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九十四章 南疆旧事再重提
    当朝廷中枢的旨意传至两襄的时候,禹匡专门为徐北游办了一场小宴庆祝,与宴之人不多,除了徐北游和禹匡之外,再就是钱牧斋、赵青、张雨萍、李神通等人,刚好坐满一桌,冰尘因为不喜此等场合,故而未曾赴宴。

    虽然此时两襄已经被围城多日,但禹匡作为两襄地位最高之人,想要办一场宴席不算难事,除了一坛刚刚从地窖中取出的三十年陈酿花雕女儿红,还有精致的四荤四素冷热菜肴,在主食上又是糯黍、精面、细荞、糯米等粗细搭配,杂食珍摄,极是讲究。

    筷子是洁白的象牙筷,酒杯是大楚官窑青釉,可见华贵。

    禹匡作为这场酒宴的本地主人,如何也没有想到徐北游会拔升如此之快,短短几日之间便从一个都督同知的闲职跃升为身佩平虏大将军印的中军左都督,按照大齐律制,如今的徐北游已经手握节制江南大小将领的大权,当然,也包括他这位江南后军左都督在内。

    那坛三十年的陈酿此时就放在禹匡的面前,这场酒宴没有侍从,他亲自捧起酒坛,从自己的座位上缓缓起身,笑着开口道:“这坛酒是太平十四年的窖藏,那时候还是太祖皇帝在位,一转眼间三十年匆匆而过,一代新人换旧人,南归不足而立之年却已经佩大将军印,英雄出少年,所以我用这坛酒来敬南归。”

    说完,禹匡先给徐北游斟了满满一杯,然后再给自己和别人斟酒,却只有八分满。

    徐北游伸手捻住酒杯,微笑道:“好风凭借力,送我上青天。徐某谢过禹都督。”

    两人互相举杯,然后各自一饮而尽。

    不过两人却是一坐一站,就像如今两人的地位,已经是彻底逆转。

    当初禹匡上任江南后军左都督,春风得意,而那时的徐北游还要托庇于他这位江南王,可时至今日,倒是成了禹匡要借徐北游之力守住两襄,在这道旨意下来之后,更是让徐北游成为禹匡的顶头上司,不由让这位四俊中的“飞熊”想起一句被无数人说烂了的老话,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莫欺少年穷。其实话又说回来,哪里用得着三十年,仅仅三年就已经足够了。

    这场酒席,有钱牧斋这位满腹经纶的当世大儒,又有赵青这位几经大起大落的老人,再加上为人玲珑的张雨萍和插科打诨的李神通,还算尽兴。

    待到尽欢而散,众人起身离去,唯有徐北游和禹匡还留在原处。

    禹匡带着酒气,却无酒意,开口道:“南归,事到如今,有些话我也不得不说了。”

    徐北游轻声道:“禹都督请讲。”

    “如今南归你已是身佩平虏大将军印,又是中军左都督,我倚老卖老还能喊你一声南归,若是按照官场上不成文的规矩,我应当称呼你一声南帅才是。”禹匡叠手作揖,语气沉重道:“南……帅,看朝廷的意思是要让你来总掌东南大局,我禹匡一介败军之将,自当倾尽全力辅佐,只是如今的江南困局不是十万天子亲军就可以解开,毕竟萧瑾大军元气未失,大江仍旧被魏军封锁,甚至两襄已经岌岌可危,当务之急是要解两襄之围和湖州困局。”

    徐北游点了点头,问道:“如何解开这个困局?”

    禹匡起身取过一份随军舆图,在徐北游的面前摊开,然后俯身伸手在白帝城的方向轻轻一敲,“关键还是在于蜀州的孙少堂,蜀军若要出蜀,萧瑾拦不住,也没法拦,可蜀军出蜀有一个关键前提,那就是蜀州无恙,都说天下未乱蜀先乱,这次蜀州没有乱,难能可贵,万万不能再让它因为江南而乱。”

    徐北游望向地图上的蜀州,“蜀州的祸患在何处?”

    禹匡直起身子,说道:“蜀州的祸患有两处,一是由陕入蜀,当年太祖皇帝入蜀便是走了这条路,不过此处有天险剑阁,陕中又有西北前军,可以暂且不提,如今的关键在于第二处,也就是南疆,想必南帅也知道,当年这里的动静闹得很大,逼得文帅不得不亲率蜀州前军征讨南疆蛮族,甚至连先帝也被太宗文皇帝派了过去。”

    说到这儿,禹匡有些喟叹,“文帅若不是在征讨南疆时落下了病根,也不会死在萧慎的手里。”

    徐北游轻声道:“我记得文帅在归朝之前,已经收复南中七府,迫使反叛的南疆蛮族不得不退入十万大山。”

    禹匡摇头道:“南帅已经说了,南疆蛮族只是退入十万大山,而非被文帅悉数剿灭,在南疆还有巫教,巫教还有一位大长老祝九阴,正所谓野火烧不尽,春风吹又生,在巫教的支持下,这些蛮族随时都可以死灰复燃,然后重新夺取他们一直心心念念的南中七府。”

    徐北游缓缓说道:“南中七府的公案,我略知一二。”

    禹匡道:“这也是第一次南征时种下的恶果,当年太祖皇帝南征蜀州,设立剑阁行营,由林寒担任行营掌印官,总掌蜀州军政大权。林寒此人,生性残暴贪婪,盘剥无度,屡次借蛮族由头盘剥各大蜀州世家,结果假戏真做,逼得各大蜀州世家暗通蛮族叛乱,夺取蜀州首府锦城。”

    “那一次,林寒差点就要身死于锦城的乱军之中,在林寒从锦城逃回剑阁之后,果断兴兵镇压,一日之内重新夺回锦城,群龙无首的叛军仓皇弃城而逃,剑阁行营的大军浩浩荡荡开驻锦城,城内凡与叛军有所勾连者,尽数斩杀,一时间血流成河。继而剑阁大军扫平四府,然后林寒颁下剑阁行营缴逆令。”

    “那道缴令我至今还记得清清楚楚:‘蜀州十六府内,凡参与叛乱者,立斩不赦。凡缉拿逆贼首领者,赏银百两,官升一级。’一时间整个蜀州中揭发、污蔑、攻讦,比比皆是,整个蜀州一派乌烟瘴气。接着,林寒大军又直逼南中。蛮族虽然悍勇,但却不通军阵,十人百人交战,则蛮人胜算较大,可若千人以上,面对战阵森严的剑阁大军,蛮人就再无得胜可能。”

    “于是林寒大军一路南下,遇寨即灭,遇蛮即杀,一路行来,剿杀了不下二十个大小南中蛮族部落,经常是大军过后,只剩下不足车轮高的孩子和一群老弱妇孺,成年男子尽数死绝,而敢于反抗的部落下场更是惨烈,常常是无论男女老幼,尽数被杀,寨子则被付之一炬。一时间整个南中乃至蜀州都是风声鹤唳,而南中蛮族更是将林寒称作修罗将军。”

    禹匡叹气道:“直至多年后,修罗将军四字在南疆仍可止小儿夜啼,可见当时林寒在南中的血腥手段是何等的酷烈深刻。也正因为如此,南中蛮族屡屡反叛,乃至于到了承平年间,危及大半个蜀州,这才让文帅不得不领军亲征。”

    徐北游沉默许久,说道:“过些时日,我会去蜀州一行。”那年那蝉那把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