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三十八章 气运满溢功德池
    徐北游有几分喟叹。

    这还仅仅只是一个尘叶而已,如果是秋叶亲临,身怀都天印和玲珑塔两大重宝,自己岂不是绝无半分幸理?

    不过秋叶绝不会轻易离开玄都,因为他的伤势不在于体魄,也不在于神魂,而在于自身道行,关乎到他日后能否顺利飞升,如果他此时不顾伤势离开玄都来到此地,就算能成功击杀徐北游,也是绝了自身日后的大道之途。

    与证道长生相比,一个徐北游算什么?剑宗又算什么?甚至江南战事也不算什么,更何况此时道门也远未到对徐北游束手无策的地步,如果事事都要堂堂一宗之长的掌教真人亲力亲为,那么道门这个天下第一大宗门也就成了个彻头彻尾的笑话。

    徐北游不由想起一句话,人外有人,山外有山,要去山外山,先得过了眼前这重山。

    尘叶就是这座山。

    只见尘叶伸手在身前一抹,都天印旋转不休,除东方天帝的雕像之外,其余四尊天帝的雕像犹如活物,栩栩如生,神态气度各不相同。

    这位道门镇魔殿殿主的脸色愈发显得苍白,哪怕他是一位十八楼境界的地仙修士,借以都天印催动道门气运对敌,仍是倍感吃力。

    只不过他根本对此无动于衷,唯有大事可成的满眼快意。

    此时情形,正如稚童举起铁锤砸人,稚童固然吃力,可直面铁锤之人,却有性命之忧。

    四尊天帝神像大步前行,身形足有十丈之高,如同在世神灵。

    四尊神像,或者说四位天帝的在世法相,行走之间,轰隆之声不绝于耳,由远及近,连绵不绝,甚至愈演愈烈,四尊法相的气机连为一体,若不是少了一尊东方天帝的法相,此时已经是布下一座无处可逃的天罗地网。

    短短不到半天的时间里,两襄城外,就接连看到两幕本不该属于凡俗人世的奇异壮阔景象。身处战场之中的人,白玉也好,张雨萍和李神通也罢,只能眼睁睁地看着四尊仿佛要顶天立地的法相大步朝那位剑宗宗主走去。

    此时上官云已经来到黄晓的身边,两人并肩而立,远远眺望那处波澜壮阔的战场,黄晓忍不住赞叹道:“这就是道门的黑衣掌教的真实实力?”

    上官云背负双手,微笑道:“这位黑衣掌教的境界修为高绝于世不假,可也没到能够将名列三圣之一的剑宗宗主压着打的的地步,这差不多算是道门的杀手锏。”

    黄晓压下听到“剑宗宗主”四字后的复杂心情,略微好奇地询问道:“杀手锏?上官先生能否为我解惑。”

    上官云稍有犹豫,不过看到眼前差不多算是大局已定的大好局面,从那幕玄奇画面中短暂收回视线,转而望向身边的黄晓,微笑说道:“想必你也知道徐北游的制胜之道,此道有三,分别是地仙十八楼的剑仙修为,完整传承的剑三十六和号称天下第一杀伐重器的诛仙,你是剑宗出身之人,想来比我更明白其中关键。”

    黄晓点了点头,眼角余光略微扫过这位神龙见首不见尾的上官先生,不过双眼还是远远眺望着那处战场。

    上官云将视线移开,再次望向那处“天人交战”的恢宏战场,娓娓道来,“前两者不去说他,毕竟这是共为一体的东西,可诛仙却是外物,从没有剑主与诛仙人剑合一的说法,只要将诛仙暂时封禁,哪怕只有一个时辰的时间,也足以将这位三圣之一从云端打落人间,至于如何封禁诛仙,那就说到的道门的气运,不过此乃道门绝密,我也知之不详,只是听王上曾经提起一二,毕竟王上学究天人……”

    说到这里,上官云微微停顿,转头朝东方遥遥眺望一眼,笑着继续说道:“王上是生而知之者,能知常人所不知之事,能够知道这些也不足为奇。总而言之,王上的意思大概就是道门有很多的气运,这些气运被道门储藏起来,以备不时之需,只要这些气运仍在,哪怕徐北游像当年青尘那般将整个镇魔殿屠戮殆尽,道门也能很快重组起第二个镇魔殿,虽然道门在近几年来,折损气运颇多,尤其是青尘飞升一事,更是亏得血本无归,但瘦死的骆驼比马大,此时道门仍有极为可观的气运在身。”

    黄晓的脸色越发显得凝重,气运一事,玄而又玄,只是以他目前的境界而言,还无法触及,不得不开口问道:“敢问上官先生,如何看气运多寡?”

    上官云笑道:“所谓气运,看不见,摸不着,可又实实在在存在,据说道门玄都的紫霄宫中有一座功德池,乃是当年道祖在紫霄宫讲道时亲自修建,其中不曾蓄水,只有浓郁紫气,道门的掌教真人便是以池中紫气多寡来判定气运多少,我也不知王上是如何知晓,他说功德池的池壁上竖刻有功德池三字,早在百余年前,功德池中的紫气不过刚刚漫过‘池’字,最近百年,道门老掌教紫尘飞升,紫气上涨至‘德’字一半,天尘大真人飞升,紫气漫过‘德’字,再到千年大计功成,池中紫气几乎已经漫过‘功’字的大半。”

    “可盛极而衰,先是贺牢山一战,镇魔殿上下被青尘屠戮殆尽,池中紫气下降至‘功’字半数以下,紧接着秋叶和公孙仲谋碧游岛一战,池中紫气再次下降,可最为要命的还是当初梅山明陵一战,道门将宝押在了青尘的手中,最终结果却是青尘飞升失败,萧煜成功飞升,使得道门血血本无归,现在池中紫气仅仅只能漫过一个‘德’字的小半。”

    上官云忍不住笑道:“虽说这小半池功德池的气运仍是胜过世间其他宗门,但道门毕竟有过近乎池水满溢的经历,哪里会甘心,所以顺势推动这场天下大变,想要在豪赌之下,再次豪取,说到底,这些世外之人、神仙中人、山上之人,也是人心不足。”

    黄晓听得目瞪口呆。

    上官云很快收敛笑意,不再继续泄露天机,平淡道:“在来到此地之前,我不知王上为何对我说起这些气运之事,现在我已经明了,原来是道门为了镇压徐北游,不惜从功德池中汲取气运,付出代价之重,难以估量,所以这位剑宗宗主,不得不死。”

    也不知是否是物伤其类的缘故,黄晓这个曾经的剑宗中人犹豫了一下,还是忍不住说道:“那萧煜又是如何胜过道门?”

    上官云微笑道:“萧煜毕竟是当年人皇,自有大齐气运……”

    说到这里,上官云的话语戛然而止,他整个人更是怔怔失神。那年那蝉那把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