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三十九章 泥塑木偶一剑破
    上官云猛然惊觉,道门气运之雄厚,无论是个人还是某个宗门,都不能与其抗衡,可在这世间,却还有大齐朝廷,仅以气运而论,远未到亡国境地的大齐,更甚于道门。

    突然之间,上官云睁大眼睛,脸上神情由怔然变为骇然。

    黄晓也沿着他的视线望去,同样惊骇失神,随即眼中惊惧、黯然、神往、落寞、敬佩皆有。

    他下意识地握紧手中三尺,忽然记起其实自己也曾是剑宗之人。

    三尺青锋,可折不可断!

    这一刻,黄晓只觉得心情激荡,胸中有几分不可与外人道的酣畅淋漓。

    抛开各自立场和个人情感不谈,徐北游无愧于手中三尺。

    只见徐北游面对四尊法相,举起手中青萍前指,重重呼吸一口气。

    不退反进。

    既然人间无敌,就算手中没有诛仙,这些泥塑木偶又算什么?

    在四尊天帝法相的合围之下,哪怕是天机榜三圣之一的徐北游,也无法脱离这张天罗地网。

    四尊天帝法相的脸庞此时已经不是混沌模糊,而是清晰可见些许眉目,其中又以中央天帝的法相最为高大威严,坐镇正中,手持圣道之剑轩辕,气势磅礴,虽然因为天道限制,这座法相中仅仅只有真正天帝的一丝神意,但即便如此,此时也丝毫不逊于人世间的地仙十八楼修士。

    徐北游在距离四尊天帝法相不足十丈距离的时候,猛然递出一剑。

    一股足以让头顶上三位大地仙交手都黯然失色的剑气,肆意宣泄而出,剑气所及之处,大地开裂,沟壑纵横,支离破碎,使得四尊法相不得不停下前行脚步。除了中央天帝的法相双手拄剑可以纹丝不动之外,其余三尊天帝法相虽然没有显现溃散迹象,但也是摇晃不休,好似人立狂风之中,随时都有被大风吹倒之虞。

    中央天帝法相猛然举起手中圣剑,头顶隐隐有异象生出,道道玄黄之气如同流苏垂落,天幕上更是五彩缤纷,流光肆意,宛若天上仙界大开天门。

    这位五方天帝之首,既成仙道,也成人道,既是天上天帝,也是人间始祖,哪怕尘叶仅仅只是请下一丝神意,以道门气运塑造不朽金身之后,仍是有莫大威能。

    然后他一剑斩落,好似劈风破浪,生生斩开了徐北游的剑气。

    与此同时,稳定住身形的南方天帝法相面露怒色,大喝一声,如天庭起雷声,震颤人心。

    若是寻常人等,在天帝威严之下,早已是被心神俱丧,哪怕是号称逆天而行的证道修士,也是如此。

    可徐北游是被誉为近乎于人间无敌的剑仙,此时的他更是不顾后果强行拔升修为,使自身近乎于全盛之态!

    他置若罔闻,不再以剑气对敌,手持青萍向前而行,整个人如同一条长虹平地掠起,绕过南方天帝,冲向手托都天印的尘叶。

    西方天帝一步踏出,缩地成寸,生生挡住徐北游的去路之后,开口如洪钟大吕,语气不带丝毫感情,漠然道:“不可负隅顽抗!”

    六字便如同六道精金剑气,朝着徐北游激射而至。

    徐北游将青萍横于身前,骤然连续想起三声金石之音,青萍颤抖不休,剑身上缭绕的青气微微荡漾,九朵青莲骤然凋零绽放。

    甚至徐北游的持剑手臂也微不可查地轻轻颤抖了一下。

    北方天帝抬起手掌。

    仿佛有激流瀑布从天而落,落在徐北游的身上。

    “瀑布”之下,徐北游不得不单膝跪地,手中死死握住青萍,以一剑支撑起整个身体。

    徐北游身上白袍除了一只早已毁于天雷的衣袖之外,其余没有丝毫损坏,只是衣衫下的无上剑体根本无法抵挡这道从天落下的“瀑布”,虽然能勉强撑住一时,没有立刻支离破碎,但也出现摇摇欲坠的迹象,毕竟无上剑体不比不漏之身和佛门金身,善攻而不善守。

    仿佛万钧重担压身的徐北游半跪于地,一手握剑拄剑,另外一手撑在自己的膝盖上,不断剧烈呼吸,口中一条白气吞吐不定,如同一条白色巨蟒吐信。

    徐北游试图再次起身,好似要背起身上的重担,然后继续前行。

    此时已经遥遥可见的尘叶冷笑道:“我道门大兴是大势所趋,你徐北游想要以一己之力阻拦天意大势,真是不自量力!”

    虽然他此时因为驾驭都天印的缘故,已经无法出手,但仍不觉得徐北游有丝毫的胜算。

    斩开剑气之后就没有其他动作的中央天帝法相缓缓抬起手中圣剑三分,原本就已经承担了万钧之重的徐北游仿佛又被一座山岳重重压身,刚想要起身的他再次单膝跪地,而且还弯腰三分,几乎要抬不起头来。

    甚至他脚下的地面都出现无数如同蛛网状的裂痕,不断向四面八方蔓延开来。

    不管是身处局中的尘叶,还是局外观战的上官云和黄晓,此时终于有些如释重负,不过很快又变得脸色凝重。

    因为徐北游竟是硬顶着从天而落的“瀑布”和压在身上的“山岳”,再次缓缓起身。

    先是抬头,然后是直腰,最终双手拄着手中青萍起身。

    徐北游双手拄剑而立,轻声道:“一剑而已。”

    这是一剑。

    剑三十五,辟地一剑。

    轰隆闷响,大地震动。

    地面上的细小石子不断跳跃。

    一众正在厮杀的骑兵人仰马翻。

    丢失了主人的战马惊慌不堪,四散奔逃。

    落马坠地的骑兵以为遭遇天灾,不管是身在魏国还是大齐,面面相觑,再无心思厮杀。

    无数烟尘升腾而起,遮天蔽日,好像一场土黄色的大雾笼罩世间。

    以青萍剑尖落地所在处为圆心,一圈浩大的气机涟漪向着四周扩散开来,覆盖了方圆近百里的范围。

    凡是在这个范围之内,整个地面下陷三尺有余。

    地面上更是撕裂出一道长有千丈宽有百丈的巨大沟壑。

    北方天帝法相正处于这道沟壑之上,直接坠入其中。

    南方天帝更是直面剑三十五一剑,早已烟消云散。

    从天而落的激流瀑布消散不见,那座肉眼不可见的山岳亦是不见,徐北游再次一掠长虹,冲向拦路的西方天帝法相。

    虽然幸免但已经摇摇欲坠的西方天帝法相仍是分毫不让。

    被徐北游一剑相撞之后,这尊西方天帝法相的金身上顿时出现无数裂缝,迅速蔓延,裂缝中有金光迸射,片刻之后,整座法相化作点点金沙,缓缓升空,再次归于天上。

    三尊天帝法相陨落,只剩下最后一尊中央天帝法相了。那年那蝉那把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