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三十章 上官家主上官云
    曾经的卫国五大世家,公孙氏已亡,其余四家中,张氏和慕容氏还是由老辈人执掌,分别是张雪瑶和慕容萱,而叶氏和上官氏则因为种种原因,完成了新老更替,叶氏当家人由老太君叶夏变为叶氏家主叶道奇,上官氏在上官青虹死后,由上官氏五兄弟中的上官云接任家主。

    除了上官云之外,上官五兄弟中的另外四人,老大上官锋,奉魏王萧瑾之令,前往梅山明陵,结果陷于其中,被已经成就神仙境界的萧煜轻松擒获,成为陵中之奴。老三上官郯,如今是魏国水军大都督,也是这次攻打两襄的领兵大将。老四上官乱,死于徐北游的手中。老五上官秋水,以女子之身周游天下。

    在五人之中,以上官郯最广为人知,以上官锋最为神秘,但这两人都不是上官氏的主心骨,至于上官乱和上官秋水两人,更不用多说,一个是万事不挂心的性子,一个干脆长年不着家,都注定不是能够支撑起上官氏的人选。

    唯有那位名声在外却不常常现身的上官氏现任家主上官云,才是上官氏的真正主心骨。之所以说他不常常现身,是因为他长年行踪不定,与慕容萱有几分相似,众所周知,慕容萱一年中有半数时间在道门玄都,另外半年时间中会分别在魏国的慕容氏府邸和辽州龙城的慕容氏祖宅之中,上官云也大致如此,一年中有半数时间都停留在中原,很少出现在魏国,与魏王宫的交集更是少之又少,所以当上官云出现在君岛万石园时,不仅仅是魏国众多权贵,就是身为亲兄弟的上官郯都倍感诧异。

    在君岛万石园议事结束之后,上官云与萧林、六面两人一起来到两襄前线,只是不同于两人出手阻拦冰尘,上官云此时正藏身于那支驰援而来的魏国骑军之中。

    此时这位上官氏家主并没有讲究什么羽扇纶巾的儒将风度,与魏国所有将领如出一辙,在军阵中穿着并无明显标志的甲胄,甚至没带任何亲卫扈从,就是孤身一人。

    上官云之所以要如此行事,是因为他的目的不在于护卫萧殊,而是在于寻找机会,针对江南军方面的重要将领出手。

    事实上,在这个慕容萱都要亲自下场的时候,上官云也是不得不出手,毕竟底蕴深厚如道门,在徐北游的一番“大肆屠戮”之后,也已经伤筋动骨,魏国这边虽然没有太多高手死在徐北游的手中,但是在梅山明陵一战时损失惨重,到了当下局面,就是萧瑾也颇有捉襟见肘之感,不得不将上官云召回。

    上官氏五人,上官锋和上官乱俱已离世,上官郯是魏国高官,早已不能脱身,上官云本不该将自己也与魏国彻底绑在一起,只是面对萧瑾的再三命令,甚至是慕容萱的压力,他还是不得不来,不过在临行之前,他已经安排上官秋水带着家族中的几名晚辈离开魏国前往后建,在这个天下乱起的时候,唯独那里还能勉强算是一方净土。

    上官云轻轻呼出一口气,看上去不过不惑年纪的面容还算平静,抬头看了眼头顶天空,蔚蓝一片。

    这位上官氏家主在心中告诉自己,魏国未必会败,上官氏也未必会输,只要魏国赢得了天下,那么上官氏便是第一等功臣,满门荣华。

    魏国的胜,就从此处两襄战场开始。

    上官云收回视线,直接对领兵将领下达指令,让他们务必救出萧殊带领的两千人马,至于能否歼灭江南军的几千兵马,无关紧要,尽力就好。

    虽然数千骑军是份不小的战功,但既然上官云下令了,骑军统领自是不敢有半分异议,开始率军冲锋。

    上官云驻马而立,任由滚滚骑军从身旁两侧向前冲出。

    耐心等待机会的上官云继续眺望战场,然后自言自语道:“今日在来之前,曾经占卜一卦,卦象吉中有凶,希望是我错了。”

    上官云再次抬头望向头顶天空,轻声道:“萧煜因为不容于天道,故而只能藏在明陵中苟延残喘,接下来的萧玄和萧白父子,忤逆天道,各自身亡,大齐朝廷先后三代帝王与天道为敌,可见是天要亡大齐,天命如此。”

    上官云从马上翻身而下,然后轻轻拍了下马鞍,这匹通体漆黑的骏马有几分通玄灵犀,而且老马识途,瞬间明白了主人的意图,踏着马蹄,踩出一串小碎步独自返身离去。

    上官云徒步而行,身上的甲叶随着行走而哗啦作响。

    此地看似是一座战场,实则已经被分割成三座小型战场。

    第一座战场,自然就是萧殊率军绞杀那支残兵的所在,而那支残兵说白了不过是禹匡扔出的一只鱼饵。

    第二座战场,是白玉所率领骑军和上官云所在骑军的交战之地,这两支骑军占据了战场上最多的人数,可也是这座大战场中的配角。

    至于那第三座战场,已经不在地上,而在于天上,那注定是一场地仙大战,在这座战场中,交战三人是主角又不是主角。说他们是主角,是因为他们完全有能力决定这场战事战局的走向,说他们不是主角,则是因为真正的主角还未来到此地。

    谁是真正的主角?

    狭隘地说,是这场两襄攻防战的主将,上官郯和禹匡。

    更广地来说,则是魏国的魏王萧瑾和腰佩平虏大将军印的徐北游。

    不说天下大局,只说这座江南战场,在镇魔殿名存实亡之后,萧瑾和徐北游已经成为权势最重的两人,两人的博弈将决定整个江南的归属和天下大势的走向。

    上官云缓缓前行,似乎在安静地等待什么。

    这时候的上官云不像是一位名士风流的大儒先生,没有什么大袖飘摇,也没有衣衫飘飞,只有一身普通铁甲,就像一名普通甲士,迈开脚步,缓缓前行。

    在行走之间,上官云终于锁定了自己的第一个目标。

    那名身着紫色棉甲的女子统领。

    与此同时,白玉因为多年战阵厮杀而锻炼出的直觉,也在第一时间感受到隐隐杀机。

    此时白玉已经与魏国的骑军正面接触厮杀,手中佩刀染血。

    其实她在连续射出三箭之后,手臂已是开始轻轻颤抖,面对蓄势待发的上官家主,哪怕她是战力最强的武夫一脉,仍是没有丝毫胜算。

    不过她没有丝毫退缩。

    这名女子依稀想起自己年纪还小的时候,当时还在世的父亲曾经告诉过她,这世上没有人不怕死,就是那些高高在上的地仙修士也是如此,对于一个人来说,生死是天底下头一等的大事,可在战场上,生死却是最微不足道的小事。

    一座沙场,本就是用无数个生死和尸体堆积出来的。那年那蝉那把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