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七十八章 意欲重整剑宗新
    曾经的道术坊,如今的青锋坊,已经大致修缮完毕,随着剑宗众人陆续迁入其中,此地正式成为剑宗的大本营所在,徐北游这次返回江都之后,决意在青锋坊召集所有剑宗高层,重整剑宗。

    其实以前的徐北游也有过类似想法,只是那时候的他威望不足,不能轻易在宗内人事上大刀阔斧地下手,不过如今不比从前,现在的徐北游跻身天机榜中的三圣之列,仅仅是这一点,就足以让绝大多数人心悦诚服,更何况他一人一剑转战江南,大败道门高手无数,亲自手刃道门大地仙足有四人之多,其声望之高,在外人看来,甚至已经超过了当年的公孙仲谋,直追那位同样一人一剑而纵横天下的大剑仙上官仙尘。

    如今这位三圣之列的剑仙携大胜之威归来,同时还带回一位同样是十八楼境界的剑仙,他说要重整剑宗,整个剑宗上下自然不可能有第二个声音。

    虽然徐北游对冰尘说剑宗中并无派系之争,但实则还是存在两大派系之分,而这两大派系的始作俑者,便是徐北游的师父公孙仲谋和师母张雪瑶,当年公孙仲谋和张雪瑶因为意见相左而分道扬镳,公孙仲谋离开江都,由此道门口中的“后剑宗”开始分为两派,一派以剑气凌空堂为首,跟随公孙仲谋遍布天下各地,一派以剑阁为首,跟随张雪瑶扎根于江都,在徐北游重返江都之后,两派在名义上重归一家,分别由宋官官和张安掌管,但实际上还是存在着派系之分,只是没有道门各大派系那般泾渭分明。

    这次徐北游重整剑宗的目的只有一个,就是要彻底整合派系,组成一个全新的、有别于如今道门和过去剑宗的剑宗,同时也重新建立起当年的剑宗架构。

    当年的剑宗,最高位置自然是宗主,在宗主之下又有三大长老,在上官仙尘时代,三大长老分别是萧慎、东行先生、张重光,地位仅次于宗主,又分别各自掌管一殿一阁,比如张重光曾经掌管慎刑司,东行先生掌管剑气凌空堂,到了公孙仲谋就任剑宗宗主时,三大长老只剩两人,分别是张雪瑶和上官青虹,再到张雪瑶任代宗主时,干脆是一个也没有,只剩下三个空名。

    在三大长老之下则是各殿阁之主和三十六位岛主,殿阁之主不必多说,与道门的众多殿阁之主并无太多区别,可三十六位岛主却不能与道门的七大峰主相提并论,道门是七大峰主共尊掌教真人,又有掌教和峰主共商合议的玉清殿议事,虽然数代掌教真人都曾不同程度地整顿七脉,收拢权柄,甚至是打压峰主,但七位峰主仍旧掌握着极大的权柄,若是他们联手,甚至可以与道门掌教分庭抗礼,这次道门内斗便是明证。

    如果说道门的七大峰主像庙堂中的中枢阁臣,那么剑宗的三十六位岛主就像是封疆大吏,手握权柄不假,却不足以对抗剑宗宗主,相比较而言,剑宗更为集权,在上官仙尘时代达到巅峰,以至于流传出上官仙尘即是半个剑宗的说法。

    如今剑宗还未“还都”碧游岛,也未收复东海三十六岛,所以三十位岛主的人选可以暂且不提,这次真正要定下的是各殿阁之主和三大长老的人选。

    这些年来,剑宗老人们陆续故去,剑宗新人们体会不到当年剑宗的繁荣,所以也就没有老辈人的那股子心气,什么剑道之争,什么剑道不两立,都已经是埋在旧纸堆里的陈年旧事,他们想的不再是如何与道门针锋相对,而是如何保住自己的太平日子,自从公孙仲谋和上官青虹相继故去之后,剑宗内的安逸之风就愈发兴盛,直到徐北游来到江都,才在某种程度上开始扭转这种氛围。

    不过当初威望不足的徐北游想要成为名正言顺的剑宗首徒已经是花费了好大力气,更不可能触及到剑宗内部更深层次的改动,只是让亲近自己的宋官官和张安两人一跃成为独当一面的殿阁之主,至于后来的吴虞,名义上是剑宗的话事人,实际上底下各个山头仍是各有地盘,虽说看在徐北游和张雪瑶的面子上,谈不上阳奉阴违,但还是自行其是,徐北游这次就是要彻底打破这些所谓的自行其是。

    当徐北游将这个消息传下去之后,很快就在剑宗内部掀起轩然大波,不少在剑宗中掌握着话语权的剑宗老人不免心中腹诽,一朝天子一朝臣,少主成了宗主,这天终究还是要变了,不过大家伙也都心知肚明,这位曾经的少主可不是什么软弱可欺的幼主,这次大败道门之后,不但证明了自己无愧于天机榜中的“三圣”评价,而且声望大涨,如果他们这些处于中间位置的老人敢于反对,不说上头如何镇压,就是各自手下的那些年轻弟子,就会第一个站出来反对。

    这就是所谓的大势所趋。

    今日的剑气凌空堂,张灯结彩,气氛热烈,各个剑宗主事齐聚一堂,相互问好寒暄之声不绝于耳,三三两两相互攀谈随处可见,虽然此时年关未至,但已经有了过年的热烈气氛。

    此时已经成为剑宗宗主的徐北游就在剑气凌空堂的后堂,未在前庭露面,只是让吴虞代他应付场面。

    与此同时,冰尘和张雪瑶两人也已经来到此地,张雪瑶先是以晚辈的身份主动拜见了冰尘,然后才来见徐北游。毕竟冰尘是秋叶的师叔,与上官仙尘份属同辈,差不多算是当世辈分最高的一小撮人之一,张雪瑶此举也在情理之中,这次见面,两人并未深谈什么,只能说是浅尝辄止。至于张雪瑶对于徐北游将冰尘收入剑宗有什么看法,她没有明说,礼数周到,让人挑不出半分错来。

    不管怎么说,现在徐北游才是剑宗宗主,她这个代宗主如果再对现任宗主的策略指手画脚,不但惹人厌,而且还犯忌讳。

    当张雪瑶去见徐北游的时候,冰尘很识趣,转去他处,留下这对“母子”单独相处。

    徐北游想要重整剑宗,离不开张雪瑶的鼎力支持。那年那蝉那把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