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三十四章 一气不衰再不竭
    所谓星辰大阵,本就是以阵中的点点星辰为根基,既然此时星如雨落,那就只有一个解释,尘叶在自毁大阵。

    徐北游没有想到这位黑衣掌教竟是如此果决,不惜自身受到波及反噬,直接毁去整个大阵,就像直接点燃一座火药库房,其威力可想而知。

    如果尘叶不这样做,就算此时尘叶的修为比当初钟离安宁更胜一筹,结果也不会相差太远,但是现在不一样了,尘叶依靠手中的都天印而高出徐北游一个境界之后,重新恢复了身为镇魔殿殿主的从容自在,面对咄咄逼人的徐北游不会再被打得手忙脚乱,如果说以前的徐北游是动辄掀掉棋盘,让他无计可施,那么现在他就有了将徐北游按在棋盘上的实力,只要是在规矩之内相互博弈,他这个浸淫其中多年的老人自然要强于徐北游这个年轻人。

    徐北游想要取胜,还是要想法设法掀掉棋盘,如此才能破局而出。

    面对从“苍穹”上落下的无数“星辰”,徐北游轻轻呼出一口气,双指并拢指天,凝气成剑。

    瞬间有数百道剑气自徐北游体内激射而出,然后化作一把把几如实物的长剑,剑尖皆是指向天空。

    然后徐北游缓缓抬起手掌,所有长剑一起升空,剑剑相连,如同一道大堤,又如同一座长城,阻挡从天而落的千百“星辰”。

    摆出这座大阵中的一字剑阵之后,徐北游没有就此坐以待毙,等待星辰落在自己的剑阵长城上,而是握住诛仙,神情毅然。

    如果单以相貌而论,徐北游算不上出彩,最多是相貌端正,被人说是中人之姿,可一个男子的整体气度从不以相貌而盖棺定论,若说女子有诸般妆容,什么红妆、晓妆、醉妆、泪妆,或是桃花妆、梅花妆、娇容妆、仙娥妆、血晕妆,更有雅致如凤求凰、远山黛等等,可反观男子,似乎什么也没有,其实男子亦有妆容,甚至更甚于女子,那就是身份、地位、修养、权势、学识,正如那位大楚文豪所言,腹有诗书气自华,寻常男子只要能有其中一样,就能卓然于常人。

    如今的徐北游已是五有其三,此时持剑而立,风姿俨然。

    徐北游依稀记得有人曾对他说过这么一句话,能力越大则地位越高,地位越高则责任越重,男子因为身上有所背负,心中有所执,方有如此“妆容”。

    一个江南压在身上,一个剑宗挂在心中,徐北游有了今日,他想要对今日所得一切做到无愧,那么今日就半步也退不得。

    徐北游重重吐出一口气,一步掠出,向那藏身在“星辰”之后若隐若现的尘叶直直而去。

    刹那之间,徐北游仿佛身入一片浩瀚星空之中,一颗颗似真似幻的星辰悬浮于他的身形四周,徐北游身形一掠再掠,不断踏足在这些星辰之上,以这些还未落下幻灭的星辰为踏脚石,不断借力,不断前行,同时也是不断蓄势。

    伴随着徐北游的不断蓄势,他整个人的速度越来越快,最后一脚踏碎一颗“星辰”之后,整个人蓄势达到顶点,身形急坠,就像步步登高攀升至顶峰之后,又从山巅之上一跃而下。

    徐北游整个人如同一道撕裂长空的浩荡长虹,撞向尘叶。

    尘叶伸出一掌,五指张开,迎向徐北游的一剑。

    当徐北游的一剑抵在尘叶的掌心时,原本壮阔如浩瀚星空的大阵在这一瞬间彻底烟消云散。

    重见天日。

    不见星落如雨,不见剑如长城。

    徐北游和尘叶两人的身形再次出现在战场上,此时徐北游手中诛仙通体紫青两色光芒流转,剑脊上有一线赤色光芒掠过。

    诛仙被誉为天下第一攻伐重器,号称是非地仙不足以死于此剑之下,数千年来,不知有多少地仙修士亡于此剑,其中所蕴含的血气煞气之盛,哪怕是诛仙这等仙剑之属也无法完全消弭,使得在原本紫青二色的剑身上又平添一抹赤色,平时不见如何,可每每在大战时却会显现出来,让这把仙剑又多出三分摄人杀意。

    在这一线血气的侵扰之下,尘叶周身环绕的五色气机渐有飘摇不定之势,他整个人不得不向后退去,而这一退,便是足足退出了百丈之远。

    徐北游紧随而至,如影随行,诛仙剑尖始终不离尘叶的掌心分毫。

    两人重新站定。

    这一刻,徐北游心无半分杂念,将全身气机疯狂注入手中诛仙,然后再汇聚至剑尖的一点之上。

    虽然锋锐无匹的诛仙剑尖尚未刺破尘叶的手掌掌心,但是两人都心知肚明,只要能破开一点,不管这一点多么微小,徐北游都能借此破开一面,当然,如果徐北游如果破不开这一点,一鼓作气,再而衰,三而竭,那便有可能使自己陷入泥潭之中,换句话来说,也就是被尘叶再度困入棋盘之中,再无法掀掉棋盘。

    尘叶眼神中流露出几分讥讽意味,似乎对于徐北游的用意颇为不屑。

    徐北游一口气尽而不退,在第二口气时却是出人意料地不减反增,诛仙剑气一涨再涨,映照得尘叶满身紫青之气,又有一线赤红之色将紫青两色从中一分为二,这些诛仙剑气已经凝为实质剑芒,落在身上犹如真实剑器临身,使得尘叶的黑色道袍上响起一连串布帛撕裂之声。

    道门大真人的道袍,看似寻常,实则已经是法器之流,不染尘埃,可避水火,而尘叶被誉为黑衣掌教,他身上的这件玄黑道袍更是非同寻常,仅次于秋叶身上的那件掌教紫袍而已,可即便如此,在徐北游一剑之下,道袍上也被生生撕裂出一道裂口。

    尘叶脸上很快流露出些许无奈神色,因为看似气势汹汹的一剑在破开自身道袍之后便气势骤减,与此同时,这位年轻的剑宗宗主欺身而进,又是变掌为双指并拢作剑。

    以指代剑。

    徐北游一指点在尘叶的掌心上,周身气势暴涨,上身稍稍前倾,死死前抵。

    两人之间升腾起无数七彩雾气,如同一片七彩烟霞。

    尘叶身形倒退,再退三百丈。

    徐北游分毫不让,继续前逼,两人一退一进之间,转眼间已经离开正面战场二十余里的距离。

    尘叶的道袍上接连响起布帛撕裂之声,显然这件珍贵道袍已经无法抵挡愈演愈烈的狂乱剑气。

    两人终于停下脚步。

    指尖刺入掌心,一朵血花如同红莲绽放。

    徐北游整个身体彻底向前倾斜,势如山崩。

    指尖再进三分,几乎要穿透尘叶的整只手掌。那年那蝉那把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