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二十三章 纸上说兵贵神速
    上官郯悄悄叹了口气,然后这位水军大都督不动声色地用眼角余光打量了一眼对面的兄长,上官云。

    可惜上官云仍旧是面无表情,让上官郯没能看出什么端倪,在这个时候,他又不能直接开口相问,只能静心以待。

    上官郯又是轻叹了口气,忽然想起了五妹上官秋水的所言,其实道门和魏国本有一个绝好机会杀掉这位剑宗首徒,如果那时还未修为大成的徐北游死在了魏国,没有后来的近乎举世无敌的徐北游,那么今日的江南战事也许就不会有这么多波折,魏国大军多半已经攻克两襄,将整个湖州纳入囊中。

    其实道理很简单,没有徐北游,已经不复往昔的剑宗就不会被整合出如此巨大的力量,甚至因为没了徐北游这条纽带,江都和帝都之间的默契也会大打折扣,那么江都很有可能已经在魏王的谋划下失守陷落,如此一来,江州和湖州尽归魏国,魏国大军有了立足之地,无论是进取湘州,还是进军蜀州,甚至是割据经营,都可以游刃有余。

    要说徐北游凭借一己之力生生撑起了东南半壁,不能说是全对,但也的确有可取之处。当然,那时候陈公鱼之所以要放徐北游一马,是基于两点原因,一则是因为剑宗的千年积蓄,毕竟行军打仗是天下间第一等花钱之事,为何中原王朝坐拥天下却迟迟不能根除草原之患?说到底还是因为花费太多且无利可图,如今魏国想要以蛇吞象之势夺取中原天下,仅凭魏国的几十年经营,还是稍差许多,要靠剑宗的钱财来弥补。至于第二点原因,那就只能说人算不如天算了,当初陈公鱼设局将徐北游困入剑宗的剑冢岛秘境,按照道理而言,换成其他任何一个人,都难以从那方秘境中逃出,可唯独徐北游是个例外,不但从秘境中逃出生天,而且还得了机缘而修为大进,成为让魏国和道门屡屡受挫的人物。

    不得不说,时也命也。

    萧瑾收起思绪,缓缓说道:“如今这座行宫中,差不多聚集了魏国所有实权人物,若是我们魏国有朝一日能变作大魏,诸位也都是开国之臣,孤作为魏国之主,自是要问计于你们。”

    行宫内的所有人都正襟危坐,恭谨摆出静候旨意的姿态。

    萧瑾向后靠在宝座的椅背上,缓缓问道:“如今战局,是先打江州,还是继续攻打湖州?”

    所有的人目光不约而同地望向上官郯。

    上官郯不得不开口道:“回禀殿下,依微臣之见,如果此时调转兵锋攻打江州,那么我们先前在湖州的战果就会拱手让出大半,而且还会将自己的后背露给两襄的禹匡,若是进攻江州的战事稍有不顺,便有腹背受敌之忧,所以微臣以为,还是应当继续进攻湖州,只要拿下了湖州,已经成为孤地的江州迟早是我们的囊中之物。”

    上官郯此言一出,顿时有不少人出声附和。

    萧瑾脸上表情平静,继续问道:“若是继续攻打湖州,应该如何去打?”

    上官郯起身来到一幅早就已经悬挂在行宫中的地图前,这幅地图长约一丈三尺,宽约八尺,是一副囊括了整个江南乃至蜀州的战事舆图,江都、江陵、两襄、一直到蜀州白帝城,再加上君岛、铁山、南湖三大营,尽在图上,至于其他州府关隘、山川河流,更是精确到每一条小河、每一个村落的地步,这也是源于魏王萧瑾的亲自提议,让魏国将领知道了原来地图还可以做到如此详尽的地步,使一地巨细尽在眼前,行军作战自然无往不利。先前洞庭湖一战,虽然禹匡是本地作战,但说起手中地图之详尽,远不如上官郯手中的地图,也算是为江南水师的大败埋下了伏笔。不过如此作图也是耗时耗力极大,仅仅是眼前这幅地图,就用了魏国谍子将近二十年的时间。

    此时地图上还标记有许多代表了大军动态的线条,其中有数条均是指向两襄。

    上官郯提起一根白玉质地的纤细长竿,先是点在两襄上,然后猛然一拉,指向大江上游的白帝城,“若是蜀州大军出蜀入湖,白帝城是重中之重,虽然孙少堂已经在白帝城中屯兵多时,但白帝城中粮草有限,难以驻守太多兵力,想要调动剑阁和锦城的驻军又需要时间,所以蜀州前军的第一波援兵注定不会太多,这也就给了我们可乘之机。”

    萧瑾不置可否,示意上官郯继续说下去。

    上官郯继续说道:“如此一来,主动就在于我们,我们有两个选择,一个是抢在蜀州援军主力赶到两襄之前,全力攻克两襄,不过两襄城高池深,若是久攻不克,难免会陷入被动。至于第二个选择,那就是不去攻城,围而不攻,以两襄为饵,诱使蜀州前军的第一波援军前来,然后集中全力将其一口吃掉。”

    听到这里,有一位平日里与上官郯不和的将领忍不住反驳道:“增兵如添油,这是兵家大忌,无论是蓝玉也好,还是孙少堂也罢,都是久经沙场的领兵之人,怎么会犯这样的失误?”

    萧瑾看都没有看一眼这名将领,盯着地图缓缓说道:“继续。”

    这名将领顿时噤若寒蝉,不敢再去多嘴半句。

    上官郯缓缓说道:“正所谓兵贵神速,如果孙少堂不在第一时间驰援两襄,那么我们就一鼓作气全力攻城,只要吃掉了两襄,湖州就是我们的囊中之物,那时候孙少堂调集了兵力再去驰援,又能救谁?”

    这名武将彻底哑口无言。

    上官郯又说道:“还是那句话,兵贵神速,此战的根结就在于一个快字,若是攻城,必然要赶在蜀州援军到来之前攻下两襄,若是打援,则要在两襄和白帝城都未反应过来之前就将这支援军吃掉,若是陷入到僵持不下的局面之中,局势就会复杂。”

    整个行宫中鸦雀无声。

    不得不说,上官郯能够坐稳萧瑾麾下武将第一人的位置,不仅仅因为他出身上官世家的缘故,若论真才实学,他也丝毫不逊于禹匡和张无病等人。

    萧瑾转头望向一旁的上官云,问道:“如何?”

    上官云点了点头,“但凭殿下吩咐。”

    萧瑾从宝座上起身,沉声道:“孤已经调遣十万大军由铁山大营出发,加上先前攻打襄阳的十万残兵,共计二十万大军,两襄就有劳上官都督了。”

    上官郯脸色郑重,单膝跪地,抱拳沉声道:“诺!”那年那蝉那把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