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一十七章 日月同辉祖巫现
    此时,一直未曾说话的祝九阴终于缓缓开口道:“看来我今日真是有福气,不但可以亲自手刃一位剑宗宗主,甚至还能再杀一位道门大真人,你说对吧?慕容夫人。”

    慕容夫人眼神阴沉,却没有反驳,似是已经默认。

    祝九阴仍是将双手交叉于胸前,轻声道:“今日之后,恐怕就再也没有这样的机会了,真是可惜。”

    徐北游深吸一口气,扶着诛仙猛然站直了身体。

    不过却是吕心莲率先出手。

    她伸出一手,一轮皎皎明月从她掌心冉冉升起,天地之间顿时一片银装素白。

    吕心莲五指张开,月辉弥漫,即使此处有祝九阴开启的柱神峰大阵笼罩,也无法掩盖这轮明月的璀璨光华。

    祝九阴以仙人瘴挡住射向自身的皎白月光,然后再一挥袖,仙人瘴直接到朝吕心莲倒卷而去。

    与此同时,慕容萱手中出现一柄傅尘,轻轻一摆,“无量天尊。”

    一朵紫色庆云出现在她头顶,灿若日月星辰,妙不可言,庆云不断变化,幻化亿万灵禽奇兽,凤凰翩然而舞,百鸟朝凤,麒麟摇头摆尾,憨态可掬,神龙现首不见尾,行云布雨,种种瑞祥涌现,玄妙无比。

    传说中,道门的飞升仙人便是头顶庆云涌动,三花迸现,五气盈空。

    慕容萱头顶庆云,望向吕心莲,沉声道:“吕心莲,莫要自误!”

    吕心莲平心静气道:“这句话我同样送给你,慕容萱,你莫要自误,也莫要误道门。”

    慕容萱并不动怒,只是一甩拂尘,拂尘上的银丝骤然暴涨,似有数百丈之长,朝着吕心莲席卷而来。

    银丝交织成片,与滚滚瘴气混杂在一起,层层叠叠,遮天蔽日。

    下一刻,在银丝和瘴气中亮起无数月华,先是一点两点,继而是十几点,上百点,最终是千千万万,就像无数细针穿透布帛,彻底破开银丝和瘴气。

    祝九阴本以为与慕容萱联手,拦下一个吕心莲不过是轻而易举之事,吕心莲就算有什么秘法秘宝又能如何,人力终是有时而穷,哪怕是强如徐北游,在连番苦战之下也终于变为强弩之末,可在这一刻,他却猛然惊觉吕心莲真的不可小觑,而且她也与徐北游不同,她从未想要击败二人,她只是想带着徐北游离开此地而已。

    祝九阴颇为无奈,如果一位道门大真人执意想走,哪怕他和慕容萱的境界要高出许多,也不敢说有十足把握。

    恰如许多修士遇到了强敌,打是肯定打不过,可如果要逃,却未必不能逃掉。

    更让他心生忌惮的是,就算此时的徐北游没有一战之力,但是一剑之力还是绰绰有余,对于一位站在人世巅峰且手持诛仙的剑仙而言,一剑足以杀人,这也就意味着哪怕徐北游要逃,在逃命过程中仍有可能冷不丁地回头一剑,这便让追击的人心生顾忌,难以全力而为。

    站在吕心莲身后的徐北游的视线中,早已不见吕心莲的身影,只见得一轮明月冉冉而升,仿佛要照破苍穹,映照大地。

    身化明月的吕心莲泼洒出无数银色银光,将徐北游也笼罩其中,就要破空而去。

    见此情景,祝九阴不敢再有留手,从袖中取出一块墨玉,忍痛捏碎。

    片刻后,柱神山顶峰上有十二片厚重的云彩升起,在这十二片云彩之后隐约可见十二道巨大虚影,这些身影形态各异,似是人形又有兽貌,或全身披有金鳞,人面虎身,或背生青色羽翼,鸟面人身,或蟒头人身,身有青色鳞片,或兽头人身,身有火红鳞片,或人身蛇尾,身有九臂,或八首人面,虎身十尾,或全身骨刺,状若巨兽,或人面鸟身,背有四张肉翅,或持蛇踏龙,或擒龙挂蛇,林林总总,与传说中的十二祖巫形貌几乎完全吻合。

    在十二道虚影的压迫之下,原本悬于半空的剑宗十二剑哀鸣不止,不得不落回地面,然后又被徐北游收起。

    巫教的护教大阵终于显现峥嵘。

    此阵以柱神峰为根基,仿照当年的祁山祖庭设立十二祖巫殿,其中每殿自成一方小阵,有众多巫教巫师坐镇,十二殿共同构建这座十二都天大阵。

    若是鼎盛时由十二祖巫亲自布下的十二都天大阵,足以与三百六十五星辰周天大阵相媲美,哪怕此时的十二都天大阵残缺不全,也足以让一位十八楼修士望而却步。

    与此同时,慕容萱收起手中拂尘,手中又出现一个转经轮,轻轻一晃,经轮转动之间仿佛有万千僧侣齐声念诵大日真经之声传出,而与此同时,虚空中又有佛光化生,一尊光明大佛在赤红佛光中睁开双眼,脑后有一圈如太阳般的红色功德光环,象征无量之光。

    大日如来之相!

    大日如来是现在佛释迦佛祖的三身之一,此相一成,顶天立地,身形明明可以一眼望尽,却仿佛要充斥整个天地,而脑后的日轮也是变得如巨大无比,似是一轮真正的红日。

    此时的慕容萱浑身笼罩在赤色佛光中,脚下踩踏玄门祥云,虽然面带浅淡笑意,但双眼却平静如湖水,无喜无悲。宽袍大袖,衣袂飘飘,飘然似仙。

    然后她一只手掌平推而出,看似轻描淡写,但身后大日如来法相却也做出同样动作,佛掌遮天蔽日,朝徐北游所在位置当头压下。

    徐北游顾不得身上伤势,身与剑合,化作长虹一掠而过。

    大日如来法相的手掌刚好与徐北游所化长虹擦肩而过,在下方城池中留下一个近百丈的巨大手印痕迹,无数房屋坍塌破碎。

    这一掌几乎将小半个蛮族之城夷为平地。

    慕容萱正要第二掌凌空拍下。

    天空中蓦然出现一轮皎洁明月,与大日如来身后的那轮红日交相辉映。

    日月交辉。

    祝九阴抬头望了一眼天上景象,收回视线,大笑道:“徐北游,受死!”

    天幕上的十二道虚影轰然而动,联手造就出一幕天地异象。

    在徐北游的视线中,只见有一线大潮从天而落,比之潮讯时节的大江大潮还要壮阔数倍,其中滚滚而来的紫黑色瘴气仿佛无穷无尽,铺天盖地,似是要将整个大地吞没。

    与此同时,吕心莲的声音骤然在徐北游的心中响起,“徐北游,我只能为你争取到一剑的时间,一剑而已。”

    徐北游不再去看头顶上日月同辉和一线大潮的壮阔景象,握住诛仙,轻声道:“一剑足矣。”那年那蝉那把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