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八十六章 名师大将莫自牢
    徐北游和赵青深谈一番之后,赵青决定去说服自己老友,暂且不去蜀州,先去两襄一行。老儒生,或者说儒门八位大先生之一的钱牧斋,对此并无异议,听从了既是老友又是亲家的赵青的建议,决定先去两襄。

    当年赵青在直隶州渤海府兵败,跟随徐鸿儒去往江南,在那里结识了刚刚在江南士林崭露头角的钱牧斋,两人一见如故,结为好友。后来赵青归顺萧煜,前往帝都,着手组建天策府之事,两人就此分别。

    说起来也是巧合,在前几十年,赵青官至北地兵马总管,麾下数十万大军,辖制近乎五州之地,说是裂土封王也不为过,可谓是无人不知无人不晓,而那时的钱牧斋仅仅只是江南士林中的后进晚辈,只能说是薄有声名。后几十年,赵青隐于大齐宫廷,渐渐不为世人所知,而钱牧斋却是在江南士林文坛声名鹊起,不但位列儒门八位大先生之一,而且还有自成一家的趋势,当之无愧的文坛泰斗,无人不知。

    人生际遇难料,不外如此。

    至于徐北游与赵青的谈话结果,赵青虽然没有一口回绝,但也没有给出明确答复,只是说他赵青是个锦上添花之人,却未必能够做到雪中送碳。对此,徐北游没有过于强求什么,只是说先去襄阳城再谈。

    一行人转道前往两襄。

    恰逢此时萧瑾已经开始攻打两襄,因为在道门一再失利之后,萧瑾终于不能再用什么攻心为上的策略,只能无奈强攻,好在江南后军在洞庭湖一战中损失颇为惨重,远不能与鼎盛时相比,大齐朝廷此时又是自顾不暇,无法给予援军,而魏国大军此时已经占据以江陵府为中心的大半湖州,军需粮草无忧,足以对两襄展开一场旷日持久的攻坚之战。

    攻城之艰难惨烈,不必赘言,史书早有记载,飞石如雨,人如蚁附,死伤无数,惨不忍睹,无论是攻城方,还是守城方,都如是身处人间炼狱。

    就在魏国大军开始攻城后的第三天,徐北游一行人抵达两襄城外,刚刚从城墙上退下来的魏国士兵,破天荒地对这一行人没有半分阻拦,眼睁睁地看着他们进了襄阳城的城门,然后收兵休战。

    因为在这一行人中有两位十八楼境界的剑仙,一位十七楼境界的武夫,以及一位儒门大先生。

    这些已经激战一天的魏国残兵又如何能拦?

    不过在第二天的清晨时分,拂晓将明,魏王萧瑾在金刚寺六面和鬼王宫萧林的护卫下亲临襄阳城下。

    除了他想要见识下这位一人一剑便将江南局势扭转了大半的新任剑宗宗主之外,也是对于徐北游的忌惮,让他不得不亲自坐镇。

    当萧瑾一骑越众而出时,在他身后是密密麻麻的魏国大军,不见首尾,兵士呼喝之声,如山呼,如海啸。

    若是换成其他时候,恐怕禹匡真要心生绝望,在魏国如潮水的攻势之下,自己这边困守孤城,除非是身处白帝城的孙少堂发兵援救,否则号称东南门户的两襄也很难坚持两个月,只要两襄陷落,那么湖州便再无险可守,江南后军只能一退再退,一直退到白帝城,甚至是退入蜀州。

    关键在于蜀州这个地方局势很是复杂,既要驰援江南,又要兼顾西北,更要防备退入十万大山的南疆蛮族,如此情形之下,孙少堂能否发兵救援,又能发多少兵,其中尚且存疑,禹匡已经做好最坏的打算。

    不过就在如此境地之下,徐北游等人的到来无疑是一场及时雨,让禹匡体会了一把久旱逢甘霖的滋味。

    徐北游进城之后,先见到了张雨萍和李神通,李神通这小子经历了几次战事,虽然剑道修为没有提升多少,但是气态明显不一样了,多了几分铁血味道,让徐北游颇为感慨,果然战场才是男儿最好的归宿。

    在此之后,徐北游又见了苍云和凌云,凌云问徐北游齐仙云去哪儿了,徐北游告诉他齐仙云已经被慕容萱带回道门,听到这个答复之后,凌云明显松了一口气,不过徐北游再把冰尘的事情也告诉他之后,他的脸色又是凝重许多。

    徐北游没有再去多说什么,在他看来,秋叶的十二位弟子中,其实凌云是最适合做掌教的人选,虽然他可能不擅谋略,也并非谪仙大材,甚至还略有冲动意气,但凌云有一点却能胜过所有不足,那就是他没有私心,事事唯公。道门掌教并非剑宗宗主,不必事事独断,这样一个无私至公之人来做掌教,远比天云、白云子之流要好,可惜凌云只是在十二位掌教弟子排名第十一,没有天云等人的根基,也没有齐仙云的宠爱,更缺少足够的历练,所以注定难以登上掌教大位。

    一夜无眠,天色将亮未亮之际,徐北游与禹匡登上城头。

    此时城头上和城墙下的尸体都已经被搬空,不复昨日的惨烈,可空气中仍旧隐隐飘荡着的血腥味却在提醒着所有人,这里在过去已经死了很多人,在将来,仍旧会死很多人。

    徐北游扶着城垛向外眺望,不出意外地看到了城外的汹涌兵潮和已经出阵的萧瑾。

    他对要马上就要返回城内望楼坐镇全局的禹匡说道:“禹都督,据我所知,道门镇魔殿殿主尘叶已经被玉清殿议事召回玄都,接受众位峰主质询,如今道门已经不能在江南再掀起什么太大的风浪,所以萧瑾不得不开始攻城,以求尽快拿下江南,稳定战局,与朝廷形成分庭抗礼之势,继而争取北上挥师,配合西北的草原大军,与东北的牧王前后夹击之势,攻克帝都,从而一统天下。”

    禹匡苦笑道:“我又何尝不知道这个道理,东南半壁系于我一人之身,不容半分有失。”

    徐北游犹豫了一下,问道:“要不要我帮你鼓舞一下士气?”

    禹匡猛地握紧腰间刀柄,盯着徐北游缓缓说道:“你想要做一次万人敌?”

    徐北游笑了笑,说道:“既然来了襄阳,又赶上了这样的大战,如果不出城一战,岂不是白来一趟。”

    禹匡坦然道:“你想要出城一战,可以,不过你要注意自身安危,说句不好听的晦气话,你如果死在城外,我没法向韩阁老和公主殿下交代,更没法向剑宗交代。”

    徐北游笑道:“有冰尘和赵青为我压阵,想要杀我,换成秋叶亲自出手还差不多。”

    禹匡不再相劝,望着仅仅是一身锦绣白袍的徐北游,问道:“要不要披甲?”

    徐北游摇了摇头。

    就在此时,城外的军阵已经开始变阵,大批甲士向两旁散开,然后一尊尊火炮和弩车被推出,想来这就是魏国给徐北游的见面之礼。

    徐北游按住腰间悬着的赤练一剑。

    禹匡重重吐出一口浊气,再次问道:“不用诛仙?”

    徐北游轻声笑道:“他们还不配。”那年那蝉那把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