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八十章 今日再上千金楼
    徐北游独自一人出了青锋坊,来到位于富贵坊中的千金楼。

    千金楼被誉为秦淮第一楼,其名字有三重含义,一重含义是因为楼内满堂贴金,共用了三千六百块金箔,形容整座建筑的用料之贵。第二重含义是形容楼内女子的身价之高和姿容之好,堪比官家的千金小姐。第三重含义则是说千金散尽之意,号称此地是王孙进孙子出,乃是江都乃至整个江南一等一的好去处。

    千金楼虽然名为楼,但实际上在主楼周围又有许多独立跨院,整体占地颇为广大。主楼共有五层,沿着一条并不示于外人的隐蔽楼梯可直达顶楼,整个顶楼与下面的四层并不相通,外人不得探其究竟。

    这里便是秦穆绵在江都城的众多居处之一。

    平心而论,虽然徐北游与秦穆绵关系极好,但他并不怎么喜欢千金楼,在以往过去的三年时间中,他来这里的次数屈指可算。因为这儿脂粉味道太浓了,不管如何装饰考究和意境布局,是遮掩不住那股浓郁到有些刺鼻脂粉味道。当然,这里的“味道”不是说鼻子嗅到的味道或者舌头尝到的味道,而是一种感觉,就像一座百战之军的兵营,不管如何清洗打扫甚至是更换驻地,都抹除不掉那股仿佛浸到骨子里的杀伐血腥味道。

    徐北游跟着罗夫人一路来到千金楼的五楼,还是老样子,其中随意摆放着许多绣墩和桌椅,看似凌乱其实暗藏章法,在最深处才又用描金仕女屏风和翡翠珠帘隔开一个不大的区域。

    就像一名女子的杂乱闺房。徐北游不由想起上次踏足这里,还是因为萧白来江都筹措钱粮之事,转眼间物是人非,萧玄和萧白俱已作古,那个当年看似固若金汤的大齐王朝也战乱四起,一个不慎便要陷入到风雨飘摇的境地之中。

    今日那两扇描金仕女屏风和翡翠珠帘已经被提早移开,露出其后那张巨大的贵妃榻。

    一身身着月白素裙的女子正斜卧在上面,旁边还有一位女子小心侍候。

    这两名女子,徐北游都认得,斜卧在贵妃榻上的女子正是徐北游此行要找的秦穆绵,而在一旁侍应的女子则是徐北游当初在别院中梳拢的苏青奴,不过在他成亲之后,既是避嫌,也是因为事务繁忙,他已经很久没有见过这位女子。

    见到徐北游,秦穆绵没有要起身相迎的意思,徐北游也没过多客气,拉过一把绣墩,隔着大概十余丈的距离径自坐下,苏青奴为这位恩主奉上一杯清茶,然后姗姗而去。

    在出门的时候,她又回头看了一眼徐北游,忽然想起两人第一次见面时她给徐北游所下的评语,如果一个正常男人可以做到对漂亮女人无动于衷,那该是多狠的心肠?这样的男人,杀人都不眨眼的。

    如今看来,她当时没有说错,他果然是杀人不眨眼的男人。

    苏青奴轻轻叹息一声,往楼下走去。

    秦穆绵示意罗夫人也退下之后,此处就只剩下徐北游和秦穆绵两人。

    秦穆绵坐直了身体,却没有主动开口。

    她这辈子没在人心上下过功夫,所以她输了萧煜,但她不是愚笨之人,联想起先前张雪瑶的试探,大致猜出了徐北游的来意,不过这个很对她脾气的晚辈不急着开口捅破这层窗户纸,那她也不好主动开口,甚至还有些百感交集,当年那个她眼中的小家伙,如今已经是一方巨擎,曾几何时,他还个要托庇于这座千金楼的年轻人,如今却是要反过头来要将千金楼收归麾下。都说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可这才三年的时间而已,怎能不让人感叹。

    懒散坐在贵妃榻上的秦穆绵忍不住笑了笑,又有些欣慰。难得这个小家伙从来不得志而骄狂,哪怕已经位列天机榜的三圣之列,仍旧愿意对自己这个老婆子放低姿态,在同龄人中已经是殊为难得。她以前见过几个年轻才俊,个个都是傲气得很,哪怕是面上还算守礼,骨子里也是带着一股看轻旁人的意味,更何况还有几个连面上守礼都不愿意做的,与眼前这小家伙比起来,又岂止是天壤之别。

    她对徐北游很满意,甚至有些类似于视如己出的偏心。不过对于张雪瑶的那个提议,她还是略有犹豫,倒不是对剑宗或者徐北游有什么看法,也不是放不下权柄,只是她这些年来习惯了自由自在,摆脱了玄教,离开了道门,婉拒了大齐朝廷,难道又要把自己陷入到另一个泥潭之中?

    秦穆绵还是没有拿定主意。

    徐北游沉吟许久之后,缓缓开口道:“北游此次来意,想必秦姨已经心中有数,不知秦姨意下如何?”

    秦穆绵嘴角翘起,反问道:“心中有数?有什么数?”

    徐北游愣了一下,然后笑道:“既然秦姨不知道,那我就只好直言了,不知秦姨知不知道冰尘?”

    秦穆绵没有半点思量犹疑道:“当然知道,当年的天枢峰主,后因太清宫之变而被镇压入镇魔井中,再后来托青尘的福,镇魔殿损失惨重,她被秋叶从镇魔井中放出,加入镇魔殿成为第一大执事太乙救苦天尊,上次还是你用剑三十六斩断她的一臂。”

    徐北游点了点头,继续说道:“秦姨有所不知,这位太乙救苦天尊已经不再是道门中人,而是我剑宗之人了。”

    秦穆绵闻言微微一怔,虽然她在之前已经听到过一些有关的传言,可直至今日,听到徐北游亲口说出来,心底仍是感到极大震撼,甚至有些不知所言。

    秦穆绵沉默了片刻,感慨道:“那可是一位十八楼境界的剑仙,就是放在号称坐拥三十位大真人的道门,也是凤毛麟角,你能把她请回剑宗,南归,不可限量啊。”

    徐北游端起旁边的茶杯,轻抿一口后说道:“秦姨过誉。另外,秦姨可能有所不知,我当初把这位女剑仙请回剑宗的时候,曾经许诺她来做剑仙的三大长老,而且我还打算借着这件事的东风,重整剑宗,不过这两件事还都需要秦姨出手助我一臂之力。”

    秦穆绵笑了笑,“论身份,你是剑宗宗主,又是朝廷的帝婿和小阁老,大权在握,论修为,你如今位列天机榜的三圣之列,超凡入圣,这天底下还有你做不成的事情?就算有,我又能帮上什么。”

    此时徐北游没有半点身为当世剑仙的气魄,把晚辈二字展现得淋漓尽致,伏低做小道:“秦姨这话说的不对,这件事你肯定能帮上忙,想来秦姨也知道,按照祖师规矩,剑宗设三大长老之位,如今冰尘和师母占了两席,可还差一席,若是空着,不好看,也不好说。”

    秦穆绵笑而不语。

    徐北游笑意狡黠,“要不秦姨赏脸,去给北游凑个数?”那年那蝉那把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