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四十二章 手持双剑一前后
    上官云所学颇杂,除了望气之术,他还算是阴阳家的半个传人,此时默默推算,略有所悟,大致明白了此事的前因后果,难怪自己先前冥冥之中会得出一个吉中有凶,凶中藏吉的结论,说到底还是气运之事太过玄妙莫测,哪怕其中一方的气运已经被功德池化为实质,也仍是如此。

    气运如同头顶天道一般,本是冥冥之中玄而又玄之物,不过正如天道也会因为凡间某人某事而震怒,以至于降下天罚雷劫,从某种意义上来来说,雷劫便是天道在人世间的某种“显圣”,有感于此,道祖以莫大神通修筑功德池,再借以都天印为媒介中枢,使得气运这等玄妙之物由虚化实,可以为己所用。

    此番尘叶用气运镇压徐北游,看似轻描淡写,实则不仅仅是道门的多年积累,还动用了道祖留下的都天印和功德池,怎么看都能算得上大动干戈了。

    可就算如此,还是没能将徐北游置于死地,甚至还让徐北游再一次“死灰复燃”。

    上官云皱起眉头,心头更是升起一抹阴霾。

    因为不管是他,还是道门,都漏算了一点,按照道理而言,此时剑宗的气运虽然不能算是空白一片,但也好不了多少,这位剑宗宗主想要与道门抗衡气运,无疑是螳臂挡车,上官云不觉得徐北游能够凭借一己之力与整个道门抗衡,若是此时的徐北游能够迈出那一步,成就地仙十八楼之上的境界,倒是有五六分可能,只是这位剑宗宗主本就是借助外力才登顶十八楼地仙境界,就算此生还有机会迈出那至关重要的一步,也绝不可能是现在,一个及冠之年的天上仙人?就算谪仙人降世也没有这种可能。但是上官云唯独没有想到大齐的气运竟会因为道门气运的缘故而自行反哺于徐北游,而且还真就帮助徐北游抵挡住了道门气运的镇压。

    这种事情看似无理,可细细推敲下来,却会发现其实有理,如今大齐和道门呈现出对立之态,双方的气运自然是此消彼长,牵一发而动全身,徐北游被誉为东南柱石,自然与大齐的气运息息相关,甚至是紧密相连,尘叶以道门气运镇压徐北游,自然而然地牵动大齐气运,使得大齐气运在无人御使的情形下却自行反扑,最后的结果便是道门弄巧成拙,变成如今的局面。

    当下的尘叶仍旧有一战之力不假,但也就仅此而已了,面对已经重新手握诛仙的徐北游,就算此时他手中还有都天印这件重器,也是胜负难料,不管上官云如何推演,都是一个茫茫不测的结果。

    徐北游站起身,右手持诛仙,左手握青萍,两者剑气如风中火焰,飘摇不定又显得格外气势汹汹,似是随时都要脱离剑身的束缚而张狂肆虐。

    徐北游双剑在手,虽然经历连番大战之后,已经快要陷入强弩之末的境地之中,但此时仍是气势雄壮,无与伦比。

    徐北游神情平静,可心中战意却是一再高涨,所谓背水一战不过如此。

    手持双剑的徐北游的一步踏出,再次做出当初对战赤丙时的起手姿态,一剑在前,一剑在后。

    那一次,是天岚和却邪。

    这一次,诛仙在前,青萍在后。

    下一刻,徐北游身形前掠,刹那间就冲到了天帝法相的身前,身形拔地而起,然后诛仙当头斩落。

    天帝法相抬起手中毫无半点剑芒绽放的圣道之剑挡住诛仙。

    虽然整尊法相轰然震动,但他还是左手握拳,试图一拳砸死这个并不体魄见长的剑道修士。

    这一拳之大,足有徐北游整个人的大小,不说这一拳中所蕴含的浩大气机,仅仅是这一拳头,就已经让体魄摇摇欲坠的徐北游难以硬接。

    不过就在天帝法相的一拳临身之前,在后的青萍一剑已经横掠而至,生生比这一拳快出一筹不止,后发而先至。

    这一剑看似是轻描淡写,仿佛除了一个快字,就再无其他玄机,更不足以与天帝法相的这一拳相提并论。

    可这一拳却被青萍毫不费力地挡下,然后整座天帝法相轰然向后倒退出去。

    徐北游身形如影随形,手中诛仙再斩,始终不让这座天帝法相有真正意义上的喘息机会。

    最终,天帝法相退无可退,任由徐北游一剑斩落,同时将手中巨剑横扫向徐北游。

    徐北游仍旧是一剑前斩,同时左手青萍一剑竖立于身侧,挡下横扫而来的一剑。

    虽然姿势略微有些怪异,但终究是挡下了这一剑,反而天帝法相被徐北游以诛仙正中面门,整个面庞上被撕裂出一道足有丈余之长的裂痕,几乎贯穿了整张面庞,其中有金光四溢。

    不过这尊法相本就是更偏向于死物更多,对此并无太多喜怒情绪,神情漠然地再次举起手中巨剑,不过这一次是双手握剑。

    高**相自有神意灵性,此时打定主意,扛下徐北游的一剑两剑甚至数剑,都是无关紧要之事,只要能将这名剑宗宗主的体魄击溃,或者只是重伤,那就大局已定,哪怕就此烟消云散也是无妨,毕竟本就是一尊道门凭借气运生生凝就而成的法相而已,注定难以久留世间,注定要重返天上,无非早晚而已。

    在天帝法相前行的同时,徐北游不退反进,骤然加速,与天帝法相擦身而过,不仅堪堪躲过了那把圣道之剑,而且由是一剑斩在法相的胸膛上。

    然后徐北游的身形一闪而逝,出现在距离法相百丈之外的地方,仍旧是双手提剑,衣衫飘摇。

    这一剑暗藏玄机,只见天帝法相胸口中剑的位置再次被撕裂出一道长长伤口,其中除了有近乎于实质的金色血液流淌之外,还有紫青两色的剑气疯狂涌动,好似已经扎根于此,不断蔓延。

    天帝法相想要伸手扯断这些诛仙剑气,却发现根本撕扯不断,在短短的片刻时间内,诛仙剑气已经如同大树根须蔓延,在法相体内结成一张大网。

    这也是诛仙剑气的可怖之处,相较于附着于他人体内的无生剑气,诛仙剑气是直接根植于他人气机之中,想要拔除体内的诛仙剑气,唯一办法就是自行散去气机,根植于体内的诛仙剑气自然也随之消散,这也是当年道门大真人无尘坠境不止的根本原因。

    将一位站在云端的地仙打落凡尘,此生再无望长生大道,其实更甚于直接取其性命,正是杀人为下,诛心为上。

    此时天帝法相已经再无其他退路,只能与徐北游殊死一搏。

    两“人”同时举起手中之剑。

    然后同时前冲。那年那蝉那把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