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八十九章 一剑摧阵当如何
    徐北游没有转身相望,只是问道:“你怎么来了?”

    女子剑仙淡然回应道:“为防不测。”

    徐北游举目望向那支越来越近的精锐骑军,微笑问道:“那就随我破阵?”

    冰尘轻声道:“宗主大可放手施为,不必担心身后。”

    徐北游点了点头,不再向前破阵,而是改为横掠而去,直接迎上那支从侧面杀出来的精锐骑军。

    转眼之间,第一骑已经来到徐北游面前,还未来得及靠近,就直接被无形剑气从中一分为二,血肉洒落遍地。紧接着是第二骑,被徐北游单手按住马头,徐北游纹丝不动,这名连人带马足有三千斤之重的骑兵却仿佛直直撞在了悬崖峭壁之上,骨肉尽碎,立死当场。

    萧瑾这次列阵很有意思,尽可能地使骑兵队伍由宽变窄,从而增加整支队伍的长度,这样可以使所有骑军都有直接冲撞徐北游的机会,如果阵线铺开太宽,那就会使许多边缘位置的骑兵根本触及不到徐北游,不过是徒耗马力,倒不如现在这般“物尽其用”。

    此时便是一骑接着一骑,源源不绝,最多不过三骑同时撞向徐北游,摆明了不求杀敌,只是想要尽可能地消耗徐北游的气机,甚至期望于能给这位剑仙造成一点伤势,不管这点伤势多么微不足道,积少成多之下,说不定也能为后来埋下伏笔。

    徐北游一步一步向前,凡是向他撞来的骑兵,有的被他一剑从中劈开,有的干脆是被剑气一分为二,皆是无法撼动徐北游分毫。

    徐北游向前行出大概百步距离之后,不再以剑锋对敌,而是倒持赤练以剑首向前一撞,好似撞天钟。

    冲在最前面的一骑被剑首狠狠撞中,整个胸口直接炸裂开来,同时在他身后的数骑也仿佛被投石机抛出的巨石迎面砸中,瞬间连人带马变为一团肉泥。

    徐北游不断前行的同时不断以剑首撞天钟,一名名身披重甲的骑兵直接飞起,然后又重重落地,连人带马或是被“撞”死,或是被摔死,无一人能幸免。

    负责统领这支重骑兵的将领瞳孔收缩,死死盯着这个本不该出现在沙场上的剑宗宗主,狠狠咬牙。这支重骑兵是魏王萧瑾的嫡系亲卫,兵卒是百里挑一,马匹是百里挑一,兵甲还是百里挑一,一起冲锋时,如山洪倾泻,如大江决堤,足可以在正面冲溃一支十倍以上的普通骑兵。

    可眼前这一幕却让他不能相信,这支所向披靡的重骑军竟是伤不得这位剑宗宗主哪怕一分一毫,直到他现在才恍然明白,为何刚才王上的军令中多了“尽力而为”四字。

    以前他每每听到飞剑千里取人头的剑仙传说,只当是家之言,不足为信,就算世上真有剑仙,来到动辄百万人的沙场之上,面对精锐铁骑,也难免要人亡剑折,可他哪里能想到,世上的剑仙竟是如此不讲道理,一人一剑便将自己赖以安身立命的家底斩去大半,如果这位剑仙是那种伤敌一千自损的惨胜也就罢了,他好歹还有个安慰,可人家在轻描淡写之间就把数百铁骑斩于剑下,自己分毫无损,更不见后继无力,那这算什么事?

    说到底也不过是送死罢了。

    还是这种“细水长流”的送死。

    更加让人恼火和无奈。

    徐北游又是一剑撞飞一骑重骑之后,顺势一靠,以自己肩膀将一名迎面撞来的重骑兵连人带马直接撞飞出去,又生生砸死了其后的两名骑兵。

    要知道这可不是平地上静止不动的重骑兵,这是经过蓄势冲锋的重骑兵,在惯性之下,绝不仅仅是三千斤那么简单,却被人一肩撞得倒飞出去,这是多大的气力?

    寻常地仙境界的武夫修士也未必能做到这一点。

    可徐北游做到了。

    接下来的骑兵也多是如此,无一幸免。

    冰尘自始至终就没看过这支精锐重骑一眼,她的注意力始终都放在萧瑾所在的方向,从这里她可以隐约看到萧瑾的面容,不过她没能从中看到半分惊慌失措,这让她愈发戒备,萧瑾此人,其机心城府如何,早已不必多言,放眼当世,无论是道门掌教还是大齐皇帝,都不敢小觑这位魏王半分,而她之所以要来到此处为徐北游压阵,不为别的,也只因为对手是萧瑾而已。

    萧瑾感受到了冰尘的目光注视,却不以为意,反而是高声道:“徐北游,自剑冢岛一别,久违了。说起来还是多亏了你,让孤得以将剑宗的千年积蓄运回魏国,魏国大军能够没有后顾之忧地渡海而来,你当记首功。当然,也正是因为你,孤才能有闲情逸致组建如此一支用金银堆出来的精锐重骑,今日孤用他们来做迎接你的待客之礼,你可满意?”

    此时重骑兵已经损耗近半,徐北游猛地停下前进步伐。

    萧瑾微笑道:“孤王在此,你可敢来杀孤?”

    徐北游举起手中赤练,望向萧瑾,一字一句道:“一剑摧阵当如何。”

    这一剑不再针对士气尽丧的数百重骑,而是直指正在阵中的萧瑾。

    六面和萧林脸色骤变,两人同时向前跨出一步挡在萧瑾身前,眼神异常凝重。

    登顶十八楼,方可自称是逍遥地仙,朝游苍梧暮苍海,逍遥于人世间。

    一位十八楼剑仙的份量之重,绝不能等同于两位十七楼地仙。

    六面双手合十,周身金光璀璨,熠熠生辉,同时显露金刚怒目法相,慑服邪魔外道。

    萧林重重一顿手中法杖,有一本厚重典籍凭空生出,自行翻开,书页哗啦作响,然后以萧瑾为中心,出现了一个三尺方圆的蓝色光罩,将萧瑾护于其中。

    与此同时,冰尘也大声喝道:“徐北游!万万不可意气用事,否则引来天道震怒,悔之晚矣!”

    徐北游置若罔闻,只是一剑递出。

    一道剑气粗如山峰,壮如大江。

    剑气所过之处,无人生还。

    这座巨大军阵被生生撕裂成两半,在这一线之上,没有断臂残肢,甚至没有尸体和血迹,只有一道长长沟壑。

    微风拂过,在这道长长沟壑上,尘埃飘散。

    六面的金刚法相上出现无数裂痕,其胸口位置更是被直接洞穿,可以透过其中看到被他挡在身后的萧瑾。

    微风过后,六面的金刚法相寸寸碎裂,护在萧瑾身周的蓝色光盾也骤然出现无数细密裂缝,然后化作点点蓝色流萤光点,随风而逝。

    不过萧瑾仍是立在原地,一动未动。

    萧瑾抖了抖大袖,拭去身上并不存在的尘埃,轻笑道:“好厉害的一剑,不愧是一人一剑就能大败道门的剑宗剑仙,不过你还是留手了,是怕引来天劫?”

    说完,他抬头看了眼头顶,脸上笑意更重。

    不知何时,头顶天空已经是乌云如重墨,其中隐隐有雷霆翻滚。

    天劫临头。那年那蝉那把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