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四十八章 有不速之客到访
    其实在这三条出路之外,还有另外一条出路,那就是投降草原。

    上至张无病,下至最底层的士卒,都明白这条所谓的出路,只是没有任何人将其付诸于口,这条路与西北军奔赴中原相比较,不仅仅是将江南和蜀州等半壁江山拱手送给他人,也是将自己置于千古罪人的位置上,张无病不想做这个千古罪人,他更不希望自己手下有这样的罪人。

    西北与江南或是帝都之间,不管是地图上的距离,还是实际距离,看起来都很远,可对于骑军而言,其实并不远,如果西北大军投降草原,两大骑军一起奔袭帝都,对于如今内防空虚的中原而言,不过十天时间就能兵临帝都城下,到那时候就不是半壁江山送于他人之手,而是将偌大一个天下全部都拱手相让了。

    安门堡的城头上重新归于寂静,没有人开口说话,只剩下连绵不绝的呼啸风声,风中夹杂着雪粒,打在脸上生疼。

    张无病站在瑟瑟寒风中,左手按住腰间的刀柄,伸出右手。

    不知何时,天空中竟是开始飘落起零零星星的雪花,虽然不大,但与已经杏花微雨的江南相比,天差地别。

    与雪花一道而来的还有愈发寒冷的气候,这也说明西河原的局势十分不容乐观,当然,这里的局势并非是指战局,而是说粮食。

    都说兵马未动粮草先行,无论什么名将,行军打仗都离不开一个“粮”字。众所周知,西北是本朝太祖皇帝的龙兴之地,当年太祖皇帝萧煜之所以能雄踞西北而虎视中原,最大的底气就在于西河原,西河原上除了堡寨密布之外,也是西北的重要粮区,当年的徐北游和韩瑄也是这片粮区中的一员,正因如此,使得西北一隅之地可以在某种程度上做到自给自足。

    不过因为这几年气候异常寒冷的缘故,如今西河原的产粮并不乐观,难以维持西北大军的人马消耗,很大程度上要依赖朝廷调拨粮草,而朝廷又极为依赖江南,所以朝廷不得不先平江南,然后才能顾及西北。

    在如今漕运被魏王截断的情形下,西北的军粮日益窘迫,在朝廷难以调拨粮草支援西北的情形下,不管西河原的产粮如何不济,总是好过没有,所以西河原不容有失,而想要保证西河原不失,意味着西北大军就不能借助西河原的寨堡体系防守,只能与草原大军正面野战。

    不管怎么说,草原之大,足以与大齐相提并论,西北以一地战一国,压力之大可想而知。

    张无病打破沉默,“再有三天的时间,林术的大军就会过来,无论是我们脚下的安门堡,还是身后的玉门关,都可以丢,但是一定要让他付出足够大的代价,确保他们在短时间内无力进攻西河原。”

    ……

    承平二十四年,春末的最后一点尾巴。

    张无病率领的西北大军与林术率领的草原大军在凉州境内展开一场骑军大战,这场没有任何花哨的正面大战勉强算是不分胜负,接下来的数十日内,世上最强的两支骑军又是连续交战,张无病且战且退,林术轻敌冒进,被张无病所伏,大败亏输,使得原本打算直逼陕州的林寒大军不得不向凉州靠拢,以接应林术残军。

    在林寒亲率王帐亲卫大军赶到之后,虽然草原大军在兵力中仍旧占据优势,但士气低落,双方陷入对峙境地之中,各自暂时休整,只是张无病和林寒两人心中都十分明白,这次对峙不会持续太长时间,最多再有三天的时间,双方就会再次交战。

    连番苦战的西北军虽然士气高昂,但正如以一敌众的徐北游,极为疲惫,面对人数上占据了绝对优势的草原大军,西北大军的局势仍旧是不容乐观。

    玉门关外的主帅大帐,气氛极为凝重,在张无病布置完军令之后,西北军的各大主将纷纷走出大帐,只剩下张无病一人独自坐在案后,以手扶额,轻轻喟叹。

    忽然有风起,吹起大帐的门帘。

    张无病猛然抬头,脸上露出凝重警惕之色,不过随之就变为错愕。

    因为他的面前多了一人,一个本不该出现在此地之人。

    张无病沉默片刻后,缓缓开口道:“你不是应该在江南吗?怎么来我这儿了。”

    来人答非所问道:“西北这地方,也算是我的老家,要不要陪我一起出去走走?”

    张无病沉默着点了点头。

    两人一起出了军营,沿着一条被战马踩踏出来的小径缓缓而行。

    走出一段距离之后,张无病半蹲下身,捏了一把泥土,放在鼻子前嗅了嗅,没有太多的土腥味,也没有春日的青草味道。

    张无病扔掉手中的泥土,轻声道:“早在十年逐鹿的时候,我还是白莲教的人,曾经率军与西北军有过交手,大败亏输,那时候的泥土就是这样,被踩踏得极硬,就像石头一样,那一战给我的印象极深,所以我一度梦寐以求之事就是统领这支大军,现在我已经做到了,不但做到了,还与你一样,身佩大将军印,几乎已经是武官极致。”

    徐北游双手笼袖,摇头道:“我与你是不一样的。”

    张无病笑了笑,自顾说道:“不过现在这支西北军与当年那支西北军还是有些不太一样,这不好说上任西北军老都督诸葛恭如何,实在是几十年没有打仗,当年那些老人死的死,没死的恐怕也少有能上马而战之人,现在的这支西北军,太年轻了,不管如何操练,哪怕有最好的战马和铁甲,怎么能与整日在马背上的草原大军相比,所以啊,西北的局势很难。”

    徐北游的神情凝重起来,轻声道:“我这次来,不是来听你诉苦的。”

    张无病出声笑道:“大丈夫立于世间,说到底不过是一死而已,何须与人诉苦。”

    徐北游一笑置之,感慨道:“我在来西北之前,曾经跟冰尘说起过,如果我一死就能解决所有问题,那我也未尝不能一死,可问题是,一死根本于事无补,我们不是那些文人,舍生求名非是我辈所为。”

    张无病闻了闻扑面而来的清风,平静道:“文死谏,武死战。尽人事,听天命。”那年那蝉那把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