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三十七章 四方天帝如何胜
    圜丘坛一战时,传国玺可以帮徐北游一跃成为地仙十八楼境,此时,传国玺可以凭借一己之力镇压徐北游和诛仙,归根究底,这两件重器与玲珑塔和诛仙又有不同,它们的强弱与自身关系并不太大,而是取决于自己的主人的强弱。

    严格来说,传国玺的主人不是萧玄,都天印的主人也不是秋叶,它们的主人分别是大齐和道门,大齐国运昌隆,传国玺自然能让徐北游一步登天,此时尘叶和都天印能够镇压徐北游和诛仙,与其说后两者输给了前两者,倒不如说是剑宗输给了道门。

    事实上剑宗也的确如尘叶所料,此时气运衰微,如风中烛火,徐北游任命三位长老之后,看似是气势大涨,但这也都是假的,正如当年的白莲教,起势于瞬息之间,衰败也是瞬息之间,看似势大无比,道门都不得不暂避锋芒,可前前后后不过是十年的时间,如今的剑宗也是如此,反观道门,屹立数千年而不倒,其底蕴深厚,哪怕如今连连受挫,单以气运而论,仍是完胜剑宗。

    现在尘叶以道门气运镇压徐北游,徐北游则只能以自身硬抗。

    归根究底,这就像两人做买卖,同样的买卖,同样的手段,不同的是一人家大业大,另外一人家道中落,家道中落之人自然要处处受到限制。

    如今的尘叶,有道门积攒的气运在手,就是那个家大业大之人,这也意味着徐北游面对的不仅仅是尘叶一人,而是面对着有道门气运鼎力支持的尘叶。

    道门的气运加诸于身,绝不是一句恫言玩笑,当初能够力敌之人,是已经超出地仙十八楼境界的萧煜,以九层陵墓为根本,有大齐为底蕴,这才让都天印铩羽而归,可如今的徐北游,虽然在人间已经是罕有敌手,但仍旧比不上当初的萧煜。

    现在摆在徐北游眼前的局面,有三件事必须要做成。

    冰尘不能死。

    两襄不能失守。

    尘叶不能安然无恙离去,即便不能杀掉尘叶,也绝不能让他继续以都天印而为所欲为。

    徐北游吐出一口乌血,然后再深吸一口气。

    如果没有先前的连番苦战,如果徐北游此时仍是保持了自己的巅峰状态,即使尘叶身怀都天印,即便他能暂时压制诛仙,但也绝不能如此轻易镇压徐北游。

    此时徐北游在一气之后,不顾后果,强行将自身拔升至原本的巅峰境界。

    在都天印的镇压之下,徐北游一点点直腰而起。

    道人眼神中满是怜悯,扯了扯嘴角,嗤笑道:“就算你能摆脱贫道的气运镇压,又能如何?哪怕是地仙十八楼境界的剑修,手中有无诛仙,也是天壤地别。”

    直腰而起的徐北游沉声道:“如你所说,你的三次言出法随已经用完,我很好奇你用什么来挡下我的一剑?”

    说话间,徐北游虚手一握,天上有滚滚青气落下。

    正是被冰尘引来的青萍法剑,虽然冰尘借助青萍之力,但并不动用青萍法剑本身,此时青萍法剑的本体直接出现在徐北游的手中。

    此时的青萍自然不是百丈之长,仅仅只有三尺之长,但是萦绕的青气更为浓重,更甚天上冰尘。

    尘叶恍然道:“倒是忘了你还有一道法剑青萍,不过此剑被你一分为二,此时你手中的青萍只能算是一半,如何能敌贫道?而且蓝玉和赵青等人此时也不会出现在此地,任凭你机关算尽,手段迭出,到头来仍是一切成空,万事皆休。”

    徐北游将青萍横于身前,右手双指并拢,在剑身上一抹而过。

    不同于诛仙的紫青剑气,青萍剑如其名,唯有茫茫青色剑气。

    徐北游的整只握剑手掌都被青气笼罩其中,沉声道:“难道你能动用紫薇法剑?一手都天印,一手紫薇法剑,自然是天下无敌。”

    尘叶轻轻一抖大袖,“杀你何必用紫薇。”

    徐北游一“甩”手中青萍,默念一声“请剑”,竟是将茫茫青气全部抖落,显现出一把实质之剑,剑长六寸五分,剑柄玄黑,剑身青色,隐隐有清气缭绕,同时朵朵青色莲花覆绕其上,不断生出幻灭,让人见之忘俗。

    在道门玄都的祖师殿中,最高处自然是悬挂道祖画像,在道祖之下则是三位大道君的画像,其中太清大道君手执太乙拂尘,玉清大道君怀抱三宝如意,唯有上清大道君腰间悬剑,同样剑名青萍。

    此剑自然已经跟随上清大道君飞升天上,但道祖所留的九**剑中,青萍法剑便是以此剑为原型,此时徐北游以青萍化青萍,脱去法剑之表,用青萍之实,冥冥之中契合剑宗祖师上清大道君。

    尘叶虽然也曾见过上清大道君的画像,认得青萍剑,瞥了眼徐北游手中三尺,此时仿佛真的蕴含了上清大道君的几分真意,青色剑身上隐约有九朵青莲绽放,仙气盎然,但他仍是是泰然自若,因为此时在他身后还有四位天帝法相,哪怕徐北游已经摧去一尊东方天帝,可五方天帝中最尊之人,还是身为中央天帝的黄帝轩辕。

    尘叶的身体微微前倾,视线从徐北游手中的青萍离开,眼神中略有惋惜之色,不过很快就恢复平静,徐北游能上应天时请下这把祖师之剑,可他也不是全无手段。

    刹那之间,尘叶的身影消失不见。

    与此同时,有四道光柱从天而落,将剩余的四尊天帝虚影笼罩其中,如同天人附体,与先前的东方天帝异象如出一辙,四位天帝虚影变为实体神像,身上分别透出白、赤、玄、黄四色。

    虽然此时不是真正天帝降临,但冥冥之中也蕴含有一分天帝神意,立于天地之间,气态威严,众生臣服。

    都天印的五方天帝,与道门掌教的一气化三清之术有异曲同工之妙。

    此时四尊天帝神像,便是四位短暂跻身地仙十七楼境界的地仙大修士。

    下一刻,处于正中位置的中央天帝双手交叠于小腹处,作拄剑而立之态,同时一把古剑的虚影缓缓浮现,剑分两面,一面有日月星辰,一面有山川草木。

    此剑,圣道之剑,甚至更胜于徐北游的青萍。

    虽然两者此时都不是本体降临,但此剑仍旧是隐隐压制住了青萍的气息。

    手持此剑的中央天帝神像更是隐隐突破了地仙十七楼的大关,踏足到地仙十八楼的境界。

    尘叶的身影出现在百丈之外,虽然他此时脸色异常苍白,几乎毫无血色,周身气息更是孱弱不堪,但脸上终于露出一个快意笑容。

    一个没了诛仙的徐北游,一个被气运镇压的徐北游,面对一个地仙十八楼和三个地仙十七楼,如何能够取胜?那年那蝉那把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