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一十三章 三尺破甲如破竹
    既然李冯古托大,徐北游便得势不饶人,又是一剑当空斩下,剑气如瀑布挂当空,李冯古的视线之中只剩下剑气满溢,再无他物。

    李冯古深吸一口气,再不敢凭借身上的圣光铠硬接这一剑,只见他整个人在刹那间大放光芒,身形暴涨,变为一个足有三丈之高的“光人”。

    他伸出双手,将这片剑气长幕从中生生分开。

    下一刻,徐北游一挥大袖。

    一把把三尺长剑在他身前依次悬停。

    颜色各异,剑气各异,剑意各异。

    虽然这十二剑已经被徐北游悉数吸纳剑气神意,不复当年的神异,但是有弊也有利,如今这剑宗十二剑与徐北游共为一体,徐北游心念所至便是飞剑所至,堪称是如臂指使。

    已经化身为光人的李冯古看到这一幕,自然知晓徐北游和剑宗十二剑之间的种种传言,以前他对这等凭借外物的手段颇为不屑,如今却是不敢再有此等心思,郑重凝神以对,只是不知道这十二剑是否还有其他不为人所知的隐秘玄机,据说徐北游曾经不止一次用此十二剑结成剑阵,难道今日还是如此?

    徐北游面容平静,视线扫过身前的十二剑,正如李冯古猜测的那般,他就是要用十二剑对敌。

    剑宗十二剑铸就一位无敌地仙,这是一直流传在剑宗内部的一句话,可从未有人尝试,直到剑宗已是山穷水尽时,公孙仲谋才真正将这个传说付诸于行,于是就有了今日的徐北游,将十二剑的剑气神意纳入己身,铸就十二剑骨,成就无敌地仙。不过也正因为如此,十二剑的剑气不存,远无法与诛仙相提并论,故而徐北游已经很少用十二剑对敌,但是十二剑剑意仍存,此时徐北游御出剑宗十二剑,便是要以剑意对敌。

    只见十二道剑意冲天而起,紧接着徐北游深深吸气之后从口中吐出一口浩大剑气。

    这一口剑气是最为纯粹的剑气,无任何神异,但是分别与十二道剑意相融之后,便有了各自的气象,最后再分别归入十二剑之中,此时的剑宗十二剑一如当年各自的鼎盛之时。

    天岚,以应八方之气,可切玉断金,如削土木。

    却邪,不逢魑魅,有妖魅者见之则伏。

    玄冥,应蟾兔太阴之气,以之指月,太阴为之倒转。

    赤练,杀伐无数,血气盈野,惑人心神。

    白虹,应金乌太阳之气,以之指日,太阳为之倒转。

    五毒,身具五色,以应五毒,奇正难测。

    紫电,携带风雷,疾如闪电。

    青霜,如晚秋寒霜,意气横锁。

    莫名,无常态,无定形,变幻无常。

    黄龙,以应天子之气,堂皇王道,沛然莫御。

    天问,以剑问天地,以剑问己身,不问前路,莫问后身。

    殊归,万般种种,殊途而归。

    此时的剑宗十二剑,不仅是徐北游重新将剑气还给了它们,它们同时也汲取了徐北游踏足巅峰之后独属于自己的剑意。

    虽然李冯古不懂东方的剑意,但是他曾经与一位极西之地的剑圣有过一番深谈,那位剑圣曾经说过一句话让李冯古记忆犹新,他说剑不是死的,剑是有生命的,有生命的剑才是最强的剑。

    所以此时李冯古不以死物去看这十二剑,而是以看待活人的目光去看,于是他看到了很多让他难以理解的景象。

    那是一名名剑士,神态各异,面容各异,装扮各异,岁数各异,或握剑血战,或持剑技击,或以剑分水,或负剑观瀑,或提剑杀人,或持剑屠戮,或横剑静坐,或悬剑望月,或立剑身前,或扛剑高歌,或御剑千里,或携剑横行。

    如果他没猜错的话,这应该是十二剑的历代主人,也就是眼前这位剑宗宗主的历代祖师。

    十二人,十二剑,各有各的风采,哪怕是李冯古,也有一瞬间的失神恍惚。

    下一刻,徐北游双手猛然往下一压。

    李冯古眼前的种种画面骤然破碎,然后迎入他眼帘的是一线剑锋。

    李冯古下意识地摆出一个防御姿态。

    几乎同时,有十二剑落在他的身上,十二道撞击声几乎是汇聚成一声。

    这十二剑看似轻盈,实则却是势大力沉,以至于李冯古的身形瞬间下沉入地下数尺,只剩下上半身露出地面,而他更是强行咽下几乎就要涌出喉咙的鲜血,这才勉强稳住身形不再剧烈颤抖。

    不过李冯古到底是天下间屈指可数的绝顶人物,双手撑住地面,硬顶着剑宗十二剑强行站立而起,虽然十二剑的剑势十分宏大骇人,但他在怒哼一声之后,竟然还是身形向前暴掠而出,浑身气势瞬间攀至顶点,一拳狠狠砸向吐出剑气后便显现出虚弱之态的徐北游。

    面对李冯古几乎是倾力而为的一拳,徐北游没有半点惊慌失措,不退反进,任由李冯古的一拳砸向他的眉心,手中诛仙毫无凝滞地刺向李冯古的心口。

    以攻对攻。

    虽然从整体局势来看,李冯古这方足有三人,若是用一人的性命换得徐北游重伤,或者干脆就是同归于尽的下场,无疑是人多的一方赚了,但从实际情况而言,一个志在执掌圣堂乃至于整个极西之地的李冯古又怎么会甘愿在这种地方与人以命换命。

    他又不是死士。

    所以在这一刹那之间,李冯古还是惜命了,选择转攻为守。身上光芒呈现出一种波光粼粼的景象,整个人仿佛一轮耀日。

    这一刻,整座蛮族之城都被这轮耀日所散发出来的白光所吞没,天地之间只剩下白茫茫一片。

    不过这片白光只是持续了瞬息时间,下一刻,有一线将这道白色光幕从中一分为二。

    三尺破甲,势如破竹。

    白光散去,诛仙刺穿了李冯古的胸甲,剑尖抵在他的心口上,让他动弹不得。

    李冯古显露出本来形貌,身上甲胄已是黯淡无光。

    双手握剑的徐北游猛然向前踏出一步,已是强弩之末的诛仙虽然未能刺穿李冯古的胸膛,但却将他整个击飞出去。

    轰鸣声中,尘土飞扬。

    李冯古的身形穿过整座城池,在地面上生生犁出一条长达数百丈的深沟,最终撞入蛮王宫中。

    那座象征着蛮族之王的蛮王宫轰然坍塌。那年那蝉那把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