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零三章 这就是剑宗宗主
    慕容萱退出七步之后便不再后退半分,身形欲倒又不倒,只是在掌间骤然绽开一声雷鸣轰响,然后这道气势浩荡的剑十三便缓缓烟消云散。

    徐北游在连番出剑却无功而返之后,似乎是泥菩萨也被激起三分火气,不再留手,直接欺身而进,手中天岚掠出一线之快,浩浩荡荡剑气悉数汇聚在这一线之内,这一线既是剑气,更是生死一线。

    当剑修踏足十八楼境界之后,就已经有了破碎虚空的根本,如同武夫打破虚空,以手中三尺强行破开那道天人之隔,其实道理也很简单,既然手中之剑可以破开小千世界,为何不能破开大千世界?三尺极致,便是以剑破开这方大千世界的重重阻隔。

    徐北游这一剑便是如此,已经隐隐有几分剑破虚空的气势,虽然距离真正破开还是差了一线,但是用这一剑破开慕容萱的无垢之身已经是绰绰有余。

    道门的无垢之身号称是不染尘埃分毫,无惧红尘万丈侵扰,无惧后天诸般秽气沾染,无惧各种阴毒法术加身,但最怕剑宗这种直来直去的手段,打个不太恰当的比方,一个人能够做到百病不侵,可他还是惧怕刀枪剑戟,而徐北游的剑就是刀枪剑戟。

    本来按照正常道理而言,想要证得无垢之身,最起码也是十八楼境界的道门大真人才行,慕容萱之所以能以地仙十七楼的境界就证得无垢之身,自然是在秋叶的帮助之下走了许多捷径,那么她的无垢之身也就没有正常无垢之身那般无懈可击。

    面对徐北游这一剑,慕容萱脸色骤变,冷喝道:“此时还不出手,更待何时?”

    在梨花寨外的一座深深密林之中,一名金发碧眼的异域之人早已在此久候多时,他身着一袭滚金边的洁白长袍,手中握着一根极尽华美之能事的白金法杖,法杖顶端则是镶嵌了一块足有拳头大小的纯净水晶,其中有光芒闪烁,仿佛是一颗缩小了无数倍的“灼日”。

    他将手中法杖往地上重重一顿,水晶中的一轮“灼日”越发明亮,然后无数光芒从水晶中“满溢”出来,沿着法杖缓缓流淌,蔓延至他整个人的身上,仿佛镀上一层光边。

    他开始吟诵圣典。

    此乃圣堂之圣典。

    其声音中正平和,不似道门雷音,不似佛门狮子吼,但声音之宏大,更甚于前两者,响彻于天地之间,清晰地响彻在每个人的耳边,同时给每个人都镀上了一层光边,甚至脚下的土地,周围的树木,甚至每一片树叶,每一只蛰虫,都镀上一层洁白炽热的光。

    最后,这位自极西之地而来的枢机主教领袖举起手中的法杖。

    整个天幕上瞬间染上一层耀眼的光。

    然后一道粗如山峰的光柱从天而落。

    如果任由这道光柱落下,那么整个梨花寨恐怕都要毁于一旦。

    徐北游不想这座寨子被自己牵连,正所谓穷则独善其身,富则兼济天下,他现在有兼济他人的本事,当然不会坐视寨子就此被毁,他放弃近在眼前的慕容萱,一剑转为头顶天上。

    只见一道剑气长虹逆流而起,其气势丝毫不逊于这道从天而落的巨大光柱。

    两者在半空中相遇,然后轰然相撞。

    天地间顿时白茫茫一片,不见上下左右,不分东西南北。

    待到白光散去,徐北游持剑立于半空之中,满头白发随风飘荡,而李冯古则是出现在慕容萱的身侧,依旧优雅从容,周身上下没有半分尘埃污浊,他整个人就像是一束最纯洁的光。

    他望向身旁这位在东方身份极是尊贵的夫人,缓缓说道:“这就是那位年轻的剑宗宗主?我记得上次君岛之战的时候,他似乎没有出现在万石园中。”

    慕容萱面无表情道:“当时他被困在了剑宗秘境之中,君岛之战结束后,他从秘境之中脱困而出,自此之后,便是一飞冲天之势,再无人可挡。”

    李冯古点了点头,直言问道:“你我两人联手,能否杀掉他?”

    慕容萱脸色略显凝重,缓缓说道:“如果他不动用诛仙,大概能有五五之数,可如果他动用了诛仙,那就难说了。”

    李冯古略微感慨道:“上一次在君岛,我没有直接面对你们东方帝国的皇帝陛下,可他的威势让我至今都记忆犹新,那是超出人间的力量,也是不应存于人间的力量,所以他死了,眼前这名年轻人,虽然他距离那位皇帝陛下还有一段距离,但是这段距离不会太长了。”

    慕容萱皱了皱眉头,她自己本身就是当世佼佼者之一,可这位极西来客既然能与蓝玉平分秋色,那么其本身境界修为应该还在她之上,他说徐北游距离当日的萧玄已经距离不远,那么也就是说徐北游在连番恶战之后虽然因为伤势的缘故而导致战力有所下降,但其本身境界却更为巩固扎实,不降反升。

    愈战愈勇,以战养战。

    慕容萱的脑海中顿时浮现起这八个字,这是剑宗中人惯用的手段,当年上官仙尘出山,一战接着一战,一战更甚前一战,以死战苦战砥砺自身修为,最终就是靠着此等手段一步步登上了天下第一人的位置,现在又换成了徐北游。

    她的神情愈发显得晦暗。

    就在这时,两人的头顶上传下徐北游的声音:“果然不出徐某所料,慕容夫人还是请来了帮手,而且还是这么一位帮手。”

    “两位,一位是道门的掌教夫人,曾经在佛门带发修行,一位是西方圣堂的枢机主教,圣堂教义我素有耳闻,都是劝人向善,而道祖佛祖更是有好生之德,故而两位也一定不想因为我们三人交手之故,使得此地血流成河,不如我们再择他地分出胜负,可好?”

    慕容萱抬头盯着徐北游许久,然后缓缓说了一个好字。

    徐北游的身形一闪而逝。

    然后李冯古和慕容萱化作一抹白光紧随而去。

    梨花寨渐渐重归平静。

    站在原地的蓝梨花先是环顾四周,然后又是抬头看了眼天下,最后长长吐了一口浊气。

    刚才的一幕,如是梦中,现在好似是大梦初醒。

    这座在南疆首屈一指的寨子,甚至可以抵御数万官军攻打的寨子,可在那些真正的神仙高人面前,竟是这般不堪一击。

    不过好在那些神仙们总算是放过了这里,到别处打架去了。

    蓝梨花收回视线,忍不住想起了刚刚还站在自己面前的同龄年轻人。

    原来他真是剑宗宗主。

    原来这就是剑宗宗主。那年那蝉那把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