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零五章 林中有山上有人
    徐北游斩断这些光之荆棘之后,身形前掠。

    李冯古显然没有料到徐北游能如此之快地挣脱开重重束缚,不得不向后退出一步,但还是被这一剑正中胸口,整个人如同一座大钟,被鼓槌狠狠撞击,轰然作响。

    李冯古整个人身形剧烈摇晃的同时,俊美无暇的面容上竟是出现出丝丝裂痕,如同一道道黑色的细线交织遍布其上。

    他稳住身形之后,抬手摸了摸自己的脸庞,面无表情,望向这个在短短数年时间中便已经在东方声名鹊起的年轻人,这位在西方被誉为下任教宗的枢机主教没有太多情绪,既没有懊恼,更没有因为落入下风而感到丝毫的恼羞成怒。

    这也就是三教常常说的修身养气的功夫了。

    此番交手,他和慕容萱两人联手对战徐北游,他们两人一个自极西之地而来,身怀东方人从未见过的圣堂手段,另一个是精通佛道两家的慕容夫人,秘法神通层出不穷,许多寻常地仙修士的压箱底保命手段也能信手拈来,道门的太极金桥、太阴月镜、乾坤袖、仙人宝树、青莲剑气、山河符、无垢之身,佛门的步步生莲、掌中佛国、金身法相、佛音狮吼、大慈雷音……无一不是慕容萱精通的,可反观徐北游,来来去去就是一剑,一剑生剑气,除此之外再无其他,可就是这一剑,让他们两人的诸多手段皆是无功而返,让他不由想起自己以前曾经听到的一个笑话,招不在新,管用就行。

    如今的徐北游,的确是不在乎如何剑式玄妙,一剑足矣。

    一击得手之后,徐北游身形再度消失在此处,化作长虹远遁而去。

    慕容萱没有急着去追,而是转头看了眼身旁不远处的李冯古,问道:“阁下情况如何?”

    李冯古脸上的裂痕缓缓消失,重新变回原本完美无瑕的面容,他伸手按住胸口上刚刚被“撞”了一剑的部位,然后摇了摇头道:“有劳夫人关心,我无甚大碍,可以继续。”

    “那好。”慕容萱点了点头,望向前方瘴气更加深重的莽莽密林,说道:“再往前走就是南疆巫教的地盘了,祝九阴也在那里。祝九阴此人不可小觑,当初魏禁亲率大军征伐南疆,身在大军中的魏禁,有万千血气加诸于身,身佩大将军印,又有一分天子气运在身,再加上他本身就是绝顶武夫,正处于巅峰状态,那时候的魏禁足以与完颜北月相媲美,可就是这样的魏禁,还是与占据地利的祝九阴互成重伤,可见这位巫教大长老去了中原未必如何,但在南疆却是一等一的高手。”

    李冯古点头赞同说道:“如果此时我在圣堂,不会如此狼狈,想来夫人在道门玄都,也是如此。”

    慕容萱轻声道:“亚圣有言,天时不如地利,地利不如人和,萧玄之所以会死,是因为天时,当年我们道门对付剑宗,要等到上官仙尘离开碧游岛之后,是因为地利,如今你我二人身在南疆,没有天时,没有地利,却能求一求人和。”

    李冯古笑了笑,“请教夫人一句,人和在于何处?”

    慕容萱望向脚下的层层密林,说了四个字:“林中有山。”

    ……

    梨花寨,徐北游去而复返,再次出现在蓝梨花的身边。

    蓝梨花吓了一跳,下意识地就脱口而出,“你怎么又回来了?”

    徐北游扯了扯嘴角,“怎么,不欢迎我?”

    蓝梨花皱了皱眉头,想要说些什么,可是面对这位动辄可以屠城拔寨的剑仙人物,她纵使不怕也要为寨子着想,所以什么也没敢说。

    徐北游没有绕圈子,开门见山说道:“带我去见你们的巫教长老。”

    蓝梨花略微犹豫之后,点了点头。

    徐北游整个人的形貌开始以肉眼可见的状态变化,白发返乌色,相貌也更偏向于蓝梨花这样的“熟蛮”。

    然后徐北游又不知从哪里拿出一件蛮族的长袍披在身上,一边系好衣扣,一边问道:“位置。”

    “东南方向八十里,再向北三百二十里。”在蓝梨花说出一个大概方向之后,徐北游伸手按在她的肩膀上,两人瞬间消失不见。

    巫教的根本祖庭在祁山,从草原大雪山下的碧罗湖向北,越过整个戈壁后,便是被巫教奉为圣地的巫教祖庭,从严格意义上来说,巫教祖庭就是整座祁山,而在巫教最鼎盛的时候,祁山方圆千里之内都有数不清的巫教弟子居住,而十二位祖巫就是高居祁山内开辟的巨大石殿之中,既是部落首领,也是近乎于神明,供人朝拜,可以说是半人半神,那时有十二位祖巫坐镇的巫教,是巫教最为鼎盛的时候,也是偌大祁山最为繁华的时候。

    那时候在祁山不远处的罗布淖尔还未干涸,是一个波光粼粼的大湖,被巫教弟子尊为圣海。那时候这里也曾经是万家灯火,楼兰城立。只不过随着巫教的衰落,罗布淖尔在其后的岁月中渐渐干枯,祁山渐渐变为一座死山,楼兰古城渐渐变为一座空城。

    时至今日,罗布淖尔已经是寸草不生,荒无人烟,只剩下一片广袤的龟裂河床,如今的祁山周围除了茫茫戈壁就是茫茫草原,巫教迁走之后,更是人烟罕至。没有人烟,商队不会来这儿,没有商队,就连马贼也不会来这个鸟不生蛋的地方。

    不过倒也不完全是没有人迹,此地还是颇受众多修士青睐,此时祁山已经不再归巫教掌管,反而是变成了一处公共之地,随意可来,随意可走,当年巫教留下的许多护山阵法,经过这么多年的时光消磨,远不如曾经那般无懈可击,如涨潮退潮,有迹可循,许多修士就趁着其中封禁变弱之时,进入巫教祖庭中探幽寻宝,毕竟巫教鼎盛时的积累,十二祖巫的传承,诸大巫的遗留,这是何等的机缘?

    尤其是八月十五,被称作巫教祖庭开山的日子,那时候几乎就是一次修士盛会,无数天南海北的修士从四面八方而来,进入到这座祁山祖庭之中,当初的霍溪沉便是从这座祖庭中得了一份机缘,方能成功踏足地仙境界。

    至于为何会变成今日这般田地,还是因为当年的十二祖巫与东皇之争,巫教在与东皇相争失败之后,因情势之迫,不得不放弃祁山,远赴南疆,并在这儿效仿祁山祖庭修建了新的总坛。

    这座总坛是仍还是一座山。那年那蝉那把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