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零六章 山下有城中有王
    都说十万大山,绵延千余里,其中的主峰名为柱神峰,是为巫教总坛所在,在其周围又有最大的蛮族部落,围山而建,已经不能称之为寨子,几乎可以称之为城,有城墙城门,有青石街道,甚至还有一座效仿中原设立的官衙。

    整个蛮族最为精锐的战士、法力深厚的巫师、还有绝大部分蛮族贵族和地位最高的蛮王,都在这座城中,在距离柱神峰最近的地方,是蛮王的宫殿,虽然比不了中原皇宫那般金碧辉煌,但是不同于中原的粗犷之气,倒也别有一番风格。

    此时这座异族的宫殿中,有一男一女并肩走入,脚步声在寂静的宫殿中显得格外清晰入耳。

    其中男子一身白袍,金发碧眼,貌如妖魔,在他身旁的女子则要正常许多,典型的中原美人,而且还是绝顶美人,就连守在殿门外的两名蛮族战士也忍不住朝女子望去,然后下意识地咽了下口水,自惭形秽的同时又不自觉地生出几分猥亵之念,结果发现那名绝美女子冷冷地望过来,两人微微一怔,正要收回视线,却为时已晚,他们眼前骤然出现一片难以直视的白亮之光,他们的双眼瞬间被炽热的白光蒸发,变成袅袅青烟,他们的眼窝则变成黑幽幽的两个黑洞,格外渗人。

    两名蛮族士兵对此却毫无所觉,不曾惨叫,只是奇怪为何眼前忽然由白变黑。

    那名满头金发的男子见此一幕之后,没有说什么,甚至还有些感同身受。他在圣堂的地位与这位慕容夫人在道门的地位相差不多,道门又是被称作东方圣堂,设身处地,如果是他几次付出极大代价布局绞杀那些异教徒而以失败告终,那么他也不会心态平静,这位慕容夫人主持江南局势,原本是稳赢必胜之局,结果横空出世一个徐北游,接连几战之后,道门在江南的高手几乎折损大半,关键还未建功半分,那座相当于圣堂裁判所的镇魔殿更是支离破碎,已经不成建制,这位慕容夫人再怎么修身养性,也难免心态失衡。

    不过对于李冯古这个局外人来说,这些也还是小事,真正让李冯古感到好奇的,是慕容萱的惊人天赋,不过是看他出手两次,就能以道门术法模仿出几分圣光威能,虽然仅仅只是形似,但如果放到极西之地,也足以让那些老顽固们大呼窃取神之威能了。而且依照他对这个女人的了解,她绝不是无的放矢之人,她有意在自己面前露了一手,难道是想要敲打自己?

    李冯古嘴角绽起一抹笑意,轻声道:“慕容夫人,好手段。”

    慕容萱似乎意识到了自己的些许失态,自嘲一笑,恢复平静道:“主教阁下,徐北游要解开江南困局,必然要从南疆着手,他不会离开南疆,必然会来到这里,我们只要在这里守株待兔,必然可以抓到这位剑宗宗主。”

    李冯古笑道:“我不怀疑夫人的判断,我也相信徐北游会来到此地,可这位剑宗宗主在某种程度上也是代表了大齐朝廷,他不是孤身一人,据我所知,大齐的前任首辅和一位绝顶武夫,此时就在蜀州境内。”

    慕容萱点点头,没有否认李冯古的说法,直言道:“正如阁下所言,蓝玉和赵青此时都在蜀州境内,而蜀州距离南疆又是咫尺之邀,我不会没有防备,按照我在蜀州留下的暗子回报,此时赵青已经去面见蓝玉,如果此二人决定驰援徐北游,最快也要数个时辰的时间,而这些时间已经足够我们该做的事情。”

    李冯古对此不置可否,只是举目望向面前不远处的一座巨大雕像,这尊雕像身着蛮族男子的传统服饰,头插羽毛,袒胸露腹,手持一把巨斧,传闻这座雕像是蛮族的祖先,也是第一代蛮王,曾经率领蛮族鼎盛一时,也曾逐鹿天下,只是最后败于中原人的始祖,不得不退居南疆一隅之地。

    慕容萱也没想着听到李冯古的回应,她对此人并无明确好恶之感,虽然两人都是同一类人,但是因为各自根本所求相差颇大的缘故,并非是同路人,如今不过是因利而聚,利去则散。在她的印象中,李冯古此人除了和自己如出一辙的博学之外,也是一个心思缜密的城府之人,平心而论,除了萧瑾、完颜北月这等不讲道理的谪仙人之外,她和李冯古这类人才是真正的天之骄子,天下的大势也本应由他们来主导。

    其实李冯古也有相差不多的观感,当他来到东方后,有两个人让他最为印象深刻,并非是那位道门的掌教,也不是大齐的皇帝陛下,而是那位仿佛看穿了世间所有迷雾的魏王殿下,以及如今正站在他身边的这位慕容夫人。

    当他第一次见到这位风华绝代的绝美女子时,已经寂然多年的心房竟是猛烈收缩了一下,让他不由回想起了很多年之前的青年时代,那种热情洋溢的和活力充斥的感觉,让他尤为怀念和感慨,时间让他成熟,也带走了他的青春,他甚至有些分辨不清,自己到底是喜欢眼前的女子,还是喜欢这种年轻的感觉,但是有一点他可以确定,如果他能像那位剑宗宗主这般年轻,那么他一定会不择手段地追求这位美丽的女子。

    不过可惜啊,他虽然看上去还是年轻依旧,可内里那颗心脏,早已经衰朽不堪,正如他身边的这名女子,都是金玉其外败絮其中了。

    慕容萱大概不清楚自己曾经让这位极西之地的大人物略有心神失守,自顾说道:“我之所以说祝九阴是我们的人和,是因为在南疆有我们道门的人,按照辈分来算,她与我是同辈人,算是秋叶的师妹,师从败于上官仙尘剑下的大真人无尘。当年的道门七子中,与老掌教关系最为亲近的就是无尘师叔,所以两脉弟子之间也颇为亲厚。三十年前,她离开道门,来到南疆避世清修,与蛮王和祝九阴都有交情,若由她出面牵线搭桥,我有八成把握说服祝九阴。”

    如今也算是熟知道门大概过往的李冯古不由好奇问道:“她是谁?”

    慕容萱轻声道:“吕心莲。”那年那蝉那把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