因为姿容不输林银屏,又被称作“小清月”。

    本代布罗毕汗的小女儿便有当年那位阿曼公主的风范,也效仿王庭林氏取了中原姓氏,名叫陈晨,从小便被布罗毕汗视作掌上明珠,随着年龄渐长,本就是美人胚子的陈晨愈发美艳动人,体态婀娜,艳冠草原,她的名声先是传遍了碧落湖畔,然后很快整个草原都知道了她的美丽,被誉为第二个阿曼公主,只是可惜没有生在王庭林氏,否则便是第二个清月公主了。

    陈晨与林锦绣打小就关系不错,虽说两家长辈的关系算不上好,但两人却是情同姐妹,闺中密友。林锦绣从帝都返回王庭不久之后,林寒便挥师西北,中原和草原这对因为萧煜和林银屏而结成的亲家,终于是彻底撕破了脸皮,于是她再也不能去帝都见知南表姐和小元婴,甚至不能去中原。

    她想不明白这到底是为什么,既然是一家人,为什么还要打仗?为什么非要争个你死我活,她觉得自己脑子很笨,这个问题,知南表姐明白,自己的父亲林术明白,祖父林寒也明白,老徐……他也应该明白,可唯独她不明白。

    心情郁郁的林锦绣决定四处散心,可如今的草原上白灾连绵,哪有什么散心的去处,唯有碧落湖还算是一片白茫茫中的净土,所以她就来到朵颜城见自己的闺中密友陈晨。

    此时两名女子就在王府的后府中漫步而行,陈晨轻声说道:“锦绣,你知不知道中原那边发生了什么大事?我听父汗提起过,那位大齐公主殿下,也就是你的那位知南表姐,也许再过些时日,就不再是公主殿下了。”

    林锦绣惊讶啊了一声,“不是公主殿下,那是什么?大齐可没有成亲之后就废黜公主身份的说法,难道是要做长公主了?”

    陈晨嘴角泛起一抹苦笑,她这个傻妹妹,生在这等王侯之家,怎得如此迟钝。

    然后她略微斟酌之后,轻轻说道:“不做公主了,当然是做皇帝呀,这不比长公主更好?中原又不是没出过女皇帝,那位帝婿以后也就不是帝婿了,应该称作帝夫才是。”

    林锦绣骤然沉默。

    陈晨眯起眼眸笑道:“如果真做成了女皇帝,不管这个女皇帝做得好不好,也不管这个女皇帝到底能做几天,必然都会名垂青史,那可比当年的林皇后还要厉害,咱们女子中能出这样的人物,同样作为女子,不得不佩服。”

    林锦绣轻轻叹息一声,小声说道:“做了皇帝又如何,想要坐稳那个位置,男子只要用九分力,女子必须要用十二分力才行,没有别的原因,就因为是女子,想要服众,和男人做得一样还不够,必须要比男人做得更好才行。”

    这下却是轮到陈晨有些惊讶,这个傻姐们开窍了?

    林锦绣看了她一眼,幽幽叹息道:“以我对知南表姐的了解,她肯定不想坐上那个位置,多半是因为其他什么原因,不得不得这么做。”

    陈晨撇嘴道:“其他原因?那就是韩瑄和徐北游父子了。他们父子二人如今掌握中原朝廷的大权,自然不希望另外一个人做皇帝,毕竟做了皇帝之后,谁不想大权独揽?想想大郑的张江陵又如何,最后还不是被皇帝给抄家灭族,所以他们父子二人才会废黜燕王,然后再将你姐姐顺理成章地推上去,毕竟她现在已经嫁给了徐北游,说到底还是一家人,由她来做皇帝,那朝廷大权还是握在他们一家人的手中,说不定啊,萧知南就是个傀儡皇帝,再过几年,朝局稳定之后,她便要让位给徐北游……”

    林锦绣猛然出声打断了沉陈晨的话语,“不会的!老徐他不是那样的人。”

    “老徐?”陈晨先是一愣,然后笑意玩味道:“这称呼可不一般。”

    林锦绣冷哼一声,不再搭理她,气咻咻地径直前行。

    两人毕竟是多年的好友,陈晨见她生气,赶忙追了上去。

    两人一前一后来到一处拐角处,林锦绣猛地停下脚步,追在后面的陈晨躲闪不及,直接撞在她的身上,让她向前微微踉跄。

    不过林锦绣全然不在意,只是愣愣地望着前方。那年那蝉那把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