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二十四章 鱼和熊掌难兼得
    蜀州,天府之国,千里沃野。

    有句老话叫做“少不入蜀,老不出蜀”,由此可见一斑。

    蜀州首府,锦城,锦绣之城,蓝玉夫人唐锦绣的名字便是由此而来。今日的锦城格外热闹,也许寻常百姓感受不出来,可城中消息灵通的豪阀大族们却是闻风而动,尤其是蜀州第一豪阀唐氏,更是张灯结彩,摆出了大开中门以迎贵客的架势。

    原因很简单,这次蜀州来了几位很有份量的大人物,首先是道门大真人吕心莲,然后是前朝曾经总掌北地兵马大权的北地兵马总管赵青,还有儒门大先生钱牧斋,以及久居江都的两位姑奶奶唐圣月和唐悦榕也在近日相继回到锦城,再加上长年居于锦城的太师夫人唐锦绣,堪称是宾客满堂。

    当然,其中分量最重的还是那位腰佩平虏大将军印的小阁老徐北游,两襄一战之后,徐北游的名声大振,在朝堂之上,已经逐渐摆脱开韩瑄的羽翼,被誉为撑起东南半壁的国之柱石,大有青出于蓝而胜于蓝的架势。

    当然,更为重要的一点,明眼人都能看得出来,在太宗文皇帝和高宗肃皇帝相继驾崩之后,高宗肃皇帝没有子嗣,继承大宝者唯有从旁支的亲王子嗣中挑选,再观除齐王之外的三大亲王,魏王已反,赵王已死,燕王被废,竟是无人能够继承大统,眼看着是公主殿下得掌大权,若不是此时战火连绵,说不定就要效仿当年女帝之事,徐小阁老身为大齐朝的第三位帝婿,这个分量更甚于前两位帝婿。

    这么多的大人物集聚一堂,无论是里子还是面子,都有了,身为地主的唐氏自然欣喜之至,如今唐氏家主正是唐圣月的堂弟唐圣云,他亲自邀请了与钱牧斋并称为“钱柳”的儒门大先生柳正清前来作陪,一场大宴之后,宾主尽欢。

    当筵席散后,已经夜深,唐府里仍是灯火重重,徐北游避过重重灯火,独自一人来到唐府后宅的一座幽静水榭中,凭栏而望,头顶上是一片星河灿烂,天阶夜色凉如水,让他蓦地想起一句诗,银烛秋光冷画屏,轻罗小扇扑流萤。记得当初跟在萧知南身边有五位侍女,分别是银烛、秋光、画屏、轻罗、流萤,五人的名字便是取自这句诗中,只是自从他和萧知南成亲之后,就很少再见到这五名侍女,也不知道被萧知南给派遣到哪里去了,总之极少出现在他的视线中,难道是他那位聪慧夫人怕他兔子偷吃窝边草?

    徐北游自嘲一笑,知南应该没那么小气才对,她对吴虞都没说什么,没理由会对自己身边的人严防死守。

    不多时后,又有一人走了进来,坐在徐北游身旁不远处的石凳上,也不开口说话,只是丢给徐北游一个薄薄的信封。

    徐北游接过信奉,上头用火漆印了一个古篆的“南”字,心中明了,真是想什么来什么。

    来人正是这座唐府的主人之一唐圣月,她轻声说道:“这是从帝都寄过来的,不过是寄到了江都,在我动身来蜀州之前,张雪瑶特意委托我代为转交给你。”

    徐北游嗯了一声,用指甲将信封上的火漆一点点揭去,轻声感慨道:“烽火连三月,家书抵万金,有劳唐姨了。”

    唐圣月摇了摇头,“举手之劳。”

    徐北游拆开信封,从中取出三张写满了密密麻麻簪花小楷的信笺,打眼一看,开头便是“禀夫君”三字,不由会心一笑。

    一般而言,对平辈兄弟亲朋,用一个“致”字,对儿子晚辈则用一个“谕”字,唯有对父母师长,才会用一个“禀”字,至于夫妻之间,多半应是一个“与”字,萧知南故意用了一个“禀”字,却是有些调侃意味了。

    徐北游往下看去,“吾夫南归如晤,汝近日无恙耶?”

    看到“无恙”二字,他不由得想起了当年的小方寨,当年在小方寨中的两位老人,一位老人还在,一位老人已经不在了。

    树欲静而风不止,子欲养而亲不待。

    徐北游举着手中的信纸,迟迟没有往下读去。

    唐圣月忽然说道:“还有一封信,是吴虞的,你要不要看?”

    徐北游抬起头来,哑然无语。

    唐圣月从袖中取出一封信,没有急着递给徐北游,轻轻说道:“在你回答之前,我有几句话要说,男人嘛,三妻四妾都是常事,以你的身份地位而言,就算有几个女子算什么,可有一点,你要想明白,萧知南的身份不同寻常,吴虞也不是那种甘于人下之人。”

    徐北游微微皱起眉头,“唐姨想说什么?”

    唐圣月缓缓说道:“人生不如意之事,十之**,有些事情,往往都想两全其美,通常却是鱼和熊掌不可兼得,总要二选其一。”

    徐北游没有说话。

    唐圣月柔声说道:“天下间的男子很多,可是优秀的男子就那么几个,自然会引得很多女子喜欢,当年的萧煜就是一个,林银屏喜欢,秦穆绵也喜欢,不怕你笑话,我也动过些不该有的心思,只是我不像她们两个敢付诸于行。”

    徐北游沉默片刻后,重新低头望向手中信笺,开始细细读信,脸上渐渐浮起浅浅笑意。

    唐圣月看到眼前这一幕,脸上露出追忆缅怀之色。

    那一年,萧煜刚刚从中州赵家的手中夺得了传国玺,不过此时却也是他最孤独的时候,生母身死,发妻林银屏重病,异母兄弟萧瑾暗藏祸心,生父萧烈此时正与庶母颜可卿和异母妹萧茹一家团圆。

    破碎的赵家大宅门前,没有人声,没有雷声,只余风雨声,只剩下萧煜独自一人停留在原地,真正是有些孤苦伶仃了。

    唐圣月不知道那时的他在想些什么,只记得萧煜轻咳了几声,将一直闷在胸口上的那口淤血吐出去之后,跌坐在雨水中。

    唐圣月想起他那时候的样子,抱着玉玺坐在雨中愣愣出神,不知想起了什么,脸上的笑意很平和,没有阴冷,也没有虚假,是发自内心的笑。

    那时候的她只觉得很好奇,这个枭雄式的男子也会有如此的一面?

    现在她再回想起来,眼前的徐北游其实很像那时候的萧煜。那年那蝉那把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