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二十九章 九天上以一敌二
    曾经在齐王府中蛰伏十几年的禹匡从来都不是一个传统意义上的“老好人”,更不是一个打不还手骂不还口之人。

    这次江南战起,江南水师全军覆没,湖州半州之地归于他人之手,堂堂江南后军被人生生打成了一支残军,现在只能躲在两襄城中,等着蜀州前军救援,已经是惨到了极点。

    要说禹匡没有半点火气,那是骗人,他不但有火气,而且还有怨气,这一切的根源,在于魏国,在于魏王萧瑾,所以在他得到萧瑾儿子萧殊的消息之后,他立刻放出了一只饵,当萧瑾咬饵之后,他又毫不犹豫地将自己手头上的骑军全都押了上去,如果能用这些骑军换到萧瑾儿子的性命,禹匡认为是一笔很划算的买卖。

    不过牵一发而动全身,萧殊作为萧瑾的独生子,魏国的“太子爷”,将来的魏王,甚至可能是以后的皇帝陛下,上官郯绝不敢坐视萧殊死在自己的面前。

    在白玉率领五千骑兵赶赴战场之后,上官郯亦是派出一万精锐骑军火速驰援。

    在双方主将的预想中,此战本应是一场彻头彻尾的攻城之战,一方围城攻城,一方据城而守,不可能也不应该出现骑军大战,可在萧殊的临时起意之后,敌我双方的布局不得不随之改变,一场并不在预想之中的遭遇战,就这么突兀地发生了,包括禹匡在内,都有一定程度上的措手不及。

    至于李神通和张雨萍身在其中,那也是谁都没有想到的事情,本以为只是一支寻常骑兵,不过是李神通练剑的靶子,哪里想到萧殊会在其中,更不会想到还有一个剑宗弃徒黄晓。

    白玉作为骑军统领,是第一个反应过来的人,可也为时已晚,此时注定两只骑军会迎面相遇,除非是神仙降世出手颠倒乾坤,否则谁也不能改变结果。

    白玉深呼吸一口气,将手中大弓背到背上,抽出腰间佩刀,开始下达命令。

    在布置完毕之后,白玉的视线中出现了滚滚烟尘。

    她低头看了眼手中这把从父亲手中接过的佩刀,轻声默念道:“男儿至死心如铁,看试手,补天裂。”

    她虽然是女儿身,但却从小被当作男孩养,那时候的她,不论冬夏寒暑,一次次开弓虚引,满手伤痕。长大后,以女儿之身进入江南军,也算是“子”承父业。

    如此种种,让她都快忘了自己还是还是一名女子。

    白玉猛然抬头,洒然一笑。

    白玉从未后悔自己所走的路,军中讲究军令如山倒,哪怕是送死,仍要去死,她是军伍中人,早就有了这个觉悟,没什么看不开的。

    更何况,此战,保家卫国。

    只是她仍有些难言的遗憾,毕竟她还不到三十岁,未曾见识过天下之大,也未曾遇到一个让她倾心之人。

    如果她能活下来,战事赢了,她就脱去这身穿了将近十年的紫色棉甲,换上一身正常女子的衣裙,去走一走这个她从未真正走过的锦绣江南。

    当然,更大的可能是她这辈子都没办法穿上那一身火红嫁衣,戴上那顶满是珠翠的凤冠。

    ……

    与此同时,一位剑仙双手环胸,怀中抱剑,立于九天之上,头顶是一轮金日,身周是渺渺云气,在她的脚下就是战场。

    徐北游在离开湖州之前,曾经委托过她一件事,如果在事不可为时,就带着李神通和张雨萍等人离开湖州,如今的她已经不再是道门镇魔殿的第一大执事太乙救苦天尊,而是剑宗的三大长老之一,徐北游是剑宗宗主,他的话便是宗主令,她没有不遵守的道理。

    因为李神通和张雨萍就在脚下的战场中,所以她出现在了这里。

    如今的剑宗,今非昔比,已经初步有了与道门掰一掰手腕的底气。

    宗主徐北游惊才绝艳,一人一剑,战绩赫赫,天下瞩目,天机榜上三圣之一的名头,是踩在道门镇魔殿和一位位地仙大修士的尸体上得来的,实至名归,这次又荡平南疆,无疑再一次向全天下证明了这位剑宗宗主到底是何等人物,证长生也许不易,但是断他人的长生却不是什么难事。

    张雪瑶,严格来说,在徐北游之前,是她执掌剑宗大权,使得剑宗在江都立足,在当年剑宗倾覆之后,是她和老宗主公孙仲谋一砖一瓦地重建剑宗,虽然境界算不得绝顶,但却是这个世间屈指可数得了剑三十六完整传承之人,慕容玄阴的两次的重伤都与她有着密切关系,是一个很“不讲道理”的人。

    秦穆绵,曾经老辈人中仅次于秋叶的天才人物,虽然遭受一系列变故之后,境界多年凝滞不前,但最让人不能小觑的是她身上的复杂关系,实实在在的牵一发而动全身,让人不敢小觑半分,哪怕萧煜已经飞升,萧玄已经身死,可世上还有一个三圣之列的完颜北月,秦穆绵是当今世上唯一一个可以请动完颜北月出手之人。

    再有就是她冰尘了,她与前三者相比,似乎样样不如,唯一拿得出手的就是两个字,境界。

    冰尘的境界很高,哪怕在这个各路隐世高人陆续出世的时候,仍是一骑绝尘。

    境界很高,又是剑修,冰尘的战力自然很强,让她连续数次登上天机榜,名次始终都在赵青等人之上。

    不过冰尘毕竟不是手持诛仙的徐北游,还未强到能够以一敌二也是必胜的程度,故而她此时面对眼前的两人,没有急于出手。

    宝竺国金刚寺寺主,六面。

    鬼王宫副宫主,萧林。

    两人都是地仙十七楼的境界,可作为一宗之主,也绝不能以寻常十七楼地仙视之,所谓剑修越境而战的道理在他们两人的身上并不适用,徐北游之所以能够做到,仅仅依靠剑修二字是不够的,还要再加上一把无数剑修梦寐以求的诛仙才行。

    正如徐北游嘱托冰尘照看李神通,萧殊的小动作可以瞒过孟东翡,却绝对瞒不过萧瑾,萧瑾自然不会让自己的独子身陷险境,特意让身旁的两位逍遥地仙暗中护卫,以防不测。

    六面如同一尊金身佛像,双手合十,不曾言语半句。

    鹰鼻碧眼的萧林沉声道:“冰尘,自从你叛出道门之后,秋叶就收回了紫薇法剑,没有紫薇法剑的你,想要以一敌二,很难。”

    他微微一顿,然后补充道:“哪怕你是地仙十八楼境界的剑修,也是如此。”

    冰尘笑了笑,怀中三尺自行出鞘三寸。

    不见紫气,却有青气盎然。

    没有紫薇,还有青萍。那年那蝉那把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