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八十一章 剑宗堂内众人拜
    徐北游返回青锋坊之后,剑宗上下的头面人物都已经差不多到齐,多是江都城中有头有脸的人物,有各大酒楼的东家,也有船队的船主,更有各大行院的话事人,正是这些人支持起了剑宗的庞大开支。但凡宗门,无论道门佛门也好,还是玄教儒门也罢,钱是一个绕不过去的字,要么是有万千信徒供养,如道门、摩轮寺、佛门等等,要么是依附于某国,如天机阁于大齐朝廷、玄教于后建、萨满教于草原王庭、鬼王宫于魏国,甚至昆山于燕王等等,都属于此列。再有就是自给自足的,名下有各大产业、田产,以剑宗、白莲教等存身于江都的几大宗门最为有名。

    正因为如此,这些人对于剑宗而言很是重要,按照剑宗规矩,这些人被归于剑阁名下,现如今由张安负责统领。

    除此之外,还有就是剑气凌空堂的各个剑师,他们与众多剑阁主事显得格格不入,坐于座椅上,后背笔直,双手按在膝上,相比于各个满面和气生财气的剑阁主事,这些剑气凌空堂的剑师们更像是传统意义上的剑宗之人,不苟言笑,气态冷冽,大有一剑不合便拔剑的架势。

    两者构成了今日来人的大半,再加上慎刑司、传法宫、道藏殿的人,便是偌大一个剑宗的全部。

    徐北游从侧门来到剑气凌空堂的后堂,见了张雪瑶,张雪瑶听到秦穆绵只是回答“知道了”三个字之后,笑着对徐北游说了一句“此事已成”。

    毕竟张雪瑶和秦穆绵是多年的老朋友,既然张雪瑶已经这么说了,那么徐北游便开始准备接下来的整顿剑宗一事。

    现在吴虞正在前面主持局面,宋官官、李青莲、张安等人也都在那边,在后堂这边的就只有一个冯朗,前段时间跟着徐北游去了帝都,又返回江都,比起以前更为沉稳,这会儿来到徐北游的身边,轻声禀报前头的景象。

    徐北游听完之后,示意冯朗去前头告诉吴虞一声,他马上就会过去。

    冯朗应了一声,直接去吴虞那边,传达了徐北游的意思。吴虞闻言后主动退至一旁,与李青莲等人坐在一起。

    不多时后,换上一身黑底白纹长袍的徐北游走进正堂门前。

    原本还喧闹无比的大堂骤然肃静,再不闻半点声音。

    徐北游环顾堂内一周,人人都是衣着鲜亮,显然对于今天是极为看重,甚至是兴师动众,在接触到徐北游的视线之后,无人敢窃窃私语,个个都是目不斜视,眼观鼻鼻观心,仿佛生怕被新任宗主觉得不敬。

    徐北游迈步走入正堂,所有人全都从椅上起身,毕恭毕敬。

    徐北游一路走过去,见到不少熟悉面孔,也有许多生疏面孔,这一下便分出了高下,许多曾经跟宗主打过交道,甚至被宗主记住了名字的,便自觉高人一等,而那些没有分宗主打过交道的,难免就心底忐忑。

    众生百态,不一而是。

    徐北游走到最上首的主位入座,然后所有人一起恭敬行礼,齐声道:“见过宗主”。

    徐北游抬手下压,示意众人坐下,然后双手扶在扶手上,相比起众人的腰杆笔直,直接靠在椅背上,略显随意。

    若是放在眼前,底下这些老油子们难免会心中有些不以为然,可是到了今日,再没人敢有如此想法,只觉得这是天经地义,如果说以前的剑宗众人看待徐北游,有点像下属看待上司,虽然该听的话还是要听,但如果真被逼急了,也会玩阳奉阴违那一套,那么现在再看徐北游,就有点臣子看待皇帝的意味了,天威难测,如伴猛虎。

    两相对比,堂间众人难免有些五味杂陈。

    徐北游不等他们平复心情,也没有什么虚话套话,直接说道:“这次召集诸位,是有几件事要宣布。”

    堂间寂然一片。

    “本宗三大长老之位空悬已久,今日重设三大长老。”

    徐北游的嗓音沉沉传下,“第一位长老,冰尘。”

    满堂震动。

    就算抛开冰尘的道门身份不谈,仅仅是十八楼境界的剑仙身份,就足以让所有人都肃然起敬,更何况她还是曾是剑宗大敌之一,即使众人听到过一些传言,有过一些猜测,但真正见到冰尘本尊时,还是感到一阵近乎窒息的震惊。

    满头白发的冰尘携带断贪嗔走入堂内,对周围的所有震惊视线视而不见,对主位上的徐北游略施一礼之后,立在徐北游身前一侧,面朝堂内众人。

    “第二位长老,张雪瑶。”

    徐北游的嗓音继续响起。

    曾任剑宗代宗主的张雪瑶缓缓步入堂内,这次堂内众人神情略缓,毕竟张雪瑶在卸任代宗主之位后重回长老之位,本就是在情理之中,倒也不必太过惊讶,只是张雪瑶的排位在冰尘之后,这不免让许多有心之人生出许多思量,暗自揣度,这是否是宗主打压代宗主的手段,还是说两人之间生出了什么间隙,只是见张雪瑶并无什么异样,同样是对徐北游一礼之后,神情平静地站到冰尘的左手边,又不像是有间隙的样子,实在人让人有些无从猜测。

    “第三位长老,秦穆绵。”

    徐北游此言一出,堂内终于哗然开来,包括吴虞等人在内,几乎所有人都面面相觑。

    而接下来的一句话更是让所有人都震撼得无以复加,“从今日起,闻香教与剑宗两相合一,仍由长老秦穆绵统御。”

    如果说冰尘归顺剑宗之事,好歹事前有消息传出,大家都有了准备,还不算太过震惊,可秦穆绵和闻香教之事就是彻彻底底的意外,事前根本没有半点风声。

    太过突然。

    事实上除了徐北游和张雪瑶两人之外,其他人都不知情,哪怕是冰尘的眼神中都流露出几分诧异震惊。

    好一个剑宗宗主徐北游。

    如此三位长老,任凭是谁,都说不出半句不是。

    在公孙仲谋身死之后就有些一蹶不振态势的剑宗终于又有了几分当年的鼎盛气象。

    秦穆绵迈步走入堂内,在他身后还跟随有罗夫人和苏青奴两人。

    秦穆绵对徐北游施礼致意之后,站到冰尘的右手边,后两者则是与吴虞等人并排而立。

    徐北游环顾四周,待到堂内重归寂静之后,继续说道:“以下是为殿阁之主。”

    今天没有谁敢不识趣地多嘴半句,只有竖起耳朵仔细听的份儿。

    “吴虞,为慎刑司掌司,归属秦穆绵长老统领。”

    “宋官官,为剑气凌空堂堂主,归属冰尘长老统领。”

    “张安,为剑阁阁主,归属张雪瑶长老统领。”

    “其余人等,由三位长老酌情安排。”

    在徐北游宣布完一系列任命之后,吴虞第一个出列,对三位长老恭敬行礼,沉声道:“吴虞参见三位长老。”

    既然新任慎刑司掌司都已经带头,那些剑宗的头面人物也都纷纷顺势拜见,毕竟三位长老没有一个是好招惹的,都能服众,甚至还让一众人等感觉面上有关,感觉剑宗振兴已是指日可待。

    至此,剑气凌空堂内。

    徐北游高坐主位,三位长老分列他的身前站立。

    四人一起面朝众人,受了堂内所有人的一拜。

    主位之上,徐北游眼神幽深。那年那蝉那把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