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三十一章 凶吉不定祸福依
    就在这场战事因为一个偶然而突如其来地爆发开来时,徐北游还在离开蜀州前往湖州的途中,按照他的预期以及禹匡的军报,这场战事本不该这么早地发生,所以徐北游走得并不太急,不过在得到冰尘的飞剑传信之后,徐北游立刻加快速度,御剑凌空赶往两襄。

    因为徐北游有一种预感,道门不会轻易放过这个机会。虽然道门已经伤筋动骨,但是说起在江南一地高手的数量,朝廷还是比不过道门,先前之所以能够处处压制道门,说到底是因为徐北游一人一剑便让小半个道门都抬不起头来。

    徐北游是至关重要的一点,如果他不在正面战场,那么强弱之势立时就要颠倒过来,仅仅靠冰尘一人,顶不住的。

    正因如此,徐北游不能再等蜀州的援军一起前行,他必须独自一人赶往两襄战场,在那里,不仅仅有他的弟子,更关乎到整个天下的大势。至于蜀州援军,就只能委托给稍晚一步前行的赵青了。

    这位赵师傅,可不仅仅是一位决定武夫,更是当年的领兵大将,当年大郑北地之败不在于赵青,而在于大势所趋,此番由他领军,孙少堂坐镇白帝城,蓝玉坐镇锦城,徐北游大可放心出手。

    襄阳城都督府。

    禹匡脸色凝重地看着一封刚刚被送回的战报,沉默不语。

    局势发展到如今这个地步,是他没有想到的,他的本意是放一只饵出去,最坏的结果也不过是这只饵被一口吃下而没能钓起大鱼,却没想到萧瑾竟是将他的两大护卫也派遣到了正面战场上,使得就算冰尘这位十八楼剑仙亲自出手也无法决定局势。

    这让禹匡陷入到一种进退维谷的局面之中,他颓然坐在那张独属于主将的虎皮大椅上,重重叹息一声,以手扶额,深感乏力。

    若是因为此战而使江南局势生出什么变化,那么就算他能斩杀萧殊,也已经是于事无补,毕竟儿子没了还可以再生,要是江南丢了,想要夺回来可就难如登天了。

    退一步来说,就算江南局势没有影响,如果剑宗中人有什么闪失,身为剑宗宗主又是身佩平虏大将军印的徐北游会如何想?如果徐北游因此而心生芥蒂,那么再加上他先前洞庭湖战败的因由,那么一生仕途怕是就要到此而终了,。

    禹匡请苦笑自语道:“几十年的蛰伏,原来是一个彻头彻尾的笑话。”

    襄阳城外,战场之上。

    上官云终于出手,直接将偌大战场从中撕裂,近百名铁甲没能挡住这位上官氏家主的亲自出手,就这么被一人破阵。

    白玉的最强手段还是在于背后那张大弓,而非手中的佩刀,所以白玉在劈出一刀之后就被上官云一掌拍在胸口,不但使白玉身下的坐骑直接变为一团血雾,而且她本人还不得不向后倒滑出去。

    上官云没有像寻常地仙那样身形飘然而动,而是一步一步走到白玉身前,开口道:“真是好一个美人,可惜了。”

    白玉半跪于地,胸口不断剧烈起伏,手中佩刀刺入地面,拄刀。

    上官云犹有闲情逸致地掐指为自己算了一卦,自语道:“吉中有凶,凶中藏吉,两者转换不定,竟是有了些许转机?。”

    他低头望去,“看来老夫没有选错人,更没有杀错人。”

    下一刻,上官云抬起手臂,一掌朝白玉的头顶拍下。

    白玉奋力拔刀,不是格挡,而是直指上官云的心脏一点。

    不料上官云反手一抓,竟是以五指生生握住刀锋,然后轻描淡写地将这柄佩刀从中折断,而手掌却不伤分毫。

    白玉心知不妙,果断身形向后倒退而掠。

    上官云微笑道:“如果再给你二十年的时间,可能我不是你的对手,不过现在,你没有丝毫胜算。”

    上官云向前一步,然后一拳打出。

    砰然一声巨响,白玉被打得倒飞出去十余丈的距离,后背重重摔在地面上,身上棉甲破碎不堪,身上不断有鲜血涌出。

    上官云深呼一口气,的脸上有一缕缕紫金之气流转,继而整个人身上有丝丝缕缕的紫金之气向上升腾,在这处战场格外耀眼。

    白玉挣扎着起身,强行咽下一口血水。

    上官云未再出手,只是平静道:“照这个态势发展下去,徐北游很快就要到了,这也就是所谓的吉中有凶,可凶中藏吉,在于何处?”

    其实在与徐北游截然相反的方向上,同样有一人正朝此处战场飞掠而至。

    来人是一位身着玄黑道袍的中年道人,中途稍稍停驻身形,举目远眺,卓然气态宛若天上仙人,若是仔细看去,在他身周透出熠熠生辉的紫蓝色光芒,星星点点,围绕道人不断盘旋,呈现出星斗成阵之势,玄妙运转,仿佛一副苍穹星图,不断有星生星灭,无数点点莹芒不断流逝飘散。

    在江南战事的关键时刻,身为镇魔殿殿主的他却因为道门自身内部的原因,不得不返回道门玄都,去面对众峰主和殿阁之主在玉清殿的当面质询。

    好在慕容萱提前给秋叶打了招呼,有秋叶这位掌教真人亲自出面,总算是将玉清殿的反对之声给强行镇压下去,这才让尘叶得以脱身,再度赶赴江南战场。

    对此,尘叶深以为恨,如果不是这次玉清殿议事将他召回玄都,那么慕容萱就不会在南疆孤木难支,也就不会变成如今的局面,若是能侥幸将徐北游留在南疆,整个江南的局势将会是另外一个完全不同的局面。

    可惜啊。

    事已至此,多言无益。

    尘叶在察觉到那道毫不掩饰自身气息的剑气正朝江南飞速赶来之后,尘叶也立即动身赶往湖州两襄。

    话说回来,他这次返回玄都也不完全是浪费时间,除了修缮自己的十八颗雷珠之外,正在养伤中的秋叶更是将都天印交到了他的手中。

    如果说玲珑塔和诛仙剑是一对针锋相对的重器,那么都天印和传国玺也是如此,据尘叶所知,此时传国玺并不在徐北游的手中,而是被他留在了帝都萧知南处。

    那么如今的尘叶便有自信在正面再与徐北游一较高下。

    毕竟道门中的大真人死得有点太多了,虽然还未到动摇道门根基的地步,但也该做出应对了,总不能放任徐北游将道门的中坚柱石杀个干净。

    尘叶再次迈开脚步,身形化作长虹拔地而起。

    在其身后洒落出一道肉眼可见的五彩痕迹,好似是彩虹挂空。那年那蝉那把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