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四十五章 天下人人盼太平
    徐北游任由徐徐晚风吹拂面庞,拍打了下身上的尘土,“过几天就是两襄战起,我已经是尽力为之,至于能否守住两襄,就要看禹匡的本事,正所谓尽人事而听天命,我也只能做这么多了。”

    冰尘笑了笑,面朝着夕阳,忽然伸了个懒腰,将终年藏在宽大道袍下的玲珑身段展现得淋漓尽致,然后带着一分慵懒说道:“你是十八楼剑仙,我也是十八楼剑仙,难道在你眼里我就这般不济事,还挡不住一个尘叶?”

    徐北游沉默片刻,说道:“不仅仅是一个尘叶,还要再上一个慕容萱,甚至是魏王麾下的一干人等,就算剑修战力高绝,以一敌二已是极致,想要以一敌众,无疑是取死之道,不是我信不过你,只是希望你不要逞强。”

    冰尘一笑置之,“彳亍。”

    “踟躇?”徐北游一愣,没有听懂。

    冰尘白了他一眼,“行吧,你是宗主,你说了算。”

    徐北游又是沉默片刻,终于后知后觉,无奈道:“你们是长辈,我是晚辈,长辈的意见,我还是要听的,正所谓兼听则明偏信则暗,可不敢被人说成是独断专行。”

    冰尘没有说话,伸手按住徐北游的肩膀,两人化作长虹,朝着两襄的方向呼啸而去。

    这场大战,在尘叶以都天印和功德池中的道门气运为本钱请下五方天帝之后,就变成了一场惊心动魄的“天人之争”,除了直接就身在战场上的上官云之外,其实还有一人遥遥观战,是那位一手策划了如今江南局势的慕容夫人。

    她的目的大概与上官云相差不多,都是存了收拾残局的心思,如果徐北游不敌尘叶,或是两败俱伤,那么她便出手拦下徐北游或者直接取走其性命,可是没想到最后的结果竟是尘叶大败,他们也就不敢再贸然出手,毕竟有诸多前车之鉴在先,徐北游手中的诛仙,绝不是吓唬人的长铁条,而是真正杀人渴饮血的凶器。

    冰尘带着徐北游返回襄阳城之后,直接把这位一宗之宗长往剑宗所在的府邸一丢,然后整个人就不知去向。

    徐北游只能独自一人回到专门留给他的别院,找了把躺椅搬到院子里,他躺在上头后,不再硬撑,神情气态瞬间萎靡下去,半死不活。

    这让徐北游不由得记起一件往时糗事,那时候他大概七八岁左右,正是七岁八岁狗也嫌的年纪,上窜下跳,半刻也不得安宁,结果就是从丈余高的树上摔了下来,虽然地面不硬,小孩子的筋骨又好,但仍是让他在床上结结实实地躺了十天。

    现在的他就像那时候的他,动一下都觉得难受。

    不过这次没有老父亲韩瑄在一旁伺候,也没有丫头趴在床边问他疼不疼。

    韩瑄老了,此时正远在帝都城中,也许起居出行都要靠别人伺候。

    丫头走了,换成了萧知南,只是她同样在帝都城中,虽然有满朝文武,但其实也是孤身一人。

    就在徐北游神游物外的时候,早先一步回到城中的张雨萍领着李神通来到院中,两人见到徐北游后,都有些由衷的惊喜之情溢于言表。

    躺在躺椅上的徐北游没有起身,伸手招呼道:“张师姐来了。”

    张雨萍这一刻百感交集,上次见面,当时徐北游的满头白发渐有返青之色,甚至在满头白发中已经有了一缕乌发,让她感觉再过不久,也许他就能彻底脱去满头白发,再次变成三千青丝,可今日再见,不但返青之势彻底消失不见,而且那缕仅存的乌发也已经不存。

    彻彻底底的白色,没有青,没有灰,没有半点杂色,就是纯粹的白。

    可想而知,今日徐北游付出了多大的代价。

    李神通蹲在徐北游身边,有些局促不安。

    徐北游轻声道:“能跟孟随龙打得有来有回,进步很大,不错。”

    李神通破天荒地有些赧颜,然后又是咧嘴一笑。

    虽然他胆子大,性子活泛,但终究不是当年生而知之的萧瑾,对于师长天生还是有几分敬畏,平日里调皮捣蛋,似乎不太把师长放在心上,可真正听到了夸奖,又极是得意。

    又是聊了片刻之后,张雨萍见徐北游神情疲惫,便拉着李神通主动告退。

    院子中只剩下徐北游一人之后,他伸手轻轻拍打着膝盖,轻声喃语道:“太平年,人人庆余年有。烽火月,家家盼满月无。”

    ……

    江陵府。

    此时这座府城已经换了主人,不过不是萧瑾,而是姓了慕容。

    慕容氏的主人慕容萱,坐在一座幽静竹林中的石凳上,折了一支竹枝,伸出纤细手指捻动竹枝上的细长竹叶。

    慕容萱身边站着秋叶的第十二位弟子齐仙云,不过这段时日里她被慕容萱禁足,不允许她离开府邸半步。

    齐仙云望着身旁的女子,不知该如何开口。

    虽说在过去的二十几年中,她都将这位女子视作亲生母亲,可当她得知师母其实就是亲母时,却是难以改口,也不知如何改口。

    慕容萱凝视着手中迅速枯黄的一片竹叶,一如平常的温婉端庄,柔声道:“云儿,这次为娘叫你过来,是要告诉你一件事。玄都,你是不能再回去了,最起码现在不能,为娘也不能,你与为娘都要待在这江南。”

    若是撇开各自立场平心而论,这位慕容夫人的嗓音温婉,脸上笑意浅淡而不失端庄,实在是一位很难让人生出厌憎之意的人物。

    齐仙云没有说话。

    慕容萱伸手轻轻拍了下身旁的石凳。

    待到齐仙云坐下之后,她继续说道:“云儿,现在道门内部暗流涌动,虽说已经死了一个乌云叟,但还有那个养不熟的天云,再加上这些年来我们积善派一家独大,惹得另外四派七脉很是不满,所以他们趁着这个机会屡次发难,就算你爹是掌教真人,也不得不顾忌一二,所以不得不委屈我们母女二人了。”

    齐仙云仍旧沉默,过了许久之后,她忽然问道:“为什么?”

    慕容萱似乎早就料到齐仙云会有如此一问,脸上浅淡笑意不变,平淡道:“你想知道我们这些年来为什么不认你?”

    齐仙云点了点头。

    慕容萱反问道:“那你说,这些年来,我和叶秋待你如何?你在我们膝前长大,可曾吃过半分没有爹娘的苦楚?一个父母名分,真有那么重要?”

    齐仙云沉默片刻,仍是点了点头。

    慕容萱并不意外,轻叹一声道:“在这一点上,你不如徐北游,他明知道徐家和他的关系,可他却没有回徐家认祖归宗,徐家对他而言,真的只是一个无关紧要的名分而已,他知道谁才是真正亲近之人。”

    齐仙云顿时颓然。

    慕容萱放下手中竹枝,轻轻伸手揽住这个近在身前却多年不曾相认的女儿,“我知道你从小羡慕别人有父母的滋味不好受,可为娘和你爹也是不得已而为之。”

    齐仙云低声道:“我知道。”

    慕容萱轻轻拍着她的脊背,眼神幽深,语气却是古井不波道:“知道就好,千万不要枉费了我们两人的一番苦心啊。”那年那蝉那把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