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八十五章 先行者和后来人
    仅仅是两人便让三千骑兵鸟兽而散。

    两人没有大开杀戒,只是擒贼先擒王之后,又轻描淡写地斩杀了数百骑,这三千骑军便毫不犹豫地四散奔逃。不多时的功夫就跑得一干二净,这一战算是雷声雨点小。

    那位领兵统领没死在让他心惊胆战的徐北游手中,却被那位老武夫一拳生生打成血雾,什么也没能剩下。

    书院众人看到这一幕,不由心神激荡,他们一直都知道山主的这位老朋友很厉害,可到底厉害到什么程度,他们没有太明确概念,直到此时此刻,他们才后知后觉,原来这位被山主称作老武夫的老人,竟然是一位货真价实的万人敌。

    晃膀撞天倒,跺地震九州。

    武夫极致,不外如此。

    有了这位万人敌的光彩夺目,那位后出现的白发年轻人就没那么显眼,在三千骑兵溃散之后,这位年轻人也顺理成章地加入到车队之中。

    不过让书院众人感到惊奇的是,这位年轻人竟还有一位女子同伴,两人俱是满头白发,俱是佩剑,站在一起,倒是颇为般配,不过不同于年轻人的温和,这位白发女子气态冷冽,只是抱剑独立,不曾多发一言。

    老武夫望着这个年轻人,神情略显复杂,挥了挥手,示意车队先行。

    从马车中探出身来的老儒生点了点头,示意马夫再次驱马前行。

    待到书院一行人缓缓前行之后,徐北游终是开口道:“怎么老了这么多?要不是这一身绝不可能作假的萧家拳意,我差点没能认出你。”

    老武夫,或者说是离开帝都的赵青,淡然道:“没了天子气运的补益,自然会显现老态,这也是无可奈何之事,不然你以为我过去为何要长年待在帝都城中?”

    徐北游了然地嗯了一声。

    他这次本是要赶往湖州两襄,要接回滞留在那里的张雨萍一行人,只是在中途感受到赵青的气息之后,才临时起意来到此处。一来是他与魏王萧瑾之间已经没有调和余地,不必再遵循什么万事留一线的规矩,能出手时便出手。二来也是想着再见一见当初不告而别的赵青,试试能否说服赵青重回朝廷,毕竟这么一位武道大高手,拥有丝毫不逊于道门尘叶的惊人战力,能够起到的作用极大,哪怕是不用他出手,仅仅是坐镇某地,也能有极大的威慑力,让人忌惮三分。

    徐北游略微犹豫了一下,说道:“赵师傅当日离开帝时,我恰巧不在帝都,未能挽留一二,甚是遗憾。”

    赵青摇头道:“自从萧玄和萧白父子身死之后,萧氏已然绝后,那么当初我与萧煜定下的承诺自然不用再去遵守,至于道门如何,大齐如何,这个天下又如何,我也不想再管,我只想着在有生之年走到武道之巅,看一看九天之上的壮阔风景,如此便已经心满意足。”

    徐北游轻声道:“萧家还有一个萧知南。”

    赵青失笑道:“萧知南?自古以来,女子嫁人便是泼出去的水,成了别人家的人,既然萧知南已经嫁给你徐北游,那么她就是徐家之人,不能再算是萧家之人。退一步来说,就算当年那位以女子之身登上皇位的女帝,那也是李家的媳妇,可不是李家的女儿。”

    徐北游轻声道:“道理是这个道理没错……”

    他略微停顿一下,话锋陡转,“可当初那位女帝没有登基之前,谁又敢说媳妇也可以做皇帝的?凡事都是如此,追溯到上古三皇时,谁又敢说父子承继是天下至理?许多在当时之人看来是违背规矩的大逆不道之事,却恰恰是后世之人的理所当然之事。”

    赵青缄默不语。

    徐北游忽然说道:“我忽然想起一个故事,不知赵师傅有没有兴趣听我讲一讲。”

    赵青平静道:“但讲无妨。”

    徐北游点了点,说道:“每逢秋日都吃蟹的传统,可在许久之前,在没人吃过螃蟹之前,想来世人大约都觉得这东西是不能吃的。可突然有一天,有个人可能是因为好奇,也可能是其他什么原因,决定吃一只螃蟹,于是他把整个螃蟹生吞了下去,遭了很大的罪,然后他明白了,原来螃蟹不能这么吃,要把外面的壳去掉,这样吃才对。”

    赵青脸色略微凝重,就连旁边一直事不关己的冰尘也流露出几分好奇。

    徐北游继续说道:“就这样,这个人终于知道了螃蟹应该怎么吃,而且还把这个方法教给了其他人,于是他被旁人称作是第一个吃螃蟹的人。多年以后,人们吃螃蟹的手法越来越复杂,越来越精细,老饕们用蟹八件吃着秋蟹的时候,忽然聊起了当初第一个吃螃蟹的人,有人说当初那个第一个吃螃蟹的人太傻,竟然吃螃蟹不知道剥壳,他们就没有这么傻,他们不但知道剥壳,还知道要用蟹八件轻敲慢剥,于是他们得出一个结论,他们比当初第一个吃螃蟹的人要厉害多了。”

    赵青神色复杂,缓缓开口道:“你们想要做第一个吃螃蟹的人?”

    徐北游答非所问道:“从禅让到父子承继,有人做第一个。从只有男子做皇帝到女子做皇帝,也有人做第一个。不管什么事,总要有人出来做第一个。我常常说天地之间,道理和规矩最大,这句话没有错,可如果事事都要依着规矩来做,那便成了墨守成规,殊不知圣人之道,随世而移,道理和规矩也是不断改变的,过去不能做的事情,不代表现在不能做,更不代表以后将来也不能做。”

    一直没有开口说话的冰尘忽然道:“其心可诛。”

    徐北游闻言一笑置之。

    这席话,不管是放在庙堂之高,还放是在江湖之远,只要传扬出去,都会被视作大逆不道。冰尘评价他其心可诛,倒是没有什么私心偏见,仅仅只是实事求是的客观之言。

    赵青沉默许久,感慨道:“初见你时,觉得你满身暮气,满肚子郁气,满嘴规矩和道理,活脱脱一个小韩瑄和小公孙仲谋,没想到许久不见,你倒是变了个人似的,这份心胸格局,让我自叹不如。”

    徐北游平淡说道:“上了山,看得远,心胸自然开阔。”

    赵青笑道:“开阔到冒天下之大不韪?”

    徐北游轻声道:“很多事情,第一次做,本身就是冒天下之大不韪,可如果人人都不去做,那这个世道岂不是就成了固步自封?”

    赵青又是一怔。

    徐北游轻轻呼出一口气,一字一句道:“没有先行者,哪有后来人?”那年那蝉那把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