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九十六章 身在局中不自由
    徐北游与钱牧斋一行人分开之后,还未进白帝城时,遇到了一拨不自量力的刺杀,然后被徐北游未曾出剑就屠戮殆尽。道门立于世间巍巍数千年,不仅会培养飞升证道的仙人,也会如诸多高阀世家那般豢养心腹死士,即使明知徐北游是十八楼境界的剑仙,仍是在徐北游前往蜀州的必经路上发起了一次刺杀,这次刺杀动用了诸多珍贵无比的奇毒,若是不防之下,就是十六楼境界的大地仙也难逃一劫,当初明尘之所以栽在了萧知南的手中,便是因为遭了奇毒暗算,致使修为大损,最终命丧晚辈萧知南的手中。

    不过这次奇毒没能出奇制胜,用毒之人未能近到徐北游身周三丈之内,就已经悉数被徐北游身周环绕的剑气断去生机,无一人得以幸免。

    其实就算徐北游中了毒,也不见得会如何,毕竟现在的他远非一个明尘可比,十八楼的通天修为足以让他傲视人间,道门不会不知道这一点,只是在接连失利之下,他们已经有些无可奈何,只能用这种明知胜算极小到近乎不可能的手段来搏一把,万一成功了,哪怕只是伤到徐北游,也足以让道门接下来的布局从容许多。

    可惜,世上的万一之事从来都是万中无一,道门的这次袭杀只能以失败来收尾。

    以局外人的角度来看,这些死士颇有春秋侠义之风,而道门的养士手段也的确不错,只是如今徐北游身处局内,更是站在这些死士和道门的对立面,就不好说是对还是不对。

    徐北游蹲下身,扯下一名刺客的面巾,露出一张苍老的面容,这名老人已经死去,双眼大大地睁着,望向头顶天空。想来正是因为他年老体衰,不能再有进益可能,所以才会被道门当作弃子。

    徐北游谈不上什么恻隐之心,只是随手将他的双眼合上,然后起身往城内走去。

    未到城门口,孙少堂已经迎出城来。

    这是徐北游第一次见这位前军左都督,孙少堂也是第一次见这位声名远播的小阁老。

    不过这次初见谈不上愉快,徐北游没有多说什么,只是指了指身后不远处的一地伏尸,倒不是有意苛责什么,算是给孙少堂提一个醒,多少有点敲打的意味。

    孙少堂面对这位平虏大将军,没有故意拿捏架子,作清高之态,也没有卑躬屈膝,诚惶诚恐,只是以寻常上司下级的相处态度坦然面对,令人将这些尸体处理掉的同时,又向徐北游表明自己失职,请上官降罪。

    徐北游名义上有辖制孙少堂的权柄不假,但在这个时候,又是一位手握兵权的大将,不好太过认真,再说徐北游本也无意苛责孙少堂,此事一笔带过之后,两人一起入城。

    孙少堂的都督行辕设在白帝城的永安宫中,此地位于白帝城中地势最高的永安山上,在此可以轻易眺望城外情况,极为适合督战指挥。

    来到永安宫的正堂,两人没有过多客套寒暄,孙少堂直接开始为徐北游介绍南疆局势,然后就由徐北游出面亲往南疆,力求解决南疆之事。

    南疆问题素来是历代中原王朝的一大难题,无论是那位五月渡泸深入不毛的千古名相,还是曾经盘踞蜀州的公孙氏和后来的唐氏,都不曾从根本上解决这一问题。

    对于徐北游而言,他不奢望自己能做到前人都没能做到的事情,就算他一人一剑杀入南疆,杀一个伏尸遍野,杀一个血流成河,那也只是第二个林寒而已,根本于事无补,更何况南疆还有一个巫教,虽然如今的巫教已经大不如从前,但巫教屹立世间时间之长,更甚于道门,历来高人辈出,若是还有第二个祝九阴这样的大高手,加上巫教在南疆经营数千年的地利之便,就算徐北游想要做什么,恐怕也是难如登天。徐北游深信以自己的修为可以从南疆安然脱身,真正的难处在于如何让南疆不参与到这场天下大乱之中,然后使蜀军得以兵发江南,解开大齐朝廷的困局。

    徐北游反复思量了几遍,没有什么头绪,哪怕他与孙少堂谈论过个这个问题,仍是没有太好的办法,毕竟两族血仇绵延千年,想要凭借一人之力扭转,就算是佛祖降世,恐怕也没有这么大的神通。

    说到底,人心才是这世上最为捉摸不定的东西,任凭神仙佛陀,还是帝王将相,都不能长久把持,更不能逆势而为,这才有了那句人心所向则大势所趋。如果有人能长久抓住人心,这世上就不会王朝更迭,道祖、佛祖、圣人也不用传道于世间。

    与孙少堂密谈过后,孙少堂安排徐北游在白帝城都永安宫的一处阁楼中暂住,徐北游推开窗户便可望到城外的浩荡江水,江水清澈,几可见底,不过徐北游没有心思去欣赏眼前的美景,嘴角泛起一抹无奈的苦涩笑意,如今的他多少有了些置身其中而无可奈何的感觉,也有些明白当年师祖上官仙尘明明是天下第一人,却到头来还是不能扭转大势的无奈,可他又不能拖延下去,如今西北战事正酣,江南也是山雨欲来,每一天都在死人,他这个小阁老,这个佩平虏大将军印的中军左都督,不能没有任何作为,仅仅是从江北调来的十万中军还不够,还要这支刚刚经历了南疆战事的蜀军,再加上禹匡的江南后军,三方联起手来,将魏王和他的魏国大军赶出江南,赶下东海,让负担了天下钱粮之重的江南多出几分安稳。

    更让徐北游忧虑的是,这次在白帝城遇到的刺杀之事,不大,却能说明很多问题,尤为关键的一点是,以慕容萱为首的道门已经察觉到他的动向和意图,所以这次南疆之行注定不会平静,说不定又是一场面对道门的血战。

    徐北游当时在襄阳城外单人破阵,引来天雷示警,如果有其他的办法,他何尝愿意亲身涉险大动干戈来挑战头顶上的天道规矩?可是局势已然如此,单凭一个被打残的江南后军,守不住江南,军国大事和修士求长生是完全不同的两件事,不是他徐北游成了十八楼的剑仙,就能一剑可挡百万师,萧煜当年不过地仙十二楼的境界,为何他能横扫**,独尊八荒?上官仙尘和傅尘这两位举世无敌之人为何还是败在了萧煜的手里?

    剑宗一直说天下事不过一剑事,这也仅仅是说说而已。

    真能一剑平之?

    也许有人能做到,但是现在的徐北游还做不到。

    很多事情不是徐北游境界超凡入圣就能改变的,此时徐北游站在窗口,极目望着滚滚江水,半是自嘲半是叹息道:“时来天地皆同力,运去英雄不自由?”那年那蝉那把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