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零九章 请剑后一剑横行
    此时正在城中的徐北游突然一抬手,蓝梨花瞬间感觉眼前一片光影闪过,整个人飘飘乎无处着力,待到她回过神来,发现自己已经身在一座山峰之上,周围是郁郁葱葱的树木,而那座蛮王居住的城池则在自己的脚下。

    此时的城内,徐北游不再遮掩自己的相貌,乌发重新变为雪白,身上的蛮族服饰自行脱下,露出原本的一袭白袍。

    之所以如此,是因为徐北游感受到了一股没有丝毫遮掩的气息,既然她敢在这里光明正大地出现在这里,那么多半是局势已定,否则以她的性情,绝不会贸然行事。

    徐北游缓缓收回手掌,望去身前不远处。

    下一刻,一袭曼妙身影凭空出现在徐北游的面前,白衣绣墨梅,正是提前一步见到了祝九阴的道门掌教夫人。

    慕容萱出现在徐北游面前之后,没有急着出手,淡笑道:“徐北游,你千方百计想要甩脱我们,无非是想要提早见到祝九阴,好让这位巫教大长老能站在你这边,最不济也要两不相帮,可惜你手中的筹码太少,就算你能提前见到祝九阴,也未必能说动他,更何况你至今也没见到他。”

    徐北游的面容还算平静,但是心情有些凝重,明明是他先行一步,结果却是落在了慕容萱的后面,那就只有一个可能,慕容萱在此地早有后手布置,不过这也在情理之中,道门家大业大,甚至能与坐拥天下的大齐相提并论,自然不像死中求活的剑宗那般窘迫,有足够的人力物力在这些边角之地落下闲子。虽然徐北游不惧一个重伤在身的祝九阴,但如果祝九阴真的倒向了道门这边,那么慕容萱、李冯古和祝九阴三人联手,足以对徐北游形成围杀之势,对于本就在南疆孤立无援的徐北游来说,无疑是雪上加霜。

    徐北游问道:“按照道理而言,南疆蛮族和巫教应该是作壁上观,即便要介入剑宗和道门之争,也该摇摆观望一段时间才是。”

    慕容萱微笑道:“你想要说服祝九阴,无非是封官许愿,有八成可能是在南中七府上做些文章,我说得可对?”

    “不过我给祝九阴的许诺更大。”不等徐北游回话,慕容萱已经伸出一根手指,继续说道:“一个蜀州,我承诺南疆蛮族会是将来的蜀州之主,而且还承诺道门会帮巫教返回祁山祖庭,将祁山重新收入囊中,最后我还给出一个关于祝九阴个人的承诺,帮他恢复伤势,不留隐患,要知道巫教做不到的事情,不意味着道门做不到,其实对于道门而言,不过是一枚金丹而已,真不算什么难事。”

    徐北游点了点头,却没有说话。

    然后在慕容萱的身旁又出现了一袭白袍,正是李冯古,手中握着白金法杖,水晶中的白光如同炽热白焰不断跳跃,脸上神情虽然淡漠,但是那种如临大敌的沉重气态,还是显露无遗。

    这位极西之地的圣堂大人物之所以如此郑重其事地慎重以待,是因为徐北游至今还未真正出过一剑。

    所谓剑修,手中真正有无一剑,其差距真的很大,尤其是一把能有极大助力的一剑,先前徐北游手握天岚,仅仅是不算累赘而已,徐北游的真正巅峰战力还是在他手握诛仙的时候,手中有无诛仙的徐北游,天差地别。

    当初徐北游能连斩数位镇魔殿大执事,正是因为手握诛仙之利,所向披靡。

    先前徐北游一直没有动用诛仙,是因为他犹有余力,进退自如,可一旦真正到了生死存亡,他必然会请出诛仙,在玲珑塔不出的当下,谁又能承受诛仙之利?

    徐北游伸出手掌,好像虚握了一把无形之剑,轻声开口道:“我在来南疆之前,冰尘曾经劝过我,不要妄用诛仙,因为此剑杀人亦伤己,每用一次都会折损自身寿元,若是能不用便尽量不用,我不惧死却也恋生,自然是从善如流,不过现在到了这个地步,怕是不用不行了。”

    慕容萱衣裙上的墨梅开始不断变化,似是要离衣而去。

    与此同时,李冯古也将手中权杖不轻不重地往地上一顿,整座蛮族之城开始闻风而动,无数蛮族兵士从四面八方向此地涌来,密密麻麻,一眼看不到尽头。

    徐北游直接了当问道:“祝九阴何在?”

    没人回答他的问话。

    在黑压压一大片蛮族士兵簇拥下的蛮王来到徐北游身后不远处,冷冷道:“中原人,你们几十年来在南中七府杀了我们多少人?现在才来求和,晚了。”

    徐北游根本没有回头去看这位满腔仇恨的蛮族之王,只是轻轻说了两个字,“请剑。”

    以徐北游现在的修为而言,天下之间的万千剑器皆可呼之即来挥之即去,唯有天下攻伐第一的诛仙才要让徐北游用一个“请”字。

    数千里之外的江都城中,青锋坊,剑气凌空堂。

    正堂中的诸位祖师画像下,立着一方剑匣。

    忽然之间,剑匣开始颤动不休,其中有剑鸣阵阵,一位负责值守的剑宗弟子吓得面无人色,不敢自作主张,赶忙去禀告情况,今天刚好在剑气凌空堂中的吴虞快步来到此地,见此情景之后,心底笼上一层阴霾,不过脸上却是不显,略微思量之后,伸手覆在剑匣上,轻声道:“请剑?”

    剑匣是死物,自然没有回应,只是其颤抖幅度越来越大,而其中的剑鸣之声也越来越震慑人心。

    下一刻,剑匣大开,紫青二色的剑气直冲云霄,激起一片云卷云舒的天地异象,紧接着一道长虹西去数千里。

    这一剑速度之快,堪称是惊世骇俗,以至于肉眼都难以看清,在转瞬之间横跨过数州之地,飞越过十万莽莽大山,直奔位于莽荒深处的这座城池。

    在慕容萱和李冯古的视线中,一道长虹破空而至,在其后生出一道由冷凝云气而成的白痕,横贯整个天际。

    在徐北游握住诛仙之后,满城剑气。

    徐北游轻声道:“持三尺青锋……”

    他嘴角浮起一抹笑意,视线略微偏转向那座柱神山,“当横行天下。”那年那蝉那把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