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一十六章 不负道祖不负卿
    若是按照祝九阴的性子,能够痛下杀手时,绝不会多说半个字,更不会拖泥带水,他今天之所以一反常态,说到底还是因为对手是徐北游,在天机榜上与秋叶和完颜北月相提并论,在江都大败尘叶和慕容玄阴,在大江之畔阵斩数位大真人,刚刚又在他的面前将一位十八楼境界的大地仙生生打死,这样一位绝顶剑仙,谁敢小觑半分?谁又敢保证他会不会隐藏有其他玉石俱焚的手段?

    长生之路处处坎坷,容不得半点轻忽大意,尤其是踏足只剩下一步之遥的地仙十八楼境界之后,更是行百里者半九十,哪怕祝九阴知道这种概率很小,可还是不敢去冒险,他自忖有经营多年的护教大阵,没人能在短时间内来到此地,有恃无恐,故而不断以言语试探,想要确定徐北游是否真的没有还手之力。

    只是祝九阴百密一疏,到头来还是漏算了一人。

    一个在他开启护教大阵之前就已经身在城中的人。

    吕心莲。

    以祝九阴的性情而言,不会轻易与人深交,不过吕心莲是道门的大真人之一,而且在道门中地位颇为超然,祝九阴为此曾经有过一番大致了解,知道吕心莲除了与秋叶、萧煜两人都关系极佳之外,还可以算是天璇峰和丹鼎派的头面人物,在道门中话语分量很重,远远超出在江南避世多年的钟离安宁和因为贺牢山之战而辞去镇魔殿殿主的明尘。正因为如此,祝九阴才会刻意与吕心莲交好,更多还是看重她非同寻常的身份,换成其他一个同境界散修,又岂能让堂堂南疆主人如此折节。

    面对吕心莲,祝九阴没有急着开口,更没有急于出手,之所以如此,一则是因为徐北游此时已经重伤无疑,再者就是因为他心底也有几分顾忌,毕竟到了他们这个境界的修士,哪个没有几种最后压箱底的手段?就像慕容萱,各种秘术层出不穷,简直不要钱一般,不是每个人都是徐北游,凭借一剑便能将这些秘法神通悉数破去,换成祝九阴,他就没这个本事,仅仅是一个无垢之身就要让他头疼许久,吕心莲同为道门之人,难保不会有几种保命手段,不可小觑。

    在祝九阴看来,道门能够屹立天下数百年不是没有道理的,历代道门可能没有举世无敌的天下第一人坐镇,但绝对是地仙修士人数最多的宗门。在道门中有一句流传甚广的戏言,“玄都之上,从不存在废材之说”,一则是说道门内没有庸碌之辈,二则就是说道门术法众多,此路不通还有其他长生大道,甚至是旁门左道,总有一条可以走通的道路,不像其他的宗门,此路不通便绝了长生之途,因此,道门中地仙辈出也就在清理中。

    由此可见,道门修士最难以常理揣度,不说明面上的积善、丹鼎、符篆、经典、占验五大派系,其他的小派系也是数不胜数,既有震摄妖邪精修雷法的天师,也有养尸炼尸的左道,道路相左甚至是完全对立者不乏其数,而修炼了无垢之身后,一切表象皆是内藏,那就再也无从分辨。虽然祝九阴和吕心莲已经相识多年,但吕心莲从未在他面前出手,所以祝九阴有一种近乎于金风未动蝉先觉的直觉,吕心莲敢出现在这里,不会是无的放矢,说不定就给他带了一个巨大的意外惊喜。

    更何况,再有片刻时间,慕容萱便能重新出手,他也没必要在这个时候贸然出手,若是一个不慎而痛失眼前的大好局势,那可就是放虎遗患了。

    祝九阴将目光转向慕容萱。

    慕容萱此时已经恢复大半,向前一步,沉声质问道:“吕心莲,你为何出现在此地?又为何要护住这个剑宗余孽?”

    挡在徐北游身前的吕心莲没有立刻回答慕容萱的问话,而是对自己身后的徐北游说道:“虽然我能救你,但你要信我才行,如果你不信我,那我也爱莫能助。”

    徐北游轻声道:“虽然我不知道你为何要救我,但以我目前的境地而言,已是不需要再去费心设计什么,所以我相信你。”

    吕心莲微微点头,然后将视线转向慕容萱,“慕容慕容,凤入梧桐。这是当年你与秋叶结为道侣时,道门上下所传诵的一句话,当时我以为这不过是一句戏言,不曾想在多年之后竟是一语成谶,道门这棵梧桐树真的成了凤凰的栖息之巢。”

    慕容萱眯起一双丹凤眼眸,“你想说什么?”

    吕心莲平静道:“这些年来,你代秋叶执掌道门大权,虽不能说将道门上下弄得乌烟瘴气,但却处处违背老掌教的本意,尤其是近些年来,你们与魏王等人暗中相互勾结,在天下之间妄启兵端,祸乱苍生,哪里还能与积善二字有一丝一毫的关系。”

    慕容萱眼神幽深,她这些年来为了道门谋划,尽心竭力,若非如此,以她的根骨资质,也不会仅仅只有地仙十七楼的境界修为,可即便如此,道门中仍旧有为数众多之人对她心怀偏见,真实原因各有不同,但在明面上的原因却是大多如此,而吕心莲就是其中代表人物。

    为此,吕心莲离开道门隐居于此,而慕容萱已经懒得辩驳什么。

    各人有各人的执着,注定难以妥协。

    慕容萱瞥了眼李冯古的尸首,言语中有些落寞,“世上懂我之人几何?知我者,异路也。同路者,不知我也。”

    吕心莲冷声道:“这个极西之人知道你?可惜他死了,死在这个地方。萧瑾知道你?可惜他图谋的是整个天下,注定与你不是一路。想来知道你的人,也就只有秋叶而已,你们夫妻二人,亡国还不止,还要亡天下,真是丧心病狂。”

    慕容萱闭口不言,没有半分反驳。

    吕心莲也没想听慕容萱反驳什么,继续说道:“不管怎么说,我终究还是道门中人,所以你请求我的事情,我照做了,如此不负道门。但是当年萧煜同样有恩于我,所以我还要救走他的孙女婿,为他的江山尽上一分力,如此算是不负萧煜。”

    慕容萱微微一愣,怔怔无语。

    吕心莲有一瞬间的恍惚,心中默念,“世上安得双全法,不负道祖不负卿。”那年那蝉那把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