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五十章 那年的碧落湖畔
    滚滚风沙中,一个披着斗篷的身影独自行走在茫茫戈壁之中,显得有些古怪,因为这种地方不仅仅是人迹罕至,就连动物生灵也不算多,会来这地方的只有两种人,一种是不得不经过这里的商队,再一种就是磨刀霍霍向商队的马贼。

    至于独行客,不说马贼的威胁,仅仅是长达几百里的荒无人烟,运气不好,十天半月看不到半点人烟,就足以让寻常人命丧途中。不过这名独行客显然是个例外,一步之间可以前行数丈之远,整个人仿佛在荒原戈壁上不断“闪烁”,若是有地仙境界的修士在此,就会发觉此人绝不仅仅是寻常修士那么简单,虽然寻常地仙修士也可以用出缩地成寸的手段,但不太可能用来赶路,因为此举消耗气机太过巨大,除非是地仙十二楼境界以上的大修士,自身与天地共鸣,气机近乎于源源不绝,才能有如此底气。

    若真是十二楼境界以上的大修士,无论是寻常人眼中的绝境,还是来去如风的马贼,都变成了小孩子的笑话。

    徐北游一路行来,看过了很多草原风景,却没有见到商队和马贼,因为草原和中原大战的缘故,西北已经全面封锁,不会再有商队从这边经过,没了商队自然也不会有马贼,他们已经追逐着商队的气息去了靠近后建的方向,在那边还有经过海路来到后建,然后再转道由后建进入草原的商队,现在这片荒原上除了偶尔几个游离在王庭号令之下的偏远部族,再有就是去往那座大雪山的朝圣者,虽然这些朝圣者们大多体魄超出常人,意志更是坚定如铁,但终究是人难与天斗,在这一路上,倒毙的尸体随处可见,有些年岁久远的,已经化成枯骨,有些刚刚死去不久的,因为天气寒冷的缘故,还保持着生前的面貌,栩栩如生,仿佛仅仅只是陷入了沉睡。

    徐北游对于这一切都无动于衷,径直往这片荒原尽头的大雪山行去。

    徐北游昼夜不停,从日出到日落,从日落再到日出,最终在第三个日出的时候,他猛然停下脚步。

    因为此时在他的视线尽头,出现了一副极为壮阔的画面。

    原本是一片坦途的荒原在尽头,陡然出现一连串起起伏伏的曲线,随着徐北游不断向前,这些曲线也越来越清晰,而且愈发显得高大,曲线上的蓝白之色仿佛要与头顶上的蔚蓝天空连为一体。

    那是雪山,大雪山。

    距离越来越近,徐北游的视线中出现了更多的事物,就在雪山的山脚下,有一座巨大如海的湖泊,这座湖泊通体碧绿,湖水清澈,仿佛一眼可以望到湖底,远远望去,就像一块绿色的琥珀,镶嵌在草原大地之上。

    这就是碧落湖。

    曾经让无数年轻才俊向往的碧落湖辩法大会,便坐落在碧落湖的岸边。

    当徐北游终于来到这座大湖的面前时,再一次被眼前的近距离美景所震撼。

    虽然此时已经是春末时节,但春意却还迟迟没有吹过草原,不过春风早早眷顾了这藏在草原深处的碧罗湖。

    万顷碧波随着微风微微荡漾着,湖水晃荡出一圈圈的细微涟漪,仿佛一只盛满了水的大碗,稍微一个摇晃都会使水溢出。

    湖畔染上了一层淡淡绿色,细嫩的草芽散发着无尽的生命气息,偶尔会有成群结队的黄羊来这儿饮水,不管多么凛冽的寒风,来到这儿都会变曾最和煦的微风,在一片茫茫的单调白色中,这一点碧绿宛若世外桃源。

    在湖水的远处有一座连绵不断且看不到尽头的雪山。在其中最高大的雪山山腰处可以隐约可见一座占据了半个山腰的宏伟寺院。

    整座寺院依山而建,群楼重叠,殿宇嵯峨,气势雄伟,有横空出世、气贯苍穹之势,坚实墩厚的花岗石墙体,松茸平展的白玛草墙领,金碧辉煌的金顶,巨大鎏金宝瓶、幢和经幡,交相映辉,在白色的雪山上多出了一抹亮色。

    这时候雪山上还有淡淡的晨雾,再加上本就雪白的大雪山、天上的蓝白天幕和缭绕的云雾,使得山腰上的那座金红双色寺庙时隐时现,既像是真假难辨的海市蜃景,又像是居于天上的仙境佛国。

    摩轮寺。

    这就是被誉为佛门三大祖庭之一的摩轮寺。

    将整个脸庞都藏在斗篷兜帽阴影下的徐北游伫立于碧落湖畔,微微仰头,极尽目力眺望着那座一湖之隔的摩轮寺,喃喃感慨道:“这就是摩轮寺?果然不同凡响。”

    他曾经去过天机阁,无论是帝都皇城中的天机阁总阁,还是西北大匠造王生所在的那处分阁,都堪称是人力极致的大手笔,不过要是与眼前这座雄伟寺庙比起来,那些大手笔又好像都变得微不足道了。

    至于其他的宗门,在徐北游登上剑宗碧游岛时,那里已经是一片断壁残垣,看不出当年是如何繁荣鼎盛,至于道门玄都以及其他八峰绝顶又是怎样的壮阔,恐怕他也很难在短时间内见到。

    当然,徐北游对于眼前这幕景象略感震撼,却没有什么敬畏之心,到了地仙十八楼的境界,能让他们敬畏的,恐怕只有头顶上的巍巍天道了。

    徐北游下意识地按住腰间的佩剑天岚,然后将视线从摩轮寺上移开,望向另外一个方向。

    在那里有一片临湖而建的木质殿阁,其中几座以木桩为支撑,整个悬于湖水之上,构思巧妙,其风格与山上的寺庙迥然不同,倒像是中原那边的建筑。

    如果他没猜错的话,这应该就是当年碧落湖辩法大会的旧址。

    徐北游的眼神骤然柔和许多。

    在甲子之前,曾有一对年轻男女一起来到此地,那时候的他们还不是夫妻,仅仅只是师兄妹。

    不过那是个值得让人回味的年景。

    那一年,道门首徒秋叶被誉为年轻一辈第一人。

    那一年,慕容萱是名满天下的第一美人。

    那一年,秦穆绵是惊才绝艳的玄教圣女。

    那一年,名声不显的萧煜被被赶出家门,跟随草原公主林银屏来到草原。

    那一年,完颜北月和萧瑾这两位日后的南北谪仙人,各自躲在自己父亲的羽翼之下。

    那一年,韩瑄是大儒顾恺的门下弟子,蓝玉是天机阁少阁主,魏禁是西北边军中的一个小小的都尉。

    那一年,有剑宗双壁之称的公孙仲谋和张雪瑶一起来到碧落湖畔,双剑齐出,让日后被尊位天下二圣的秋叶和萧煜狼狈不堪。那年那蝉那把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