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二十章 赵青蓝玉吕心莲
    尘埃落定之后,吕心莲身前出现两名男子,介于中年和老年之间的武夫,一袭蓝衫的老人。

    赵青和蓝玉。

    赵青摸了摸下巴,玩味笑道:“吕心莲,咱们两人得有一甲子的时间没见面了,上次见你的时候,你还是个小道姑,如今也是道门的大真人,物是人非啊,不过话又说回来,你这次摆明阵势与慕容萱对着干,怕是这个大真人名号很难保住了。”

    吕心莲瞥了他一眼,没有说话,完全没有理睬他的意思。

    赵青也不以为意,转而向蓝玉投去一个眼神。

    虽然从相貌上而言,蓝玉似乎更为年老,可从实际年龄而言,却是赵青更年长一些,蓝玉之所以要保持这种相貌,是因为他在过去的五十年中一直伫立于庙堂之上,既是首辅又是帝师,若是如张雪瑶、慕容萱等人那般保持年轻容颜,不利于维持自身威严,试想百官之首竟是位二十许岁的年轻人,无论是皇帝还是百官,想来都会感觉颇为怪异。

    蓝玉性子没有赵青这般跳脱,犹豫了一下,说道:“事到如今,吕真人已是万万不能再回道门了,若是不嫌,可以与老夫一道去往蜀州。”

    赵青点头道:“蜀州是瑞公经营多年的所在,道门的手还伸不到这里,尽可放心。”

    吕心莲点了点头,说道:“那就叨扰瑞公了。”

    蓝玉笑着摆了摆手道:“吕真人客气了,当年吕真人造访帝都时,曾与拙荆相交,这次若能莅临蜀州,拙荆定是欣喜之至。”

    蓝玉字瑞玉,故而世人多以瑞公称之,正如以文公称呼表字文壁的韩瑄,他出身于大郑三大高阀之一的蓝氏,其先祖蓝沧海曾经与萧氏先祖萧霖同朝为官,及至蓝玉这代,人丁稀少,算是一脉单传,蓝玉师从上代天机阁阁主傅尘,后辅佐萧煜,萧煜的侍女墨书曾经钟情于蓝玉,可惜落花有意流水无情,再加上日后张百岁与墨书结为对食之事,故而朝野之间多有外相和内相因为一名女子而不和的传言流传。

    萧煜第一次南征蜀州的时候,在林寒之前是由蓝玉出任剑阁行营掌印官,直到西北大军由蜀入湖之后,才由林寒接任剑阁行营掌印官的职位。在蓝玉担任剑阁行营掌印官期间,他结识了一名出身于唐家的偏房旁系的豆蔻女子,因为出生在这座锦绣之城,便被父母取了一个锦绣的名字,唤作唐锦绣,也就是今日的蓝夫人。蓝玉之所以与唐圣月的关系极为亲近,除了两人都是师从傅尘的缘故之外,蓝玉这个唐氏女婿的身份也占了极大的分量。说来也是好笑,若是从师承来算,蓝玉是唐圣月的师兄,可如果从亲戚来算,唐圣月却是成了蓝玉的大姨子。

    唐氏本就是蜀州豪族,盘踞蜀州多年,根基雄厚,如今内有唐圣月的白莲教,外有蓝玉这位首辅太师和天机阁的从旁帮衬,实力之雄厚,已经不能称之为地头蛇,应该是地头龙才对,休说是蜀州的三司衙门,就是五大禁军中的蜀州前军,也要看其三分脸色。

    当然,蓝玉下了大力气去扶持蜀州唐氏,唐家自然会投桃报李,赵青说蓝玉经营蜀州多年,绝不是无的放矢,蓝玉在君岛一战之后退回蜀州养伤,也可见一斑。

    蓝玉执政将近一甲子的时光,再加上蓝家和天机阁的本身底蕴,哪怕如今已经辞官告老,其根基深厚,也绝非韩瑄和徐北游这对在西北蛰伏了二十年的父子可以比拟。

    如果吕心莲决心去蜀州,有蓝玉亲自坐镇蜀州,除非是道门掌教真人秋叶亲临,否则没人能动吕心莲分毫,在如今天下大乱之际,一直被说是“天下未乱蜀先乱”的蜀州竟是破天荒地仍旧太平,不得不说蓝玉功不可没,这也是钱牧斋等人要从江州前往蜀州避乱的缘故。

    再说吕心莲这边,其实道门中有一个很有意思的不成文规矩,但凡大真人,只要不是当年青尘的叛教罪过,或是冰尘这般被直接抓住,无论其他什么罪名,只要离开玄都,那么无论是掌教也好,还是主事峰主也罢,都不会不死不休,此举被道门中人戏称为“道不行,乘桴浮于海”,吕心莲作为道门大真人,在没有被慕容萱擒住的情形中下,只要她不主动返回道门,秋叶不能也不会把她如何。

    ……

    祝九阴身死之后,十二都天大阵无以为继,开始缓缓关闭,十二道如同山岳的身影烟消云散,天空中的瘴气也随之消散不见,原本立于九天之上的徐北游开始缓缓下落回地面。

    见到三人之后,徐北游收起诛仙,对三人拱手道谢。

    赵青和蓝玉没有多说什么,毕竟二人都有各自的诉求,赵青是因为先前徐北游提到过的天子气运,虽然萧玄和萧白父子二人已经身死,但是如今萧知南执掌大权,不是皇帝胜似皇帝,这让原本已经心灰意冷的赵青再次生出希望,当然,要想从萧知南那丫头的手中得到天子气运,自然不能让她的夫君徐北游死在这个地方。

    至于蓝玉,先不说他身为前任大齐朝廷首辅的关系,仅仅以目前形势而言,萧瑾若是夺下江南,无论是魏国大军,还是早就蠢蠢欲动的南疆蛮族,两者必然都要进军蜀州,就算蓝玉仅仅是要保住蜀州的基业,也要相帮徐北游这位东南柱石,唯有吕心莲,她的出手最没有道理,也最是吃力不讨好。

    徐北游犹豫了片刻之后,再次道谢,“多谢前辈出手相助。”

    吕心莲将双手笼藏于大袖中,冷淡道:“我不是帮你,我只是还萧煜的人情而已。”

    徐北游轻声道:“不管前辈出自何意,最终结果都是前辈帮了我一个天大的忙,所以谢是一定要谢,刚刚我听到前辈要去蜀州暂住一些时日,蜀地乃是天府之国,自然极好,不过待到日后天下太平,晚辈还是想要邀请前辈去往江都一行,也好让晚辈略尽地主之谊。”

    吕心莲沉默无言。那年那蝉那把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