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一十章 一道符含沙射影
    “这个天下是萧氏的天下,不是我剑宗的天下,如果交到你们的手中能变得更好,那么我也未必要横加阻拦,毕竟从头到尾,我要做的仅仅只是重振剑宗而已。”

    徐北游的嘴角浮起满是讥讽的笑意,视线从柱神山收回,再度望向慕容萱,平淡道:“可你们在做什么?你们想要天下纷争不休,你们为了一己之私而置天下苍生于不顾,我徐北游不是圣人,可也不做小人,家国兴亡,我又岂能无责?”

    徐北游的视线从慕容萱那张绝美的脸庞上移开,斜斜望向头顶的天空,望着那道被诛仙拖曳出来的长长云径,继续说道:“自始皇帝天下一统之后,天下归于一家便是大势所趋,可你们想要将天下分割开来,西北、东北、江南、江北,再加上一个你刚刚提到的蜀州,使偌大一个天下支离破碎。”

    “若真让你们如愿,一个天下变为五国,五国之间互相攻伐不休,不得不依赖道门,使得道门能够以此而超然于俗世之上,可死于战火或是因此而妻离子散的百姓黎民何辜?”

    “哪怕五国之间不起战火,你别忘了在北边还有一个后建,当年大一统的大楚尚且敌不过后建而亡于后建铁骑的铁蹄之下,一个四分五裂的中原又如何力敌蛰伏多年的后建?如果真有后建南下的那一天,中原衣冠变胡服,先祖圣人,怕是难以瞑目。”

    徐北游收回视线,再次正视慕容萱,“堂堂慕容先生不会不明白这些浅显道理,可你还是如此做了,我差点忘了,慕容氏本就是胡族之一,当年慕容龙城和慕容凤皇所建的大燕与今日的后建又有何异?那么跟你再说这些大话空话,无用也无趣。”

    徐北游伸手在诛仙的剑身上一抹,紫青二色大盛,有一抹猩红血芒掠过,“说到底,你们想要我的性命,我又何尝不是?”

    慕容萱望着这个已经正式出剑的剑宗宗主,却是对蛮王说道:“你带所有人离开这里,这是大长老的意思。”

    被众多蛮族战士簇拥在中间的蛮王略有犹豫,没有过多坚持,带着自己的人向后徐徐退去。

    手持诛仙的徐北游无动于衷,任由他带人离开此地,迟迟没有出手的慕容萱似乎要等待整座城池都变为一座空城,好整以暇地解释道:“祝九阴不想伤及自己的族人,你也不想伤及无辜,我们道门同样有好生之德,所以就等上一等。”

    徐北游没有出手也没有说话,安静地等待所有的蛮族离开此地。

    慕容萱也不再说话,任由眼前的道门大敌开始默默积蓄气机,一双狭长的丹凤眸子微微眯起,思绪略微飘散。

    她想起了年轻时候的公孙仲谋,也是这般气态,让人谈不上讨厌或者喜欢,因人而异,不过对她而言,多半是不喜欢的,无论好事还是坏事,同样的自以为是,哪怕是已经历经众多风霜的晚年公孙仲谋,在骨子里还是保持了这种自以为是,在龙城时不听她的劝告,一意孤行,终是去了碧游岛,也死在了那里。

    那么他的弟子会不会死在南疆?

    大概小半个时辰之后,在蛮王的号令和强制驱赶之下,所有蛮族全部退出了这座位于十万大山深处的蛮族之城,整座城内只剩下徐北游、慕容萱、李冯古三人。

    徐北游举起手中的诛仙,瞬间剑气如龙。

    与此同时,慕容萱伸出手指开始在面前画符,李冯古手中权杖的杖端上,瞬间升腾起一股白色光焰。

    面对徐北游这种几近于人间无敌的十八楼大地仙,哪怕他们此时占据了人数优势,哪怕徐北游此时并非巅峰之态,慕容萱等人仍然不会生出半分小觑轻视之心。

    徐北游的身形率先而动,一剑向前递出,没有想象中的天崩地裂的浩大气势,但也没有轻描淡写到让人误以为是寻常一剑的地步,给人的感觉就是中规中矩,而且试探意味颇多,所以这一剑被李冯古以手中权杖挡下,让慕容萱得以将手中符篆完成并向前推出。

    这道符篆乃是符篆派中足以与山河符相提并论的射影符,只见此符飞出之后瞬间一分为二,如同子母之符,母符仍旧是留在了慕容萱的手中,子符却是飘飘摇摇落到徐北游的身上,瞬间消失不见。

    慕容萱微微一笑,身形开始向后飘退,同时伸出手指在母符上轻轻一点。

    突然,徐北游的胸口如遭重击,出现一个明显的向内凹陷弧度,身形止不住地向后倒退出去,后背直接撞破了这座蛮族之城的城墙,整个人退到了城外。

    徐北游咽下一口血,强自压下体内的纷乱气机,算是吃了个不大不小的闷亏。徐北游不得不承认,他还是有些小觑了这位慕容夫人,让他没想到的是,慕容萱竟然还藏了一手秘术,如果他没猜错的话,这应该是道门中的射影之术。

    所谓射影之术,乃是厌胜之术的一支,正所谓含沙射影,传说上古时有一种名为蜮的水中异兽,可以藏身于水中含沙喷射人的影子,若被射中,便要生出恶疮,道门以此衍生出一种秘术,便是射影之术,将他人精气神摄于死物之上,毁物即是毁人,由此衍生出许多旁门左道之术,最为有名的就是历代宫廷中屡禁不绝的巫蛊之事,以对头的头发指甲为媒介制成人偶,可使对头行为失措,一病不起,甚至是直接丢掉性命。

    此时慕容萱所用的射影符,便是以子符将徐北游与她手中的母符相连,她敲击母符,实则就是越过气机和体魄直接敲击在徐北游的心口上。

    防不胜防。

    许多不通术法的赳赳武夫纵使战力无敌,但是面对这等鬼蜮手段,仍是不免阴沟里翻船,毕竟不是每个武夫都是圆满无暇的巅峰武圣,更不会有传国玺这等重器护体。过去数千年中,道门能够屹立不倒,而武夫除了寥寥几人之外始终不成气候,也不是没有道理的。

    不过好在,徐北游并非是不通术法的纯粹武夫,他出自剑宗一脉,本就是道祖三大传承之一的上清派,否则他也不会立刻认出这就是厌胜射影之术。

    再有就是,想要依靠此法暗算徐北游,必须是地仙十七楼境界以上的修士出手才行,哪怕是地仙十六楼境界也十分勉强,至于境界更低之人,先不说能否摄到徐北游的精气神,就算侥幸成功,其攻击手段对于徐北游的无上剑体而言,还是不痛不痒。

    不过话又说回来,虽然慕容萱依靠此法可以攻其不备,但如果想要凭借此法一而再再而三地建功,那就是痴人说梦了。那年那蝉那把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