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一十五章 半步之遥似天堑
    天地之间起雷声。

    剑意引共鸣,以天地为大鼓,以手中青锋为鼓槌,天地之间起鼓声,即是雷声!

    不知是否巧合,上官仙尘当年迎战南疆第一剑仙东行先生时就是用了此剑,而这一次徐北游身在南疆,还是用了此剑。

    如今的徐北游比起当时还未走到自身巅峰的上官仙尘,甚至犹有胜之。

    接连两次被徐北游击退的李冯古再次被徐北游一剑撞飞出去,数十栋房屋直接被砸成废墟。

    这位在极西之地大放光彩的圣堂大人物,在这个古老的东方之地,被一位东方年轻人打得狼狈至极,身上所穿着的圣光铠破碎不堪,几乎要被彻底摧毁。

    不过李冯古毕竟是当世绝顶人物,自然不是这般不堪一击。

    下一刻,他轰然起身,身上光明大作,整个人如同一尊天神,将脚下地面踩踏得支离破碎,余波甚至令周围数里之内的地面出现不同程度的坍塌,呼啸的声音汇聚成一声浩大轰鸣。

    近乎回光返照的李冯古再也无法保持儒雅风度,怒吼出一声徐北游听不懂的极西语言。

    不过想来不会是什么好话。

    李冯古狠狠一踩地面,身形轰然前奔。

    徐北游面无表情,单手握住诛仙剑柄,横剑于身前,诛仙发出一声清越剑鸣,斗志昂扬。

    李冯古轰然撞在诛仙上,好像大浪大潮拍击大堤。

    徐北游保持横剑的动作,不动如山,李冯古却是被反震之力向后震退数十丈,双脚在地面上再次划出两道深刻痕迹。

    徐北游再次反手倒持诛仙,一剑前撞。

    苍雷一震五百里。

    徐北游身形瞬间来到李冯古的面前,以诛仙剑首狠狠撞在李冯古的腹部,使后者双脚离地,紧接着又是一撞胸口,将李冯古撞飞出去。

    无形雷声瞬间穿透圣光铠,在他体内来回震荡一千里。

    李冯古落地之后,体内仍是阵阵沉闷雷声连绵不绝,踉跄向后退去,圣光铠上裂纹遍布,乌黑血液从缝隙中不断渗出。

    徐北游得势不饶人,向前踏出一步,一步即是百丈,追上李冯古的身形,又是一撞。

    两人一进一退。

    徐北游一气连续十四撞。

    在此期间,李冯古始终未能落地。

    直到徐北游的最后一撞,由剑十四变为剑十三。

    剑气森寒弥漫,百丈之内如三九。

    这一剑的来势之迅猛,让这一刻的李冯古避无可避,以至于他万般算计,到头来悲哀发现,他只能硬接这一剑。

    李冯古也十分清楚,以他现在的状态硬接下这一剑,八成可能是死路一条,即便祝九阴和慕容萱能将徐北游杀死在此地,他也难保不会被徐北游拉去陪葬。

    可他已经再无其他选择余地。

    下一刻,剑气直接将李冯古彻底吞没。

    待到剑气消散,李冯古重重落地,一身圣光铠彻底破碎,浑身浴血,无一处完好。

    所谓不比诛仙差的圣堂圣物,在这一刻成了个天大的笑话。

    李冯古这一次仍是试图挣扎着起身,不过终是徒劳,只能躺在地上奄奄一息。

    他望着头顶的晦暗天空,视线被额头上不断流下的鲜血模糊。

    原本因为毒瘴大阵开启之后而显得晦暗的天空变成一片血色,李冯古心神黯然,完全没有再与徐北游争锋的想法,原来这看似不远的半步之邀,其实是天堑一般,哪怕三人联手,他仍是无法抗衡徐北游。

    刚才的交手中,他可以知道徐北游的所有意图,也明白徐北游的所有想法,甚至是徐北游的每一剑他都能看得见,可他就是躲不开,更挡不住。

    那个蓝玉将徐北游排名在所谓的三圣之列,原来没有半点夸大吹嘘。

    这一刻,李冯古只想回到极西之地,去做他的枢机大主教领袖,他还有太多的谋划没有施展,他还想着加冕为下任教宗,想要统御整个极西之地,至于那个所谓的东方教区,他此时再无半分多余想法。

    这一切就像一个噩梦,更为可悲的是,这个噩梦还迟迟无法醒来。

    李冯古又是一次竭力起身而以失败告终之后,脸色颓然,这位副教宗以故乡的语言轻声念叨着什么,缓缓闭上双眼。

    如果可以从新来过。

    那么他不会选择来东方,更不会与那位魏王联手,参与到东方帝国的内斗之中。

    直到此时,他才逐渐理解了那句话,人力有时而穷。

    在真正的大势面前,一个人的力量实在是太过渺小了,哪怕这个人是十八楼境界的大地仙,仍是如此。

    也直到这一刻,祝九阴才趁此时机悍然出手,双手狠狠拍在徐北游的后心。

    紫黑色的气息渗入徐北游的体内,复而从体内向外渗出,如此反复不休,使徐北游的气态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萎靡下去,浑身气机飘摇不定。

    天上悬空的十二剑轰然落下,逼退祝九阴,护在徐北游四周。

    祝九阴望着那个已经要拄剑来稳定身形的身影,冷笑道:“一个异域之人,死了也就死了,不过你这位撑起大齐朝东南半壁的国之柱石,如果死在这片你们中原人常说的瘴气横生之地,是不是有些可惜了?”

    徐北游一言不发。

    逍遥地仙不是长生神仙,更不是与天地同寿的不朽天仙。

    徐北游在连番苦战之后,被祝九阴暗算,虽然他早有预料防备,但不管怎么说,他毕竟没有佛门金身或者不漏之身这般体魄,也没有道门的不漏之身,无上剑体擅攻而不擅守,甚至还比不上身披圣光铠的李冯古,硬扛了祝九阴的全力一击,已是毫无疑问的重伤。

    祝九阴继续说道:“还有你那个心心念念的剑宗,我曾听慕容夫人说起过,不过在我看来,只要你死了,那个看似有中兴之象的剑宗根本经不起半点风浪,只要道门伸手轻轻一推,就要分离崩析。”

    他举起双手,雪白的手背上显现出一条条紫黑色的筋脉,如同一条条细蛇不断游动,让人寒毛耸立。

    祝九阴将双手交叉于胸前,缓缓说道:“我在之前就已经说过,蓝玉和赵青在短时间内不会来到此地,除了这两人之外,谁还能救你?”

    徐北游改为双手扶住诛仙的剑柄,七窍中开始缓缓流血。

    一道身着道袍的身影凭空出现在徐北游的面前,瞥了他一眼,轻声问道:“萧煜的孙女婿?”

    徐北游一怔,然后点了点头。

    来人略微沉默之后,缓缓说道:“我能救你。”那年那蝉那把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