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零二章 杀人也不过一剑
    徐北游和慕容萱互相缠斗了大概有一炷香的时间,在徐北游只是动用了天岚一剑的前提下,慕容萱用出种种秘术,勉强维持住一个不胜不败的局势。

    不过在境界修为的差距下,徐北游无疑是占据了此战的主动,他像一个站在河水中的捕鱼人,手里握着锋利的鱼叉,而慕容萱则像水里的游鱼,虽然鱼叉锋利,可以将游鱼直接钉死,但是前提是要刺得中游鱼才行,慕容萱这条游鱼极为狡猾,已经数次躲过徐北游的“鱼叉”,每次都差一点点,可这一点点,便是生死之差。

    那颗生根发芽的苍翠青竹,在数百剑气的不断侵袭之下,已经是伤痕累累,摇晃不休,竹枝上的竹叶则已经凋零大半,显得格外凄凉,而徐北游不断化出的剑气却是声势更盛,首尾相交,在徐北游身周如同一河绕城,慕容萱的手段想要近到徐北游的身前三尺,就要先越过这道由剑气汇聚而成的“护城河”。

    所以慕容萱一直处于守势,迟迟没能对徐北游造成半分实质性的伤害,她身为当今天下女子第一人,其境界修为可能不如冰尘,但是其博学程度却可直追当年的傅先生傅尘,自然明白久守必失的浅显道理,故而在徐北游又一次出手之后,她双手在胸前以指尖相抵,两只手掌的角度略微向上倾斜,摆出一个“搭桥”的动作。

    此桥是天地之桥,也是长生之桥。

    道门名曰太极金桥。

    既然你以剑气化作护城之河,那我便搭桥渡河。

    一座金桥起始于慕容萱的脚下,止步于徐北游的面前,下一刻,慕容萱从桥上横跨而过,瞬间来到徐北游的面前,五指张开,掌心位置有紫色雷光闪烁。

    道门天师府秘法,手中握风雷,掌心雷!

    不见徐北游有何动作,只见在他面前瞬间浮现出丝丝缕缕如红绳的赤色剑气纠缠不休,剪不断理还乱,在慕容萱的掌中雷霆离手发出之后,便立刻将这道雷霆缠绕住,如同罗网交织纠缠,根本动弹不得分毫。

    然后徐北游十指连弹,十道剑气激射向慕容萱的胸口,虽然慕容萱以乾坤袖勉强收拢了这十道剑气,但却没有上次那般轻描淡写,整只锦绣大修鼓荡不休,甚至是伴随着轻微的布帛撕裂之声,出现许多细微口子。以至于慕容萱不得不连连抖动袖口,卸去这十道剑气的霸道分量,其中噼啪之声不绝于耳,激荡不休。

    自交手对战以来占尽先机的徐北游没有太多自得之色,在他的视线中,女子抖完袖口之后就再无其他举动,意味着自己的十道剑气没能伤她分毫,当然,慕容萱也没占着便宜就是了,而且徐北游也远没有达到倾力而为的阶段,他还在等,或者说留手防备,徐北游不相信慕容萱没有其他后手,所以他不敢全力出手,唯恐慕容萱是以自身为饵,引诱他上钩。

    慕容萱抖落完袍袖之后,低头望去,原本天衣无缝的雪地墨梅图样已经有所残缺,甚至还有丝丝缕缕的无生剑气盘踞其中,如同一条条阴冷毒蛇,伺机而动。无生剑气脱胎于诛仙剑气,落地生根,生根发芽,如附骨之疽,极难挣脱,当年不知有都少道门中人在剑宗的这一手段之下,生不如死。

    慕容萱甩去袖上的无生剑气,伸手拔起身旁的青竹,使其重新变回到竹枝的模样,她转头望去,竹枝上不知何时也沾染了丝丝缕缕的剑气,正向她的手掌蔓延。慕容萱握着竹枝的五指微微用力,寄生于竹枝上的剑气便瞬间灰飞烟灭,然后她直接将这支竹枝捏成粉碎,以此为“药饵”写就一张“药方”,这张“药方”便是一道符篆。

    道门符篆派的绝学,山河符。

    何谓掌中有山河?

    慕容萱摊开五指,掌心有符,变成一座缩小了无数倍的小型山河,其中可见大河高山,河中有百舸争流,有鱼翔浅底,山上绿意苍翠,流水潺潺,飞鸟走兽不绝。

    女子手掌托举山河,所谓纳须弥藏于芥子不外如是。

    徐北游曾在巨鹿城见过青叶用出此符来对付秦穆绵,对于此符有所了解,故而也不去主动进入那座由符篆构建的小千世界,而是遥遥出剑,由外破符。

    与上次所不同的是,上次徐北游想要破去此符还要拼命动用诛仙,然后配合被困于符篆小千世界内的秦穆绵内外夹击,而这一次,他不用诛仙,也不用什么内外夹击,仅仅是凭借自身的修为,便能破去这道符篆。

    不见徐北游有何动作,环绕在他身周的剑气长河已经是主动散去,然后汇聚成一道符。

    剑符。

    这是剑宗的唯一的符。

    其实前面的剑气长河和后头的剑符合起来才算完整一剑,剑十六。

    然后就见慕容萱手中山河符内凭空出现了一把锋锐无比的剑。

    这一剑斩断大山,斩断河流,使得山岳崩塌,河流破碎,将这个偌大天地搅弄一个天翻地覆,最后还要将这方小千世界一分为二。

    一剑。

    然后这道山河符便彻底山河崩碎。

    慕容萱望着自己手中那道正在逐渐消散的山河符,脸色越发冰冷。

    徐北游笑了笑,抬起手臂重新握住天岚,然后在情理之中地再出一剑。

    这一剑,如大江奔流,如雷鸣轰隆之声不绝于耳。

    一道粗如龙柱的浩大剑气直冲慕容萱,而后者则是凭借无垢之身直接伸手按住这道来势汹汹的剑气之上,身形随之向后飘摇退去,绣着墨色莲花的白色绣鞋不断踩在脚下地面上,每落一步,便在地面上留下一个如莲花绽放的图案,接连退出七步,便在地面上踩踏出七朵莲花。

    此乃与九步九重楼类似的佛门神通,步步生莲。

    徐北游不得不感叹一声,这位掌教夫人之博学,几乎已经到了骇人听闻的境地,剑修历来是战力最强,可以越境而战,按照常理而言,此时的徐北游也差不多该有十八楼巅峰的战力,可慕容萱仅仅是地仙十七楼的境界,与徐北游交手无异于差了两层楼的境界,可她竟是凭借着层出不穷的秘法给硬生生地挡了下来,丝毫无愧于天机榜排名第九的名头。

    不过如此也有弊端,徐北游是一招鲜吃遍天,翻来覆去就是三十六剑,可慕容萱的秘法却是不行,毕竟秘法在于一个“秘”字,若是一而再再而三,那也就谈不上一个“秘”字,自然就会被徐北游寻出破解之法,然后一剑破之。

    如果真被一剑破之,那么杀人也不过一剑而已。那年那蝉那把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