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七十九章 第三位剑宗长老
    徐北游与张雪瑶相对而坐,轻声问询道:“不知师母对我此次重整剑宗有何看法?”

    最近颇有些扬眉吐气之感的张雪瑶明显心情极佳,豁达笑道:“这是你师父一直想做而没有来得及做的事情,平心而论,你比我有志气多了。”

    徐北游望着外头的一棵苍翠青松,轻声道:“一代人有一代人的事情,师母你们这一代人的事情是重建剑宗,剩下的事情就是我们这代人该做的了。”

    张雪瑶感慨道:“当初谁又能想到,在短短三年的时间里,你竟然能走到这一步。我尤还记得你跟赤丙争斗时,我曾经说过一句话,繁花柳密处,拔的开,才是手段。风狂雨急时,立的定,方见脚跟。现如今你不仅仅是站稳脚跟,更是要挥散风雨且拨云见日了。”

    徐北游笑了笑,“师母谬赞了。”

    张雪瑶笑道:“不用跟我来这些虚礼,这回你把冰尘这尊大菩萨请回剑宗,总要给出一个合适的位置,谁也说不出一个不是,你再用这个契机来整合剑宗,顺理成章,想法很好,现在说说你的具体部署吧。”

    徐北游点了点头,直接说道:“这次我要重设三大长老之位,主要有如此几点思量,第一就是师母刚刚说起过的冰尘,这么大的一尊菩萨,我必然要给她一个合适的位置,宗主之位肯定不可能,可殿阁之主又未免太小,长老之位最是合适。第二则是师母的原因了,师母本就是长老之一,只是后来因为师父他老人家仙逝的缘故,不得已出任代宗主之位,现在我继承了宗主之位,按照道理而言,师母也要重回长老之位。至于第三点,是因为现在宗内有很多自行其是之人,虽然我身为宗主,但无暇顾及他们,吴虞他们又资历尚浅,难以服众,所以需要三位德高望重之人出任长老之位,帮助我整合剑宗。”

    张雪瑶笑问道:“这三位长老的人选呢?”

    徐北游说道:“刚才我已经说了,冰尘算一个,师母算一个,至于第三人,我暂时还没想好,可以虚位以待。”

    徐北游略有些不好意思道:“只是要委屈师母,暂列冰尘之后。”

    张雪瑶摆了摆手道:“三大长老之间的前后之分不过是个名头而已,并无太大影响,不过你说的第三位长老,我倒是有个人选。”

    徐北游问道:“是谁?”

    张雪瑶神秘一笑,“远在天边,近在眼前。世人都说江都城有三位老佛爷,分别是我、你唐姨和你秦姨,你唐姨暂且不去说她,她是傅先生的弟子,身负传承重任,不好强求,可你秦姨却是不一样,大有争取的余地。”

    徐北游略有犹豫,“冰尘那边,不管怎么说,她毕竟是出身于道门,与我们剑宗同根同源,又是修习剑宗的剑三十六,让她来做这个剑宗长老,没什么问题,可秦姨那边……”

    张雪瑶反问道:“那你这位剑宗宗主代师祖把剑宗的剑三十六传给她不就行了?道门的乌云叟都可以带艺投师,我们剑宗为什么不行?”

    徐北游点了点头,认同了张雪瑶给出的理由。平心而论,他与秦穆绵两人之间私交极好,在他的心目中,秦穆绵是仅次于张雪瑶的女性长辈,若是能将她请来,不但是一大助力,而且也无后顾之忧。

    张雪瑶接着说道:“想来你也知道,穆绵她本是玄教的圣女,按照入门先后,她还是完颜北月的师姐,不过那时候的玄教一片乱象,上任玄教教主死于道门老掌教紫尘之手,教主之位空悬,五大长老各自为政,使得偌大一个玄教近乎四分五裂,秦穆绵这个圣女的地位就变得极为尴尬,说白了不过是五位长老手中的牵线木偶,而完颜北月则是不同,他有一个出身慕容氏并担任后建大将军的父亲,还有一个出身后建皇室完颜氏的生母,本身又是谪仙大材,地位煊赫,纵使是玄教中人也不能小觑,更何况后来完颜北月又与萧煜结成兄弟之盟,并娶了萧煜的妹妹萧玥,成为玄教教主几乎是板上钉钉的事情。”

    徐北游了然道:“所以秦姨她在后来叛出了玄教。”

    张雪瑶淡笑道:“当时她一个无依无靠的股弱女子,想要离开玄教又是谈何容易,那时候她被玄教囚禁在大梁城中,最后还是道门的老掌教紫尘将她救出,两人有半师半徒之谊。正值当时白莲教势大,道门为了分化白莲教,便派遣她去挖白莲教的墙角,另起炉灶,这也就是后来的闻香教。如今我们三个宗门之中,以白莲教最为势大,其次是剑宗,再次是闻香教,可我们两家之所以能在江都立足,还是多亏了秦穆绵的面子,毕竟是因为她,萧煜才会对此持默许态度,道门那边看在萧煜面子上,也不好太过得寸进尺。”

    徐北游没有急着作声,陷入沉思。

    张雪瑶看了他一眼,继续说道:“如今的白莲教早已是不复当年,道门一家独大,由道门老掌教紫尘授意而建立的闻香教已是没了存在的必要,若是你能说动你秦姨,那江都可就真是我们剑宗的囊中之物了。”

    徐北游问道:“唐姨那边会不会有其他想法?”

    张雪瑶摇头道:“白莲教当年能够以一教之力抗衡道门,丝毫不逊于剑宗,又没有遭受剑宗的灭门之祸,可谓是瘦死的骆驼比马大,江都这边只是白莲教的一部分而已,你唐姨的真正根基还是在蜀州那边,与天机阁相互依存,不会有太大影响。”

    徐北游点头道:“既然师母已经如此说了,那就没有太大问题,值此乱世之际,非常之时用非常之法,想来师父和列位祖师在天有灵,也不会有其他异议。”

    张雪瑶心平气和道:“闻香教上下都是由秦穆绵一言而决,只要说动了秦穆绵,此事就算是成了,至于秦穆绵那边,我试探过她的口风,她没有一口回绝,不过还要你这位剑宗宗主亲自前去相邀,如此才显诚意。”

    徐北游起身道:“事情宜早不宜迟,我这就去见秦姨。”那年那蝉那把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