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零八章 柱神山上许承诺
    这座蛮族的王城不大,更谈不上坚固,可是深藏于十万大山的深处,山高林密,瘴气浓重,完全不用害怕敌人来攻,所以这些城墙更多是象征意义,虽然有门禁护卫,但也谈不上严密二字,轻松入城之后,男子不着痕迹地四下打量着,轻声问道:“这就是你们的王城?看上去倒是比外面的寨子更像中原的城池。”

    女子笑了笑,不过笑容勉强,“这座城是由大王亲自主持修建,他早年时候曾经生活在南中七府,对于中原人……很熟悉。”

    也不知女子有意还是无意,“很熟悉”这三个字被咬得格外重。

    徐北游嗯了一声,说道:“我知道那位蛮王,凤凰夫人的儿子,当年差一点就死在草原王林寒的手中,按照道理而言,他应该去恨林寒才对,怎么偏偏跟中原朝廷不死不休?”

    蓝梨花无言以对。

    徐北游不再说话,闭上眼睛,开始仔细感受这座城中的诸般气息。

    先前他与慕容萱和李冯古交手,始终没有动用诛仙,虽然占据了上风,但是自身气机损失颇大,也未必能将两人如何,毕竟击败和杀死是两种完全不同的概念,徐北游想要杀掉各种秘法层出不穷的两人,很难,而江南的局势却是不容丝毫拖延,所以他决定先去巫教祖庭,面见祝九阴,将南疆之事敲定,然后再去好整以暇地对付两人。

    徐北游以神念扫过这座蛮族之城,并未发现祝九阴的身影,只有一名初入地仙境界的巫教修士和一名相当于人仙巅峰的蛮族战士,不过那座位于城后的柱神峰上却是有数道强大气息,只是其中布有阵法禁制,可以阻隔徐北游的神念探查,使他难以感知具体的人数和境界高低。

    不过徐北游几乎可以肯定,那位巫教的大长老就在这座柱神山上。

    跟随在徐北游身旁的蓝梨花忽然问道:“你们剑宗……有没有在这里布置人手?”

    徐北游睁开眼睛,回答道:“剑宗不是道门,自家的中盘大龙尚且难以顾忌,哪有这么多功夫在这些边角之地落闲子。”

    蓝梨花兴许不忿于徐北游话语中“边角之地”的贬低,忍不住反驳道:“你师父不是号称天下无人不识君的公孙仲谋吗?东行先生不也是你们剑宗的人吗?”

    “你知道的还不少。”徐北游看了她一眼,说道:“可是据我所知,东行先生并非是所谓的‘生蛮’,而是你这样的‘熟蛮’,并且长年游离于蛮族之外,又不属于巫教之人,想要在巫教的核心之地安插人手,几乎是不可能之事。毕竟道门和大齐朝廷都没做到的事情,剑宗也很难做到,比起这些事情,剑宗更为擅长杀人。”

    蓝梨花正要开口说话,徐北游说道:“你该走了,接下来我会去见那位巫教大长老,如果谈不拢,恐怕要牵连到你。”

    蓝梨花摇头道:“如果大长老势要彻查,我很难躲过去。”

    徐北游平静道:“如今身在南疆,我唯有尽力而为,至于能否成事,还要尽人事而听天命,如果真的牵连到你,那么我只能提前道歉一声。”

    ……

    柱神山上,在蛮王带领下,慕容萱和李冯古渐渐靠近了那座位于山腰位置的偏殿,在来到殿门前的时候,殿内传出一个苍老声音,“请贵客入殿。”

    与此同时,石殿的大门缓缓开启,蛮王停下脚步,对身后的两人做了个“请”的动作,“两位请进,大长老已经在里面等候多时了。”

    慕容萱微微一笑,点头示意之后步入殿内。

    此时的石殿内已经不复先前的昏暗,亮起一盏盏灯火,一袭黑袍的老人正站在石殿深处,白发随意披散下来,使得小半面庞轮廓藏于其后,眼神阴鸷冰冷,不过没有明显敌意。

    毕竟此时在他眼前的两人不是寻常人等,完全可以视为两位十八楼境界的大地仙,哪怕他有柱神山的地利之便,也没有任何把握能够胜过两人,更何况此时的他也远非巅峰,即使魏禁已经死了,可魏禁留给他的伤势还远未痊愈。

    当然,此时的他面对那位年轻剑仙,也没有什么把握,所以他的本意还是想要作壁上观,只是慕容萱请动了吕心莲出面,他不好再装聋作哑,总要给出个说法。再者说,如果因为此事交恶于势大的道门,未免得不偿失,反倒是那位剑宗宗主,与大齐朝廷关系极深,而南疆蛮族又与大齐朝廷势不两立,如果非要亲身入局不可,那么他会选择道门这边。

    祝九阴缓缓开口道:“此地是我闭关清修之地,没有桌椅之物,慢待之处,还望两位见谅。”

    慕容萱微笑道:“无妨,我们是坐是立都是无关紧要之事,关键在于大长老是否同意我的提议。”

    祝九阴定定地望了这位道门掌教夫人一眼,说道:“慕容夫人请讲。”

    慕容萱点头道:“那我就直说了,想必大长老应该有所听闻,如今天下战起,魏王、草原汗王、东北牧王三位藩王共同起兵反齐,大齐朝廷已经是风雨飘摇,此乃大势所趋,只是有人不识大势,妄图逆势而为,我此行便是因为此人而来。”

    祝九阴面无表情,默不作声。

    慕容萱继续说道:“此人也不是旁人,正是剑宗公孙仲谋的弟子徐北游,如今已经是新任剑宗宗主,更被天机榜评为三圣之列,他此番来到南疆,想要与大长老摒弃前嫌,使南疆蛮族不再侵扰蜀州,好让蜀州大军得以驰援江南。”

    祝九阴沉沉一笑,“侵扰蜀州?南中七府本就是我族世世代代的生养之地,是你们中原人夺走了南中七府,我们只是要把自己丢掉的东西拿回来,却被你们说成是侵扰。”

    慕容萱没有否认反驳,顺水推舟说道:“既然大长老已经如此说了,那我就代表道门许诺一次,只要大长老能够保证蜀州大军无暇出蜀,那么南中七府就交还给南疆蛮族。”

    祝九阴眯起眼,似乎是要隐藏眼中的阴鸷,又似乎是要看穿慕容萱心中所想,缓缓道:“慕容夫人此言算数?”

    “当然算数。”慕容萱淡然道:“不妨实言相告,我们道门本就不想再有第二个一统天下的大齐朝廷,必然要有人牵制魏王,使其不能彻底坐大,大长老的南疆无疑是最佳选择。”

    祝九阴没有言语。

    慕容萱突然笑了,“但是,在此之前,还要请大长老与我们联手,将那位大齐帝婿留在南疆才行,如果此番功成,别说区区南中七府,就是整个蜀州都交给大长老也无不可。”

    祝九阴死死盯着面带笑意慕容萱阴许久,然后点了点头。那年那蝉那把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