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九十一章 国之柱石有三人
    相比于已经狼烟四起,甚至是血腥遍地的江南、东北和西北,作为天下中心的帝都,值此新春到来之际,仍旧保持了表面上的平和,除了米价再次上涨,除了流民变得更多,除了人心更加惶惶,除了又加赋税,其余的似乎与往年没什么两样。

    在这个春天,大齐朝廷总算稍稍松了一口气,原本在洞庭湖大败之后就显得十分危急的江南局势,在小阁老亲赴江南之后,终于稳定下来,虽然还谈不上反攻平叛,但好歹不用担心偌大江南在一朝之间变作他人之物,终究不至于局势糜烂至无法收拾之地步。

    值此之际,东北边军在一次大败之后,其攻势也终于弱了下来,驻守山海城的中军左都督赵无极得以在休战之暇奉命返回帝都,面见公主殿下萧知南述职。

    如今大都督魏禁已故,大都督之位空悬,虽然赵无极并不是当年的四俊之列,但是按照辈分资历而言,赵无极无疑是接替大都督的最好人选,所以赵无极这次回京,在很多人看来,也刚好是对朝廷的试探,毕竟如今赵无极拥兵而重,外御东北牧氏,可以说是当之无愧的国之柱石,在禹匡大败而威望大损的当下,朝廷甚至有了“江南不可一日无徐南归,西北不可一日无张病虎,直隶不可一日无赵辅机”之说,正如蓝玉在天机榜上将秋叶、完颜北月、徐北游并称为“三圣”,朝野之间也将徐北游、张无病和赵无极视为大齐朝的三大国之柱石,明眼人都看得出这个说法极为推崇三人,几乎将三人推上了挽狂澜于既倒、扶大厦于将倾的辅国高度。

    其实庙滩诸公也是心知肚明,徐北游是韩阁老的养子,也是公主殿下的帝婿,张无病又是韩党中人,推崇两人自然在情理之中,至于一向不牵扯进党争中的赵无极,那便是拉拢的意味更浓一些,由此也可以看出韩阁老和公主殿下的态度。

    对于这样一位举足轻重的大人物来京,满朝上下本该极为重视。毕竟每逢乱世,文臣必不如武将,尤其是这种手握兵权的一军统帅,甚至可以左右整个天下的走向局势,而文官不管如何位高权重,身在中枢终是一只笼中鸟雀,不得自在,往往又被各种君臣规矩束缚,为了一个身后名声而瞻前顾后,甚至连身家性命也不在自己的手中,说死也就死了,正所谓君叫臣死臣不得不死,他们只能如此。可领兵在外的武将就不会这么容易地束手待毙,手握起兵作乱的本钱,有诸如黄袍加身的先例,又无文人的诸多顾虑,清君侧的旗号一打,说反也就反了。

    当然,朝廷也不是全无反抗之力,朝廷制衡这些边疆大军的根本就在于粮草辎重,数十万大军不是不吃不喝的天兵天将,若是断了粮草便有不战而败之忧,两方各自互相忌惮,不到真正万不得已的境地,没有武将会轻易反叛。

    赵无极这次返京,没有如何兴师动众,仅仅是带了大约十余人左右的亲卫,朝廷这边也没有大张旗鼓地相迎,甚至有些安静得出奇,以至于赵无极一行人穿过大半个直隶州,沿途竟是没有一位官员有幸见到这位三大柱石之一。

    当赵无极抵达帝都城时,没有第一时间去见韩瑄和萧知南,而是先去见了如今在朝廷中地位较为尴尬的魏无忌。

    两人见面是在魏无忌府邸的后宅,临湖亭台中两人相对而坐,然后又各自默不作声。如今很少人有清楚,两人其实已经相识相交了一甲子,早在魏无忌还叫魏献计的时候,赵无极就已经与他相识,当然,那时候他还有另外一个名字,般若。

    早在大郑末年时,白莲教再次席卷天下,张定国和魏献计就是教中骨干,当时萧煜雄踞西北关外而虎视天下域中,效仿大郑朝廷设立暗卫府,又有四名直属于他本人的暗卫,分别是影子、恶虎、伥鬼和般若,其中影子负责情报侦缉之事,恶虎和伥鬼分别负责萧煜和中都的护卫事宜,只有般若身份最为神秘,行踪飘忽不定,后被萧煜派遣前往江南,以赵无极之化名身份加入白莲教,与张定国和魏献计相交甚笃,及至后来,般若更是一手促成了张定国和魏献计两人率部归顺萧煜之事,萧煜又效仿赵无极之名,分别赐名张无病和魏无忌。

    从这一点上来说,赵无极和魏无忌本应是关系极为亲厚,不过也正因为当年赵无极的策反之事,使得魏、张二人始终对其心存芥蒂,甚至是难以释怀,以至于多年以来,三人的关系多有反复,忽远忽近,远谈不上什么共进同退。

    赵无极捏起手中的茶杯,率先开口道:“这次回京,我不会停留太长时间,之所以先来见你,是想听听你对当下局势的看法。”

    魏无忌的神情凝重起来,“是战局?还是朝堂?”

    赵无极抿了口茶,将手中茶杯重新放下,说道:“帝都这边已经尘埃落定,我没什么好关心的,东北那边,我自己也心中有数,我想知道你怎么看西北和江南。”

    魏无忌略微思量,轻声道:“其实西北那边不足为虑,仅靠张无病一人便可维持,原因也很简单,草原大军不擅攻坚,攻而不克,依赖骑兵克敌,但克而不能守,得而复失,只要朝廷不乱,保证西北粮草不断,看似来势汹汹的草原大军掀不起什么风浪,所以关键还是在于江南那边,魏王亲领大军溯江而上,占据洞庭,封锁大江,截断漕运,短时间内不见如何,但时日一长,便足以让朝廷于钱粮一事上捉襟见肘。哪怕现在江都未失,整个江南也已经被分割开来,江都成为孤城,禹匡只能退守两襄,哪怕那位小阁老亲赴江南,屡次力挽狂澜,但是放眼整个江南局势,仍是未从根本上扭转,依我看来,接下来的仗还是要围绕江南去打。”

    赵无极笑了笑,感慨道:“扶大厦于将倾,挽狂澜于既倒,这就是徐南归一直在做的事情,事实上,他也做成了一半。若不是他,江都沦陷,继而就是两襄失守,江州和湖州沦陷,整个江南的局势一片糜烂,同时使蜀州成为一块孤地,使西北数州成为一块险地,接下来萧瑾只要能够打通陕中,林寒能够攻克巨鹿,那么这三位藩王的大军便能连成一线,对我大齐朝的其余十州之地形成合围之势,到那时候才是大厦将倾,狂澜既倒,最好的结果也不过是固守江北之地,苟延残喘而已。”

    魏无忌沉默片刻,缓缓说道:“这是个困局,却不是死局,现在就要徐南归如何去破局了。”那年那蝉那把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