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三十六章 气运如火都天印
    徐北游默不作声,体内剑气流转不休。

    尘叶的字字诛心言语,其实并没有太多扰乱他的心境,因为他本也没想过退。

    如果他想要退,那他就不会孤身去往江南,而是应该跟随韩瑄直接去帝都做他的小阁老,如果他想要退,当年面对来势汹汹的玄教教主慕容萱、太乙救苦天尊冰尘、昆山张召奴等人,他就该离开江都,如果他想要退,他有无数个选择。平心而论,许多人都是身不由己,甚至是无可奈何,但他徐北游却是个例外,他从来都不是没有选择之人,他有很多选择,可他没退过。

    徐北游仿佛已经下定决心,将手中诛仙立于地面,双手按住剑首作拄剑状,缓缓开口道:“刚才大真人说,做了婊子不要再想着立贞节牌坊,徐某深以为然,所以这座贞节牌坊,徐某立定了。”

    尘叶眯起眼眸,“哦?那贫道就拭目以待了。”

    话音落下,在他身后立着的五位天帝虚影中,其中一道虚影竟是直接迈步走出。

    东方天帝,太昊伏羲。

    同时都天印上本是死物雕像的东方天帝像也随之活过来一般,熠熠生辉,栩栩如生。

    只见东方天帝的身影每走出一步,身形就变大一分,三步之后,已经如神灵一般,由虚凝实,周身上下金光熠熠。

    原本正在酣战的黄晓、张雨萍,甚至是萧殊和李神通等人,看到这一幕后不约而同地停下手中动作,愣愣地看着眼前这一幕,先前不管徐北游和尘叶如何斗法,都是在小千世界之中,外人无从得见,可眼前这一幕却是实实在在的眼前景象,不可相提并论。

    只见这座高达二十丈的天帝神像大步朝徐北游走去,每一步落地都使大地轰然作响,然后以雷霆万钧之势直直冲向徐北游。

    仿佛有一连串雷声响彻战场。

    徐北游的视线之中,只见一尊满身青气的高大神像出现在自己的面前,朝他一掌当头覆盖而下。

    徐北游原本叠放在诛仙剑首上的双手瞬间改为握住剑柄,举起诛仙向上一指。

    仍旧是剑尖抵住掌心,使得这一掌就要触及徐北游的头顶之时,不得不悬空而停。

    徐北游用手中诛仙撑住了这一掌之后,丝毫不拖泥带水,直接就是剑二十,升龙一剑。

    剑气迸发,气贯长虹,剑气内敛而不放,如同蛟龙冲霄而起。

    这一剑,直接穿透了天帝神像的手掌,甚至使得整座神像都开始颤抖不休,并且裂开一道道肉眼可见的裂缝,从其中迸发出无数道刺眼清光,似乎随时都有崩塌的可能。

    徐北游再变剑式,由剑二十变为剑二十二。

    紫青二色的剑气猛然爆裂开来,如大江决堤,四散流淌,不但冲溃了天地神像,而且还如一条江水朝着尘叶迅猛流淌而去。

    尘叶洒然一笑,终于喝出自己的最后一次言出法随:“敕!敕!敕!”

    浩荡剑气在尘叶的面前戛然而止,这种停止,不是大江大河撞在堤坝上的不得不停,而是后继无力的自然而停。

    与此同时,徐北游的身上好像是如负重山,诛仙的剑身上更是浮现出一个古老篆文,使得诛仙阵阵颤鸣,不得不落地。

    按照道理而言,都天印与诛仙是同等重器,都天印本不能镇压诛仙才是,只是两者各有所长,诛仙长于攻伐对敌,最擅长杀人攻坚,而都天印则是长于气运镇压厌胜之道,未必能直接杀人,但却有种种玄妙功用,虽然不能长久镇压诛仙,但是在一时半刻之间让诛仙难以发挥威能,还是可以做到的。

    尘叶的脸庞在都天印五色光华映照下熠熠生辉,讥讽道:‘徐北游,你没了诛仙之后,还能如何力敌贫道?”

    徐北游身形被压得更低,几乎直不起腰来。

    尘叶托举着都天印大步向前,朗声道:“上官仙尘号称举世无敌,转战四方,纵横天下,剑下亡魂无数,虽然他已经死于劫数,可真当你们剑宗就不受半点牵连?当真以为你们剑宗不用为此付出代价?!”

    压在徐北游身上的无形压制几乎化作实质,如同一道雪白光柱从天而落,将徐北游身周三丈之地完全笼罩,远远望去,好似是一条从九天之上垂落的浩荡瀑布。

    这位黑衣掌教眼神冰冷地望向剑宗宗主,脸上的笑意渐渐敛去,寒声道:“徐北游!你当真以为自己是举世无敌?你当真以为世间无人能够杀你?你当真以为你能在天下间为所欲为?只要你仍旧逆势而为,不用掌教真人出手,自有天道镇压,萧玄和萧白父子就是你的前车之鉴!”

    徐北游勉强抬起头来,视线正视尘叶,扯了扯嘴角,讥讽笑道:“到底是谁逆势而为?是谁要将这个天下变得四分五裂,又是谁要让天下苍生饱受战火之苦?!”

    尘叶怒哼一声,猛地举起手中的都天印。

    在大齐立国之前,道门曾经有过一个由积善派主导的千年大计,何谓千年大计?说白了就是使道门重新登临天下,在种种博弈之后,道门将注押在萧煜的身上,最终随着大齐立国而功成,道门在成为天下第一等宗门的同时,自身气运气数也是水涨船高,在百余年前道门仅仅只有十余位大真人,可如今的道门却足足有三十位真人,这就是明证。

    不过按照道理而言,在尘字辈中就有紫尘、青尘、天尘三位有望飞升之人,没有道理到了叶字辈后就只有秋叶和尘叶两人,在气运大涨的叶字辈人中,至少也应当出现三位以上的有望飞升之人,最多甚至可以是五位,积善、丹鼎、符篆、经典、占验五大派系各有一人,可如今却只有积善派的秋叶和尘叶两人,另外四派并无横空出世的十八楼地仙,就像是积善派有意压制另外四派,可不管如何,道门的气运不会无缘无故消失,这些本该属于其他四派的气运,到底去了何处?

    现在尘叶就能给出答案。

    就在他的手中。

    如果把气运看作银钱,那么道门说白了就是没有大肆花销,而是将这笔银钱存了起来,以备不时之需。

    正因为有这笔银钱作为底气,秋叶才能屡次受创之后不断弥补自身道行,哪怕道门在青尘飞升一事中略有折损,仍是不算伤筋动骨。

    也正因为如此,道门才有底气推动此次天下大变,尘叶才能站在徐北游面前,并将这位剑宗宗主生生逼入绝境之中。

    至于徐北游为何不搬出剑宗的气运。

    就连剑宗的立宗根本碧游岛都已经易主,在简文五年之后,剑宗还有什么气运可言?那年那蝉那把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