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四十三章 请神容易送神难
    不过是瞬息之间,徐北游与天帝法相已经再次在正面轰然相撞。

    然后出现极为怪异的一幕,身形渺小的徐北游继续前奔,而身形巍峨高大的天帝法相却是不住地向后滑行,手中所持之剑上出现一道清晰裂纹,正在缓缓蔓延。

    谁也没想到,在如此地步之下,徐北游竟然真得反客为主,再次扭转了局势。

    徐北游继续前行,左手中的青萍脱手而出,化作一道青虹,围绕着法相不断出剑。

    每一剑都入骨三分。

    法相的金身之上出现不计其数的深刻伤口,其中或是金光四溢,或是流淌出金色血液。

    这时候,两人周围的大地已经不再是一片坦途平原,而是变得沟壑纵横,斑驳破碎。此时天帝法相又不断向后退去,更是在地面上再次犁出两条既深且长的沟壑。

    转眼间他手中圣剑的裂痕已经蔓延至整个剑身。

    徐北游又是一剑。

    不朽金身远胜于寻常地仙修士的天帝法相手臂弯曲,连带着手中的圣剑,一起再次后退。

    不给天帝法相丝毫喘息机会,徐北游的第二剑,无论气机还是剑势都与第一剑如出一辙,直截了当地再次落下。

    天帝法相不得不一退再退。

    一剑接着一剑不停地落在这把由气运凝铸而成的“圣剑”之上,使得裂痕不断蔓延扩大。

    归根究底,此剑不过是一把由气运凝成的“虚”剑,而诛仙却是切切实实的“实”剑。

    两者又焉能相提并论。

    天帝法相不断后退,手中圣剑上的裂纹也越来越多,越来越密。

    甚至于法相握剑的双手上也裂开许多细密裂纹,开始流淌出金色血液,沾染在剑柄之上。

    徐北游此时根本不讲究什么剑式,就像是幼年时用柴刀劈柴,一剑又一剑,周而复始,没有丝毫花哨可言。

    此时的天帝法相就只剩下招架之力,而无反击之功,身形不断后退,这一退,就足足退出去近乎两百张的距离。

    在此期间,尘叶也好,上官云也罢,不是不想出手援助,只是在这等局面之下,他们实在是有心无力,根本无法插手,若是强行插手,也不是不行,只是两人要掂量一下要承担多大的代价,是否能够承受得起。

    就在两人的犹豫之间,徐北游骤然发力,一跃而起后,由上而下,远比先前要迅猛数倍的一剑当头劈下。

    天帝法相手中的圣剑终于是不堪重负,寸寸碎裂。

    这一剑还使得偌大一尊法相生生下陷三尺。

    这次不是因为地面破碎,而是因为法相的双脚同样是不堪重负,步了圣剑的后尘,寸寸碎裂,化作点点流光消散无形。

    徐北游顺势前掠,以诛仙狠狠撞在法相的额头上,本就站立不稳的巨**相向后倒仰,轰然倒地,尘嚣四起。

    法相双手撑地就要起身。

    不过就在这时,徐北游已经从天而落,双手握着诛仙的剑柄,将诛仙狠狠刺入他的心脏位置,并让正要挣扎着起身的法相再次倒地。

    躺在地上的巨**相动弹不得。

    徐北游这一剑硬生生地将他钉在了地面上。

    这一剑,不仅仅是再次击倒法相,更是击散了法相体内的气机,使得原本聚而不散的气机彻底游散开来,导致整座法相如同洪水冲垮的大堤,彻底土崩瓦解,若非中央天帝的法相比起另外四尊天帝法相更为凝实,有几分不朽金身的神异,否则当下就是步另外四尊法相的后尘了。

    不过即便如此,这尊法相也已经是摇摇欲坠,烟消云散就在片刻之间。

    徐北游低头看着这尊法相。

    平心而论,他对五方天帝没有任何不敬之意,只是道门请下了五方天帝的法相,他不得不出剑,在如今的情势之下,就算道门请下了上清大道君的法相,他仍是要出剑。

    此时这尊中央天帝的法相有一息尚在,原本没有任何表情的面庞竟是生动几分,安静地望着这个年轻人。

    这一刻,整座天地万籁俱寂。

    徐北游咽下一口鲜血,缓缓起身,然后拔出诛仙。

    这尊天帝法相在拔出剑的那一刻,就开始缓缓消散,最后的点点余光凝聚成一个模糊身影,飘落在地。

    徐北游的神情异常凝重。

    不过这道身影没有动手的意思,只是挥了挥大袖。

    手托都天印的尘叶瞬间消失不见,不知所踪,原本他所立足之地,只剩下涟漪阵阵。

    徐北游的身周骤然有大风生出,吹散黄沙烟尘,将衣衫吹得猎猎作响。

    徐北游没有任何动作,如果他猜测不错的话,眼前这道身影应该就是道门请下的中央天帝神意。

    虽然不是那位天帝亲自降临,但仅仅是本尊的天帝和始祖双重身份,就足以让人心生敬畏。

    天帝未曾开口,只是又伸出手指朝徐北游遥遥一点。

    徐北游顿时感觉体内清气上升,浊气下沉,原本已经摇摇欲坠的体魄竟是稳固几分,再没有崩溃之忧。

    不过这道身形愈发显得飘摇不定,与此同时,两根布满古朴篆文的金色天柱,穿过云海,缓缓下垂立于人世之间。

    天柱之上,天门大开。

    显而易见,此乃恭迎天帝才有的异象,这种阵仗,就像是家主回家,府邸大开中门相迎。

    紧接着,有五彩云霞组成的天梯延伸而下。

    这道身影迈步踏上天梯,开始步步登顶,待到他走入天门之后,天梯、天门、天柱俱是缓缓消散不见,天地之间再度恢复平静。

    几乎在同一时间,整座道门玄都轰然震动,天池中破天荒地掀起一阵阵惊涛骇浪。

    祖师殿中,数幅祖师画像飘摇不定,仿佛随时都有可能飘落在地。

    紫霄宫虽然未曾受到影响,但是宫内的功德池却是翻滚不休,池中紫气刹那间落至“池”字以下,近百年来,功德池三字第一次同时显露在外。

    紫霄宫中的秋叶站在功德池边,望着池中的紫气,脸色凝重,不过最终还是无奈叹息一声,“请神容易送神难。”

    请动世间第一的神灵,然后再将其送走,哪怕仅仅是一道神意,哪怕是家大业大的道门,仍是倍感沉重,甚至是伤筋动骨。这次功德池中所损失的气运,一半是损耗在徐北游的身上,另一半则是被那位天帝收走,归根究底,还是因为徐北游。

    片刻之后,满身狼狈的尘叶踉跄走入紫霄宫,跪倒在秋叶面前,缄默不语。

    秋叶轻声道:“事已至此,多言无益,是该考虑一下如何在江南收场了。”

    尘叶缓缓抬起头来,沉声道:“江南乃是天下钱粮重地,若是轻易放弃,大局上就再难以挽回了。”

    秋叶沉默稍许时候,再度叹息一声之后,点头道:“说的是啊,大局为重。”那年那蝉那把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