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零一章 有两人白衣相杀
    接下来这场交手,无疑是徐北游攻,慕容萱守。

    哪怕此时的徐北游在经过连番苦战之后,不复巅峰之态,仍旧不是慕容萱可以力敌。

    不过慕容萱也不是全无胜算,她毕竟是积年地仙,精通秘术无数,又是有备而来,徐北游想要轻易胜过她,无疑是件极难的事情。如两人对弈,棋力雄厚未必就能必胜,若是剑走偏锋且出出其不意,手筋稍弱之人也可以弱胜强。

    说到底还是那句话,分出胜负是一回事,分出生死则是另外一回事。

    徐北游如同握有无形之剑,举剑前指。

    天空中骤然有无数剑影凭空生出,密密麻麻,让人望而生畏。

    就像一场从天而降的剑雨。

    曾经有老人在巨鹿城中,挥手招来剑影万千,如雨而落。

    也曾有年轻人行于草原之上,挥剑泼洒剑雨如泼墨,大袖飘摇,一步一剑一杀人,真是一个恣意风流。

    徐北游轻声自语道:“不知甲子之后,是否还有当年的大风流?”

    然后他自嘲笑道:“剑道不养生,衰朽惜残年,当年的俊逸公子,也会变成垂垂老朽,真是让人扼腕。”

    最后,他想起了道门中人的一句话,风流终究要被雨打风吹去,唯有帝都和玄都屹立世间不倒。

    剑影蜂拥而落,纠结汇聚一线如柱,仿若一道接天连地的龙卷倒垂而下。

    早在徐北游举起手中无形之剑的时候,慕容萱已经将手中的竹枝丢掷于身前地面。

    竹枝落地即是入地三寸,是为生根。

    慕容萱一脚跺地,地动山摇,脚下地面蔓延出无数如蛛网般的裂痕,然后一指竹枝,轻声道:“起。”

    紧接着一棵青竹拔地而起,是为发芽。

    青竹如仙人宝树,高耸入云,分枝散叶。

    这支竹枝不是凡物,而是道门的一件宝物,正如佛门有宝色花这等天然可作法器之用的异物,道门也有类似之物,众所周知道门九峰景色各殊,都天峰上有天池,玉衡峰上有明月,天权峰上有朝霞,天枢峰上则有万顷竹林,在竹林中有一株当年玉清大道君亲手所植青竹,至今已有数千年,夺天地之灵秀,灵气盎然,传说其根蔓遍布大半个天枢峰,此时慕容萱手中的竹枝便是从这株灵竹上折下,有诸般玄妙作用。

    青竹直而不弯,高高立起之后,在慕容萱的头顶支撑起一天苍翠天幕。

    几乎就在青竹立起的同时,天上剑影所汇聚的倒挂龙卷已经灌顶落下,气势恢宏摄人,只是这道剑气龙卷落在青竹上时,无一例外地烟消云散,竟是不能撼动分毫。

    立在竹下的慕容萱伸手扶住入手冰凉的竹身,口吐道门真言,脚下踏斗步罡。

    青竹轻轻摇晃。

    落下竹叶无数,漫天飞叶如刀。

    一身白袍的徐北游面无表情地身形前掠,两只大袖飘摇,恍若神仙中人,双袖一震,直接震碎数十片射向自身的青叶,直朝慕容萱而去。

    慕容萱的神情古井不波,不见她有何动作,原本四散而飞的竹叶齐齐调头指向徐北游。

    下一刻,青翠竹叶几乎汇聚成了一条长龙,迫使徐北游不得不停下脚步,伸出双掌动作绵柔如女子,掌心间剑气汇聚,先是一点,然后两点、三点,最后连点成线,一线剑。

    徐北游捻住这道细如柳条的一线剑,轻轻一卷,便将竹叶汇聚成的长龙拦腰斩断,然后这一线剑气直指慕容萱,急速延伸。

    与此同时,徐北游又是一挥大袖,随之又有许多剑气凭空生出,如果说这一线剑是领头狼王,那么这些剑气便是跟随在狼王身后的群狼,两者聚集在一起,悉数涌向慕容萱。

    这位多年以来出手次数屈指可数的慕容夫人大袖一挥,袖口骤然变大无数倍,仿佛要容纳整个天地。

    然后就见众多剑气进入大袖之后,便如同泥牛入海,无影无踪,没有激起半点波澜。

    这是道门中丝毫不逊于太极金桥和太阴月镜的神通:乾坤袖。

    大袖卷乾坤,以衣袖自成一方小千世界,与佛门的掌中佛国有异曲同工之妙。

    慕容萱轻轻抖了抖衣袖,散去其中的剑气,然后轻声开口道:“徐北游,你想不出剑就胜过我,很难。”

    徐北游没有说话,只是伸手一招,天岚出现在他的掌中,然后他向前踏出一步,一剑带出一道滚如长龙的剑气,直劈慕容萱面门。

    慕容萱不闪不避,以一双手掌直接透过剑气,按在天岚的剑锋之上,而她的手掌却是分毫无损。

    此为道门的无垢之身,与武夫极致的不漏之身并列齐名。

    “青莲开。”

    慕容萱轻笑一声,剑身上滚如龙的剑气骤然消散,紧接着有青色剑气生出,如一朵四瓣莲花,含苞待放。

    徐北游微微皱眉,右手紧紧握住天岚,左手以指为剑点向,慕容萱的心口。

    慕容萱松开握住天岚的手掌,身形飘然而退。

    与此同时,一朵青莲傲然绽放,四瓣花瓣便是四道凌厉之极的剑气。

    道门绝学,青莲剑气。

    徐北游脸色微变,只见他的右手已经完全被蔓延绽放开来青莲剑气所笼罩,整只袖口破碎不堪。

    徐北游随手扯去还想要继续往上蔓延的青莲剑气,将天岚刺入身前地面,低头看了袖口,然后将其一点点挽起,轻声道:“长见识了,不知慕容夫人还有什么手段?尽管用出,最好是道门的金丹玉液,也让我这个龙虎丹道的后进晚辈开开眼界。”

    慕容萱笑了笑,中丹田内院中一点金芒升起,周身青气涌动。

    两人不约而同地前奔,身形迅速接近,慕容萱身形猛然一转,大袖顺势一扫,直接将徐北游整个人甩飞出去。

    徐北游带出一道残影撞在一座吊脚楼上,而这座吊脚楼竟是出人意料的毫发无损,徐北游身形与地面平行,横着“站”在吊脚楼的墙壁上,双膝一屈,在墙面上不轻不重地一踩,使得整座吊脚楼微微摇晃,然后整个人反弹而回。

    慕容萱再次迎上,两道白衣影在中途相遇,慕容萱绵柔一掌按在徐北游心口上,而徐北游则以指代剑点在她的眉心正中。

    徐北游身形猛地一个摇晃,身形上出现一道道重影。

    慕容萱白皙的面皮上涌起一股血红,眉心一点朱红格外刺眼。

    白衣相杀。那年那蝉那把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