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四十四章 留青山方能再起
    虽然因为那位天帝从中“和稀泥”的缘故,尘叶得以离开战场,但毫无疑问,这一战还是以徐北游惨胜的结果而告终,在天门消散之后,六面、萧林、上官云三人相继退去。

    当冰尘得以脱身御剑而至,只看到大战之后的年轻宗主正独自坐在支离破碎的大地上,周围是满目疮痍的沟壑纵横,膝上横有一剑。

    虽然此时的徐北游一身衣衫破碎不堪,更是满身疲惫,但这种疲惫更多是在连番大战之后精神上的疲惫,他的体魄还算安然无恙,甚至比之先前又重新焕发出勃勃生机,好似是久旱逢甘霖,柳暗花明又一村。

    冰尘飘落在地,腰间仍旧是那把断贪嗔,只是已经不见青萍法剑的附着加持,她来到徐北游的身边,轻声道:“天帝与地仙,果然是天差地别。”

    徐北游点头道:“先前化身法相时,这缕神意似乎极受天道压制,所以才会被我打碎法相,不过在天门大开的前后功夫,似乎因为贯通了天上世界的缘故,天道压制有所松弛,这一缕神意便有了莫大威势……”

    冰尘笑问道:“是如何的威势?”

    徐北游想了想,回答了八个字,“神威如海,沛然莫御。”

    然后他苦笑道:“这还仅仅只是一道神意而已,若是本尊降临,又不知该是怎样的景象。不过这位天帝其实对我无甚敌意,否则也不会出手帮我稳固体魄,想来是拿人钱财与人消灾,法相一碎,便账目两情,与道门再无关系,出手帮了尘叶已是仁至义尽,没有再对我出手也在道理之中。”

    对此并无太多兴趣的冰尘毫不犹豫地出言讥讽道:“若是天帝真对你出手,那我现在怕是见不到你,这江南的仗也不要打了,趁早收拾东西,各自逃命去吧。”

    徐北游一笑置之,“就算那位真的出手了,我也未必会死,就算我死了,江南这场仗还是要继续打下去,毕竟此战关乎大齐国运,岂能因一人之生死就不打了。”

    冰尘没好气道:“你这是跟谁学的?满嘴一套一套的大道理,不像是个及冠之年的年轻人,倒像是比我还老的老夫子。”

    徐北游无言以对,只能无奈一笑。

    冰尘伸出手递到徐北游的面前,问道:“回去?”

    徐北游愣了一下,伸手握住冰尘的手,被她拉着从地上起身,顺手将诛仙负在身后。

    两人并肩而立,抬头望去,此时已经接近黄昏时分,夕阳西斜,天色染红,天空中残留些许五彩祥云,是天门大开之后的产物,传闻中每逢有修士能够飞升,便会引来天现异象以作祝贺,同时在此处天地之间,还多了一些似乎不属于人世间的气机,十分“新鲜”,与人世间的气机截然不同。

    徐北游深吸了一口气,感慨道:“这就是天上的仙气?果然让人心旷神怡。”

    冰尘背负双手,“仙气不仙气的,我不知道,我只知道你再硬撑下去,怕是要终身无望长生大道。”

    徐北游无奈感叹道:“人生在世,看破不说破。你啊,活该没朋友。”

    冰尘没好气道:“我求剑道,求长生大道,要什么朋友。”

    徐北游终于是忍不住白眼道:“你说我像个老夫子,我看你也不像什么前辈,这性子与十七八岁的小姑娘有一拼。”

    冰尘毫不客气地斜了他一眼。

    杀意冷然。

    徐北游赶忙摆手道:“我这是夸你呢,夸您老人家青春永驻,容颜不老。”

    冰尘拉长音调哦了一身。

    徐北游清了清嗓子,低声说道:“其实我很羡慕你和师母她们,个个都是容颜不老,瞧着最多不超过三十岁的样子,你再看我,说是弱冠之年,可这头白发都像是古稀之年,若是遇到了刚出江湖的愣头青,估计喊你们是仙子姐姐,喊我就是老前辈了。”

    冰尘满脸不屑道:“我也是白发,那又如何?再说你一个大男人,又是一宗之宗长,整日把心思放在这上面,成何体统?”

    徐北游顿时哑然,“我何时把整日把心思都放在这上面了?”

    冰尘显然已经不想再在这个话题上继续搭茬,不耐烦道:“你到底走不走?”

    “走,当然要走。”

    徐北游稍稍停顿了一下,正色沉声说道:“虽然天帝离去之时,出手帮我稳住了体魄伤势,但我此时的境况仍旧不容乐观,恐怕在短时间内很难再次出手。”

    冰尘的神情没什么变化,一副早知如此的样子,平淡道:“你不顾伤势强行将自身提升至巅峰修为,以至于伤上加伤,若不是天帝最后出手帮你稳固体魄,这会儿你恐怕连话都说不出来。”

    徐北游没有否认,苦笑道:“本就是破釜沉舟的背水一战,拼命好歹还有一线生机,若是不拼命,那就连这一线生机都没有了。”

    冰尘直接了当问道:“那你现在到底是个什么境况?不能出手?还是出不了手?”

    徐北游道:“真要是到了不得不出手的地步,拼着折损道行体魄,甚至断绝自身长生途,该出手时还是可以出手。”

    冰尘皱了皱眉头,“那就是不能出手,可是依照你的性子,真到了事不可为之时,还是要拼着性命强行出手。”

    徐北游显然已经考虑这个概率极大的可能,轻声说道:“天大地大性命最大,真到了那个时候,若是我一死就能解决所有问题,那我也未尝不能一死,就怕是死了也白死,倒不如留待有用之身,再图其他。”

    冰尘扯了扯嘴角,“这还像句人话,圣人的道理很大,可也要分什么时候,虽千万人吾往矣固然是好,但不是让你白白送死,都说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若是青山都不在了,也就别谈什么东山再起了。”

    徐北游故作讶然道:“难道萧瑾已经攻破了两襄?咱们还没到谈什么东山再起的地步吧?”

    冰尘忍不住拔高嗓音,“你也别忘了,如果你死了,那就真没人能重振剑宗了,难道你指望我们这些不知道还能活几年的老弱妇孺去跟道门掰手腕?”

    徐北游摇了摇头,眯眼眺望一片愈发灿烂的晚霞,轻声道:“哪能啊。”那年那蝉那把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