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四十九章 那么一剑够不够
    徐北游深深呼吸一气,似乎想要将胸间的积郁之气全部吐出,沉声说道:“我在江南那边受了很重的伤势,在两襄城中养伤一段时日之后,略有好转,我便决定离开两襄。当时我有两条路可以选,一条是往东而行,渡东海,去魏国,另外一条路则是向西而行,来西北。最后我选择了西北,不仅仅因为这里是我生活了二十年的地方,更因为正在这里奋战的张病虎,是我徐北游的故人。故人故地,岂能不来。”

    张无病忽然笑道:“我可是听说了,当你稳定住东南局势之后,谢阁老在庙堂上称赞你徐南归一人便可抵得上十万大军,现如今你这支‘十万大军’来到我这里,想要做点什么?是想像江南战场上那般一剑可挡百万师?还是想要万军丛中取上将首级?”

    徐北游摆手道:“一剑可挡百万师?怕是只能在梦里了,上次在两襄城外强行出手,已经引来了天道震怒,降下天劫以示警示,我若再不识好歹地强行出手,怕是要步了几位前人的后尘,在雷劫之下化作灰灰。”

    张无病笑道:“那就是要万军丛中取上将首级了。”

    徐北游仍旧是摇头道:“若是此时的我没有伤势,仍有巅峰战力,想要做到这一点,不算难。可我现在伤势未愈,虽然可以勉强做到硬冲林寒的中军大帐杀掉这位草原王,但想要再安然无恙地走出来,那就有点难了。”

    徐北游的回答显然早在张无病的意料之中,这位西北军都督平静道:“你的目标是草原?如果此时你选择去了魏国,恐怕目标就是东海三十六岛了吧?”

    徐北游不置可否道:“我记得当年萧皇和道门秋叶的第一次联手对敌,就是在那座大雪山上,不巧的是,对手刚好是先师和师母。”

    张无病恍然道:“原来是摩轮寺。”

    天下之间有一江一河,江是穿过了整个江南的大江,河是灌溉江北数州之地的青河,若是从地图上来看,青河其实是一个巨大的倒“几”字形,它发源于漠北草原深处群山,沿着“几”字的一撇横穿漠北草原,来到大齐境内的西北,转向变成“几”字上面的一横,这一横则一直到中都才开始转向,由东西走向变为南北走向,重新回到漠南草原。

    在“几”字第二次转折之地的西侧,是一片连绵至草原深处的巨大山脉。

    这道山脉横贯了整个草原,位于西北境内的一段被称为白山,为了区别后建境内的白山,通常将后建的白山称作大白山,而西北的白山则被称作小白山。

    在小白山与青河交汇的东方,有座雄城,就是中都,再从中都继续往北,位于草原境内的那段山脉,便是大雪山。

    大雪山的山脚下有一座大湖,名为碧落湖,曾经以碧落湖论道而闻名天下,也是草原上水草最为肥美之地,有数个将近十万人之众的大部落长年驻扎于此,游离于草原王庭之外。

    大雪山因为其山腰以上位置终年积雪而得名,其山顶并无建筑人烟,但在其半山腰位置,却有一座雄伟如城的寺庙,即是摩轮寺,每年都会有数以万计的草原信徒前往此地朝圣拜佛,而在朝圣路上则是伏尸遍地。

    两人离开小径,坐在一处缓坡上,张无病伸手揪起一截草根,缠绕在自己的尾指上,说道:“江南那边的萧瑾,有他一手建立的鬼王宫和道门鼎力支持,西北这边的林寒,则是有身为佛门分支的大雪山摩轮寺和脱胎于巫教分支的草原萨满教,我很好奇你为什么不选萨满教,而是选择摩轮寺。”

    徐北游轻声回答道:“其实很简单,草原萨满教与草原王庭的关系,就像鬼王宫与魏王,或是天机阁与朝廷,双方早已是互为一体,不可分割,可摩轮寺与草原王庭就像道门与魏王,只是因利而合,其内部存在分歧,这才有可乘之机。”

    张无病不由想起一事,点头赞同道:“秋叶所在的积善派一家独大日久,早已让其他四派七脉心生不满,此次秋叶一意推动这次天下大乱,若是功成还好,若是不成,怕是秋叶的掌教尊位不保。”

    徐北游笑道:“庙大香火盛,可吃香火的菩萨也多,菩萨一多,难免要起争执,摩轮寺内的情况也相差不多,不过具体情况却是刚好与道门反过来,几名长老外结草原王庭和萨满教,联手架空了当代寺主秋思,这才将摩轮寺绑上了草原王庭的大船。”

    张无病丢掉手中不断拿捏的草根,脸色变得有些凝重,缓缓道:“早年时秋思与太祖皇帝交好,太祖皇帝支持她重建摩轮寺,也是想要在草原上留下一颗钉子以制衡林寒,只是将近一甲子的时间,大齐和草原承平日久,这颗钉子终究还是被林寒偷偷拔了出来。当然,也怪我们自己,明知道这颗钉子已经松动,却不用锤子敲打几下,而是放任自流,不管不问,今日终于是自食苦果。”

    徐北游轻声感慨道:“我这次过去,就是力所能及地敲上几锤子,至于能有几分效果,正如你刚才所说的,尽人事听天命而已。”

    张无病摘下腰间的佩刀,用刀鞘指了指大雪山方向,“草原虽不是国,却胜似国,而摩轮寺在草原上便是一个国中之国,除了寺内蓄养有数万护教僧兵之外,整个草原都知道,碧罗湖畔的那些部落属于摩轮寺的长老,而不属于草原王庭。这次林寒倾巢出动,自然也将这些部落裹挟其中,不过如果你能登山大雪山,不管用什么手段,只要能说服那些摩轮寺长老,让他们下一道法旨给那些部落,要他们返回大雪山,就算林寒强留镇压,恐怕也会是一个隐患,更何况摩轮寺的护教僧兵还能直奔金帐王庭,由不得林寒不进退失据。”

    徐北游笑了笑,“我曾见过那位摩轮寺寺主,按照她所说,架空她的那些人可不是什么善茬,想要说服这些摩轮寺的长老,恐怕要费很多口舌。”

    张无病同样是笑道:“如果说服不了,那么一剑够不够?”

    徐北游想了想,点头道:“应该够了。”那年那蝉那把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