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章 有人手中持竹枝
    徐北游无疑是立在山巅的极少数人之一,哪怕他是不善于玩弄诸般玄妙神通的剑修,同样可以让寻常人叹为观止,若是换成道门或佛门的十八楼境界高人,还可以用出诸如大梦平生、太虚幻境、掌中佛国等手段,让人见前世今生,置身于幻境之中,在凡俗常人看来,已经是确确实实的神仙手段无疑。

    忽然有风拂过,徐北游的一缕白发随风飘荡。

    蓝梨花骤然身体绷紧,下意识地握住腰间所佩的长刀,这一次并非她感觉到了什么,而是没来由的一阵心悸,仿佛身处生死一线之间。如果用道门修士的说法来形容,那就是金风未动蝉先觉。

    下一刻,在远处的一座吊脚楼方向,传来一声极是轻微却又清晰可闻仿佛就在耳边的声音。

    蓝梨花猛地转头望去,结果看到一道身影朝着这边飘荡而来,身形飘忽不定,忽上忽下,忽左忽右,形如鬼魅。蓝莲花本以为是刚才刺杀她的刺客在一击不成之后要改为光明正大地行刺,不过她很快就打消了这个想法,因为此人已经是一具尸体,他之所以形如鬼魅,则是因为他胸口上的一根白发,白发极细,几乎难以看到,只是在光线的照射之下,才可以隐约看到一抹银亮,而这根发丝正是徐北游满头白发的其中之一。

    在距离两人还有十余丈的地方,这具尸体终于落地,而那根白发则是如有灵性地挣脱开来,然后在蓝梨花的惊讶视线中,以肉眼可见的速度缩短,最终重归于三千白发之中。

    蓝莲花将目光转向尸体,用略带些许敬畏的口气问道:“这就是刚才要杀我之人?”

    徐北游瞥了眼尸体,“此人对你怀有敌意不假,可刚才出手的却不是他,掷出那片竹叶的另有其人。”

    几乎徐北游话音刚落,又是一片竹叶瞬息而至,刹那之间悬停在蓝莲花的额头前方。

    竹叶苍翠碧绿,甚至叶尖上还带着一点露水。

    然后这点露水落下,滴落在女子的鼻尖上,冰凉一片。

    此时竹叶距离蓝梨花的眉心只剩下不到一寸的距离,可这一寸距离却是咫尺天涯,再也不能前进分毫。

    因为徐北游不让它再进一分,它便只能悬停不动。

    徐北游伸出手,“摘”下这片悬停于半空中的竹叶,微微翘起嘴角。

    蓝莲花则是长长松了一口气,在如此短的时间中,她两次游离于生死边缘,这份经历,可不是谁都能有的,更不是谁都能做到无动于衷的。就算是修身养性多年的道门大真人,也未必就能面不改色。

    徐北游猛地将手中竹叶掷出,竹叶倏忽而逝。

    蓝莲花看不出什么玄妙,可如果冰尘在此,就会看出这其实是一剑。

    剑二十六,御微之剑,以小破大,以一点破一面之剑。

    这片竹叶横飞过大约十余丈左右便悬停不动,叶尖仿佛刺在了湖面之上,荡漾起层层涟漪,使得周围一切也随之荡漾开来,模糊不清。

    蓝梨花瞪大了眼睛望着眼前这玄奇一幕,然后就见这扇“湖面”被从中破开,就像戏台上的幕布被向两侧徐徐拉开,露出其后的景象。

    一名身着白雪墨梅图样的白衣女子凭空出现在蓝梨花的视线之中,在她手中还捏着一支刚刚折下来不久的竹枝。

    蓝梨花身为梨花寨子的寨主,心思自然玲珑,顿时想明白前因后果,想来就是这名女子先后出手扔出了两片竹叶,如果不是徐北游将这两片竹叶挡下,那么她已经是一具死尸。

    她下意识地往徐北游方向靠近几分,轻声问道:“她是谁?”

    徐北游望向这位自己在江南的对手,缓缓说道:“她复姓慕容,单名一个萱字,别看她面容年轻,似乎不比你大上多少,实则已经是将近九十岁的老人,只是因为修为高深,可青春永驻。至于她的身份,那就更了不得,既是魏国慕容氏的当代家主,也是道门掌教秋叶的道侣,被整个道门上下奉为夫人,被偌大的江南士林尊称为慕容先生。”

    虽然蓝梨花不懂什么江南士林,也不知道魏国世家,但她却听说过道门的大名,根据巫教的长老所言,道门相当于中原人的巫教,里面有数不清的神仙人物,甚至比巫教还要厉害,眼前这名女子能被道门上下奉为夫人,可见其身份之高。

    蓝莲花紧接着又意识到更深层次的原因,顿时满腔怒气。

    剑道之争她还是略有耳闻的,这位道门掌教夫人之所以要接连两次出手杀她,无疑是要栽赃给剑宗宗主徐北游,如果她真的死在了这里,那么整个梨花寨必然要为她这位寨主报仇,面对这位已经站在山巅之上的剑宗宗主,到时候恐怕就是血流成河的局面,然后巫教也会被牵扯进来,最后不管谁输谁赢,都是道门坐收渔利。

    好一个借刀杀人。

    其心可诛的慕容萱根本无视蓝梨花的敌视目光,无视正朝这边赶来的藤甲兵,只是看着徐北游,轻声开口道:“徐北游,这么多年以来,你们剑宗的人还是这么讨厌,上一个让我如此厌憎的剑宗之人名叫张重光,说起来还是我们夫妻二人的长辈,可他却是不顾身份,以大欺小,那时候秋叶初入地仙境界,被他一路追杀到中都城外,险些身死……”

    徐北游笑了笑,“那我也把这句话送给慕容夫人,自承平二十年以来,我也很讨厌你们这些道门中人,有些时候,恨不得将你们这些人全都杀掉,尤其是承平二十一年的时候,我不过初入鬼仙境界,孤身一人前往江都,你们道门镇魔殿在沿途布下天罗地网,势要取我性命,这是昨日所种之因,那么我在江南剑斩数位道门大真人便是今日所得之果。”

    慕容萱的表情平静,眼神却是渐渐转冷,“早知今日,就该早早将你斩杀在去江南的途中。”

    徐北游轻轻呵了一声,伸开手掌五指虚握,手中仿佛是握了一剑。

    慕容萱双手负后,手中所持的竹枝在风中轻轻摇曳。

    她这次亲赴南疆,目的只有一个,那就是让徐北游想要做成的事情做不成,她为此做了很多布局,包括在白帝城外的刺杀,也包括刚才那个被徐北游以一丝白发杀死的死士,都是她的落子之一。徐北游先前以为那些死士是道门所养,着实是有些小觑道门了,道门这样的传世宗门,以求道飞升为根本,求长生在于一个生字,蓄养死士这等行径,则是在于一个死字,道门不会也不屑于为之。

    其实这些死士是慕容萱在主事道门之后,借道门的人力物力在暗中蓄养,而这些死士也只听命于她一人,可惜没能派上太大用场,让她不得不亲自出手。

    若是正面厮杀,哪怕她高居天机榜之上,仍是没有把握。那年那蝉那把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