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一十九章 天机难测空余恨
    此时的祝九阴再想走,已经为时已晚。

    蓝衫老人一挥大袖,那副锦绣山河图随之而动,瞬间延展为近乎千丈之长,围绕着祝九阴结成一个大圆。

    在这千丈长卷上,不再是锦绣山河的景象,倒像是一副由天官仙人亲自执笔所画的锦绣画卷。

    在这幅画卷上有一个个栩栩如生的身影,有骑龙下山的道门老掌教紫尘,有脚踏万剑出海的上官仙尘,有掐指默算天机的大真人青尘,有投鞭断江的大齐开国皇帝萧煜,有高坐帝宫的大齐太宗皇帝萧玄,有腰间佩剑的大齐高宗皇帝萧白,有手持拐杖的玄教大长老刁殷,有盘坐莲台的佛门上代方丈牧观,有手执玉笏立于庙堂慷慨而言的大郑首辅张江陵,有登高临风的儒门魁首王云,有负笈游学的儒门大先生孙世吾,有身背剑匣行走四方的白发老人公孙仲谋,有拈子落棋枰的傅先生傅尘,有负手御剑而行的萧慎,有脚踏祥云的天尘……

    在这幅长卷上足有近百人,是乃百年以来,十八楼境界或是近乎于十八楼境界的当世绝顶之人。

    这些人又有一个共同之处,那就是都已经离世,或是得道飞升天上,或是身死去往九幽,总之已不在这人世之间。

    这些人,有的仍旧为当今世人所熟知,诸如大齐的三代皇帝,徐北游的师父公孙仲谋,以及孙世吾、青尘、萧慎等人,而有的人则已经渐渐变为传说中的人物,比如道门的老掌教紫尘,张百岁的传道授业之师天尘,大剑仙上官仙尘,儒门前任魁首王云等人。

    这件天下间有数的重器之所以曾被叫作“山河图”,是因为其中自成一方洞天,之所以后来又被改名为“天机榜”,就是因为眼前这一幕的缘故了。

    虽然榜上许多人都已经不再是十八楼地仙,或是成为天上神仙,或是干脆身死道消,但在天机榜上,他们还大致保持了当年在人间登上天机榜时的气态,此时一道道虚影依次出现在长卷之上,虽然仅仅是这些上榜之人的幻化虚影,但这个阵仗恐怕已经足以让一般的地仙修士望而却步,堪称是蔚为大观。

    蓝玉轻轻弹指,“阴火。”

    天机榜开始缓缓转动,玄教大长老刁殷的虚影来到正中位置,手中拐杖一顿,有黑炎自虚无中生出,疯狂跳跃燃烧,朝着祝九阴席卷而去。

    祝九阴自恃有十二都天大阵庇护,并不畏惧,头顶上的仙人瘴如流苏垂落,将他护在其中,任凭阴火如何肆虐,不得寸进分毫。而且这位巫教大长老也不甘坐以待毙,挥出一道豪光,长约七寸,有眼有翅,回旋飞出,直落蓝玉头颅。

    蓝玉再弹指,道:“玄冰。”

    天机榜再次转动,刁殷虚影移开,道门主事峰主天尘大真人虚影变为正中,一拂袍袖,有寒冰自虚无中生出,层层叠叠堆砌,转眼之间,在蓝玉面前已经出现了一座巍峨冰山,而这座冰山还在不断增长扩大,任凭这道豪光钩锋锐无匹,不断切割冰层,在下一刻总有新生玄冰补上原有位置。

    “借法之术。”祝九阴的脸色顿时有些难看,如此以往,蓝玉有天机榜这件重器可以借法,他即使有十二都天大阵支撑,也难免消耗不过。

    更何况在旁边还有一个虎视眈眈的赵青。

    也就在这时,蓝玉第三次弹指,“天雷。”

    这一次,是道门老掌教紫尘,既是如今天下第一人秋叶的授业之师,也是在上官仙尘剑道未曾圆满之前,让上官仙尘不得不画地为牢二十年的当年第一人。

    紫尘的身影与其他人物有些不太一样,身形略显模糊不清,依稀可见身着一身紫色掌教道袍,周身紫气疯狂倾泻,在他脚下汇聚成一条长河,然后朝着祝九阴伸手遥遥一拍。

    刹那之间,苍穹如同被炸开一个窟窿,一道紫雷轰然坠落,似是一道紫色瀑布,飞流而下三千尺!

    天雷最是克制阴邪之物。

    祝九阴头顶的滚滚瘴气只是略作抵挡,便被滚滚天雷直接穿透。

    祝九阴趁着这个空隙,勉强挪移身形,但仍旧是被天雷击中半边身体,瞬间焦黑一片。

    这位巫教大长老惊骇欲绝,再也不敢有半分留手,身上血气涌动,整个人化作一道血色长虹,一掠数百丈。

    蓝玉对此早有防备,轻声道:“佛国。”

    紫尘的身形缓缓消散,变为牧观的身影,这位佛门上代方丈双手合十,天地之间顿时响起无数禅唱,继而有一座百丈佛陀金身出现在血虹的去路上,伸开一掌,自成佛国,让血虹有了片刻的凝滞停顿。

    就在这时,等候多时的赵青终于出手,身形骤然掠至血虹之侧,双手相握成拳,高高抡起,狠狠砸在血虹之上。

    无数血光骤然绽放。

    轰然巨响,如洪钟大吕。

    在赵青的全力一砸之下,血虹彻底破碎,祝九阴的身形再次显现出来,他从未如此仓皇失措,就像一条丧家之犬,更令他恐惧的是,即便是像一条丧家之犬,也未能逃出险境,难道甲子苦功,今日要悉数留在这里不成!?

    赵青落回地面,深吸一气,体内血液流淌之声如海潮拍岸。

    下一刻,赵青一脚狠狠踩在地面上,整个人如同离弦之箭疾射而起,刹那之间来到祝九阴面前,一拳直接砸向祝九阴的面门。

    祝九阴被这一拳击退近百丈。

    他原本苍白的脸色骤然变得异常鲜红,七窍中血流如注,血色漆黑,满头白发在空中狂乱飘舞!

    这一刻,祝九阴心中恨意滔天,恨徐北游、很慕容萱、恨李冯古、恨蓝玉、恨赵青。

    恨自己的长生之途已经要近乎断绝。

    瞬息之后,赵青紧随而至,身形速度之快,几乎要在身后带出一道道残影。

    接下来祝九阴完全陷入到被动挨打的地步,没有丝毫还手之力,只见赵青出拳不停,整个人的速度越来越快,到最后只能看到一片残影上下飘忽。

    嘭的一声。

    赵青骤然停下已经让人看不清的身形,而祝九阴整个人则被打飞起来。

    赵青双手成拳,猛然跃起,又是瞬间来到祝九阴的背后。

    大擂鼓式。

    双拳如同两支鼓槌一般狠狠砸在祝九阴的身上,轰然作响。

    祝九阴整个人直接在半空中炸裂开来,变成一团血雾。

    赵青落地之后,面无表情地伸手拭去脸上血迹。

    野心勃勃的巫教大长老就这么死了,死得不能再死。

    想要从独霸南疆变为雄踞蜀州的祝九阴,死不瞑目。

    如果可以后悔,他一定不会见慕容萱等人,而在他死前的最后一刻,心中恨意达到极致。

    他最恨之人不是徐北游,也不是中途插手的吕心莲,甚至不是联手将他置于死地的赵青和蓝玉,而是那个先走一步的慕容夫人慕容萱。那年那蝉那把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