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五十一章 异域他乡遇故知
    徐北游望着那片建筑沉默许久之后,收回视线,继续举步前行。

    不过不是直接去往那座世间数一数二的雄伟寺庙,而是转道去往另外一个方向。

    在碧落湖的不远处,有数个巨大的草原部落,统领这些草原部落的人,被各部尊称为布罗毕汗,此称号世代传承,及至如今已有数百年的光景。

    说起布罗毕汗,就不得不提起被册封为“镇北王”的草原汗王林氏一族。其实这两个尊号都是由中原朝廷册封,不过不是如今的大齐朝廷,而是前朝大郑,后来的萧煜只是沿袭了大郑的两个册封尊号。

    大郑明武二十年,大郑太祖皇帝派遣大都督冯章、傅声、蓝沧海各领一军,共是二十万大军自中都而出,远征草原。

    同年,冯章大军绕道小丘岭包围纳哈楚驻地,纳哈楚被迫投降,归顺于大郑朝廷,被封布罗毕汗,等同于郡王爵位,纳哈楚此举使乌伦河以东的草原诸部失去屏障,傅声则趁此时机直逼草原王庭,草原汗王及众台吉不得不远遁碧罗湖。

    明武二十一年,蓝沧海率军横穿乌斯原,一直攻至碧罗湖畔,大败草原汗王的亲卫十二部,逼迫草原汗王签订城下之盟,自认归附郑廷,受封镇北王,等同亲王爵。

    明武二十二年,傅声在乌伦河北侧靠近大雪山的方向设立朵颜都督府,同时将部分草原部落迁往西北河内州,又将被封为布罗毕汗的纳哈楚所部迁往碧落湖,以此来制衡被封为镇北王的林氏一族。

    后来随着郑廷势微,大郑兵力不断收缩,逐渐放弃了朵颜都督府以及秀龙草原和小丘岭等地,草原又重新回到林氏一族的掌握之中,不过在碧落湖畔的纳哈楚所部却是趁机坐大,虽说不能与金帐王庭分庭抗礼,但也自成“藩镇”之势,听调不听宣,一直与林氏王族貌合神离。甚至当初汗王林远死后,王妃红娘子掌权,萧煜也是从布罗毕汗这里打开缺口,最终推翻红娘子,得以借其妻林银屏之手执掌草原,这才有了后来的入主域中,定鼎天下。

    现在徐北游就是要去布罗毕汗所在的纳哈楚部。

    众所周知,草原王庭是一座由无数帐篷汇聚而成的移动之城,逐水草而居,其中最大的帐篷以金色涂饰,为草原汗王独享,这也就是金帐王庭的由来。不过与王庭不同,布罗毕汗这位草原第二号权势人物的居住之地是一座城池,一座不会移动且有城门和城墙的城池。

    这座城池本也鼎鼎有名,乃是由大都督傅声所建立的朵颜都督府,在大郑边军退回到中都之后,这座朵颜都督府逐渐沦为一座无主之城,中原和草原的来往商队多聚集于此,许多草原马贼得了金银之后,也会来这儿消遣一番,商人与强盗和平相处也算是此地一景,当然也不乏在中原招惹仇家而不得不远遁草原的亡命之徒,甚至流亡的修士亦是屡见不鲜,算是一处法外之地,直到布罗毕汗将其收入囊中之后,才略有改观。

    此地距离大雪山稍有一段距离,并非距离大雪山最近的地方,不过布罗毕汗有四时捺钵的习惯,逐寒暑而居,秋冬讳寒,春夏避暑,这两年草原上白灾闹得厉害,就连碧落湖一带也颇受影响,所以他大多数时间都停留在有城墙挡风避寒的朵颜城中。

    这一次,徐北游决定隐匿身份,不但没有御剑而行,就连先前缩地成寸的手段都不再用,就像是个朝圣之人,一步一步走向那座其实并不能算是雄伟的城池。

    不过好在这里已经不是先前的荒原,随着靠近城池,人烟渐渐稠密,中途他遇到了一支从后建那边千里迢迢过来的商队,更巧的是,为首的领头商人竟然还是他的半个旧相识。

    当年徐北游在秀龙草原上练剑,在斩杀十二狼盗之后,夜遇大雨,曾经与几名避雨的商人有过一段短暂的萍水相逢,没想到今天竟然又在这里再次相遇。

    这让徐北游不由地想起萧知南曾经念叨过的一句话,人世间的每次重逢,总是在不经意之间,人世间的的每次相遇,又都是久别重逢。

    徐北游还依稀记得这商人姓张,叫张素恒,在他喊出张素恒的名字之后,张素恒很快想起那个在巨鹿城外遇到的年轻人,不过四年不见,在他模糊印象中略有青涩的年轻人已经变得坚毅成熟,尤其是整个人的气态更是翻天覆地,让他差点没敢认。

    不过都说天下间四大喜事,分别是:洞房花烛夜、金榜题名时、久旱逢甘霖、他乡遇故知。能在这个天涯海角的异族之地遇到一个当年故人,哪怕两人并无实在交情,也会迅速熟络起来。徐北游问了张素恒近些年来的境况,这个满面风霜的中年汉子连连感叹买卖不好做,如今天下四处战起,让他们也没了活路,西凉走廊走不得,巨鹿城去不得,只能借道后建,虽说挣的银子没少,可这路程却足足翻了几倍,一来一回之间差不多要两年的时间,不说其中凶险,就是赶路辛劳也让人极为受罪。

    接下来张素恒也问了徐北游的境况,徐北游含糊其辞,只是说自己如今拜入了一座宗门,算是修士之流,让张素恒连连赞叹前途无量。

    在商队入城之前,张素恒又好心说了许多城内的禁忌,比如这座城其实是分为内城和外城的,内城是草原权贵的居住所在,包括那位布罗毕汗,而外城才是他们这些商人贸易的场所,而且无论是内城还是外城,都严禁杀戮,不管在城外是商人还是马贼,都必须遵守这条铁律,若有敢于违反者,巡城骑兵可就地斩杀,没有丝毫手下留情,就算是修士也不能例外。前些年就有几个萨满教的修士在这里闹事,结果引来大队骑兵镇压,虽然这些修士很是有些手段,斩杀了数百骑兵,但还是寡不敌众,被砍下了脑袋,分别挂在四座城门上,现在皮肉都已经风干殆尽,只剩下骷髅,可还是不曾取下,据说因为此事曾经引得萨满教的几位祭祀大动干戈,要来此地兴师问罪,却被几位山上的红衣上师给拦了下来,最终还是不了了之。

    在这座城中,唯一可以例外的就是出身嫡系的草原权贵,以及那些从大雪山上下来的红衣和尚,不过与那些劣迹斑斑的草原权贵相比,这些红衣和尚倒可以算是草原上的活菩萨,很少会与人为难,有时还会出手做些善事。

    渐渐临近城门口,徐北游举目望去,在城门的上方,果然悬挂着十几个骷髅,有的年岁已久,朽烂得不成样子,有的才挂上去没多少时候,依稀可以辨认出生前面目。

    徐北游不由轻轻一笑,还真是天下之大无奇不有,开眼界了。那年那蝉那把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