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零七章 山上有殿内有蛇
    在柱神山的半山腰位置,有一座依山势而建的石殿,其中光线幽暗,只有一灯如豆。

    在石殿的最深处有一张与整座石殿连为一体的石床,上头半卧着一位风烛残年的老人,老人不知年纪几许,一头乱糟糟的白发随意披散下来,藏在白发后的眼眶深陷,眼神浑浊且幽深,身上披着各色的兽皮,给人感觉就像一条蛰伏于阴暗中的老蛇,让人感到背后脊梁阵阵发冷。

    当那些外乡人在南疆大打出手的时候,他就已经感知到了,就像蛰伏的老蛇抬起了头颅,不断吐出蛇信,只待一个合适的时机便要出去见见久违的太阳。

    他本身的修为放在天机榜中,其实不吓人,大致相当于道门的地仙十七楼境界而已,不过与身在大军中的魏禁相似,他只要身在南疆,便是坐拥地利之便,战力相当于一位地仙十八楼境界的武夫,更甚于寻常的地仙十八楼修士。

    早在梨花寨乱起时,他便开始思量局势,不过这时候的他还是颇有闲情逸致,可进可退。不过当那一男一女来到柱神山下的蛮王宫中,另外一位剑修也直奔此地而来的时候,他便再没有半分轻松之态,知道自己多半不能隔岸观火了。

    老人面容枯槁,似是刚刚大病一场,手指轻轻敲击身下石床,石殿中再无他人,所以只能喃喃自语道:“按照道理而言,道门和剑宗相斗,无论如何也不该席卷到我巫教的头上才对,就算是殃及池鱼,也该是那些身在中原的宗门首先遭殃,没有第一个就牵扯到南疆的道理。”

    老人的脸上破天荒地露出几分愁容,有着极长指甲的手指仍旧在敲击着身下的石床,“难道有人在幕后暗中谋划,想要祸水东引?天底下有这个手腕和心机的人,蓝玉算一个,可惜已经不在其位,萧煜和秋叶各算一个,只是这两人志在天下大势,不会用这些诡道邪道,而且萧煜也已经不在人世,秋叶又是重伤闭关,不会是他们两人。此时慕容萱已经亲身下场,不像是幕后之人,再有一个就是萧瑾,不过他不去谋划他的江南和天下,来谋划一个比蜀州还要偏居一地的南疆?都说蜀州出不了一统天下的帝王,那南疆就更不可能了,没有这个道理,更说不通这个道理。不会的……不会的……”

    “既然不是慕容萱,也不是萧瑾,难道真的只是适逢其会?天下有巧合不假,可在这个时候,又如此巧合,实在是说不过去,巧合太巧,也就不是巧合了……对,不会是巧合,不是巧合……”

    “道门的掌教夫人慕容萱,藏在道门掌教秋叶身后这么多年,在秋叶重伤之后,你终于不得不走到台前来,孤身一人支撑起道门大局,可是没了替你坐镇大局的秋叶,你一个孤弱女子,空有智谋而无足够威望,注定支扶不住道门这根擎天巨柱。”

    “来自极西之地的异域人,气息古怪,境界修为比慕容萱还高,差不多可以算是地仙十八楼的境界,不管是放在什么地方,都是举足轻重的大人物,想来这也就是慕容萱的依仗了,的确不容小觑。”

    老人以手指敲击石床的动作猛然一停,锐利如剑的长长指甲几乎在石床上敲击出一个浅坑。

    “再有就是……这位剑宗宗主了。不得不说后生可畏啊,不过及冠年纪,就已经是地仙十八楼的境界,而且战力几乎已是十八楼的巅峰,更甚于当年的魏禁,真是一条好大的过江强龙啊,若是放任不管,说不定真会将南疆闹一个天翻地覆,不可不防,不可不防……”

    老人的声音渐渐低了下去。

    片刻的沉寂之后,一豆灯火骤然熄灭,老人猛地从石床上起身,抖落身上披着的层层兽皮,身上气机狂乱骇人,满头白发随之肆意飞舞。

    他的双眼中透出猩红的光芒,就像那条老蛇终于出洞,开始行于层层密林之中,要巡视这座本就属于自己的领地。

    这里是南疆。

    他是南疆的主人,被万千蛮族奉若神明的巫教大长老,祝九阴。

    柱神山上惊起一片鸦雀,飞上天空,啼鸣不止。

    山下的蛮王宫中,两名被毁去双目的蛮族士兵已经被带了下去,一名身着道袍的女子和一名身着蛮族服饰的老人走进殿中。

    道袍女子就是慕容萱口中所说的吕心莲。

    按照年纪而论,她要比慕容萱稍小一些,她的生身父母都是无尘的亲传弟子,在父母因故双双离世之后,由无尘亲自教养。虽然无尘是她的师祖,但在无尘的晚年时候,都是由吕心莲在身边服侍,算是最后的关门弟子,所以她也是叶字辈之人。

    因为无尘早年时曾与萧煜有过传道授业之恩,所以吕心莲和萧煜算是同出一脉,两人关系较为亲厚,不过在萧煜遁世不出,萧玄登基掌权,以至于道门和朝廷关系急转直下之后,吕心莲便与大齐朝廷再无往来,甚至最后生出了避世之心,离开道门前往南疆。

    至于吕心莲身旁的老人,自然就是本地的主人,蛮族的蛮王。

    当年蛮族的蛮王新丧,由蛮王遗孀凤凰夫人执掌蛮族大权,也正是由凤凰夫人和唐圣月的伯父唐雄联手,一起发动了那场蜀州叛乱,最终引来了林寒的铁血镇压。

    而本代蛮王,便是上代蛮王与凤凰夫人的唯一儿子,当年的他还是个孩童,如今则已经是步入迟暮的花甲老人。

    吕心莲走到慕容萱的面前,面无表情道:“这位就是蛮王。”

    慕容萱微笑道:“有劳了。”

    吕心莲只是点点头,然后径直转身离去。

    在殿内只剩下三人之后,慕容萱望向这位与中原有着深仇大恨的老人,开门见山道:“我想见大长老祝九阴。”

    有些出乎慕容萱的意料之外,这位蛮王竟是直接点头同意道:“可以。”

    然后他侧身做了个请的动作,“二位贵客,请随我来。”

    慕容萱没有丝毫犹豫,直接迈步前行,李冯古自然紧跟其后,三人离开蛮王宫,往那座被无数蛮族视作圣地的柱神山而去。

    与此同时,一对蛮族打扮的年轻男女穿过略显简陋的城门,走进了这座藏于十万大山深处的蛮族之城。那年那蝉那把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