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七十七章 剑宗剑仙见宗主
    “经道门玉清殿议事,众峰主、殿阁之主合议,大真人冰尘,前因行谋逆之事,曾经禁锢,废黜峰主之位,继而念其过往功劳,从宽免宥,出任镇魔殿第一大执事太乙救苦天尊。然其未能悔改,行为失据,勾结剑宗,背弃宗门,现已查明其大罪有五。”

    “承平二十一年,冰尘为取回诛仙而率领镇魔殿前往江都,然其作战不利,致使诛仙未能回归道门,方有今日徐北游之祸患,其罪一。”

    “承平二十二年,圜丘坛与明陵之事,冰尘全不以宗门为重,致使大真人青尘功败垂成,未能飞升,此为其大罪二。”

    “承平二十三年,镇魔殿奉命拦截萧玄灵柩,冰尘故意放纵,使徐北游得以返回帝都,以至帝都局势不可收拾,其大罪三。”

    “承平二十三年,徐北游返回江都,镇魔殿殿主尘叶令冰尘作为接应,冰尘不尊号令,作壁上观,坐视此战大败亏输,其大罪四。”

    “冰尘私下结交剑宗中人,其居心实不可问……”

    “好了。”坐在椅上的徐北游摆了摆手,示意不必再念下去。

    冯朗微微躬身,将手中册子合起,熄声退至一旁。

    在大江之畔的一战之后,徐北游直接带着被紫薇反噬的冰尘返回江都,慕容萱和尘叶并未追击,抵达江都之后,冰尘也并未反抗,只是不再开口多发一言。

    徐北游也不以为意,将冰尘安顿在青锋坊内,然后先行闭关疗伤,直到道门玉清殿议事的消息传来之后,他才带着这个消息来见冰尘。

    不得不说,这次是道门自断一臂来助徐北游一臂之力,不过徐北游也心知肚明,不是道门中人看不透这一点,只是他们陷入到内斗的局面之后,已经难以顾忌这些,回望史书,历朝历代,都不乏这种将党争置于国事之上的先例。

    盛极而衰多半始于自身内部,这一次则是轮到了道门。

    冰尘坐在徐北游的对面位置,已经换了一身崭新的素白长袍,不再像以前所着道袍那般宽大,依稀勾勒出女子的婀娜体态,满头白发也已经束成发髻,乍一看上去,不像是威名赫赫的镇魔殿太乙救苦天尊,倒像是一名从江南士族中走出的大家闺秀。

    徐北游从椅上起身,云履踏在脚下的木质地板上,发出清脆的声响,他一直走到屋外,驻足于外廊,负手眺望雨景。

    坐在绣墩上的冰尘同样起身,跟在徐北游身后一起走出了这处暖阁。

    今日江都有春雨,与江北还在落雪的寒冷天气不同,江南已是略见暖意,开始飘起杏花微雨,不同于塞外的雨中带着一股子冷冽寒意,似乎要渗到人的骨头里。江都的雨丝不冷,还带着一股温暖的湿气,从天上落下之后,落在黑亮的瓦片上,落在秦淮河上,落在城墙上,落在后湖的湖面上,溅起一层白茫茫的雾气,将整个天地完全充斥,只能从一闪而逝的缝隙中窥见些许亭台楼阁。

    冰尘望着眼前景象,忽然有些莫名感慨,上次她来江都时,已经是八十多年前的事情了,她与那个男人曾经同游江都,后来两人分道扬镳之后,她返回玄都,直到就任天枢峰峰主之后才再次下山,那时候江都已经成为陆谦的后宅,道门作为扶持萧煜的一方,万万没有去往江都的道理,再然后便是镇魔井中的凄惨岁月,在其后的这段时间中,她距离江都最近的一次还是与徐北游的第一次斗剑,那一次她与江都只有一道城墙之隔,可最终还是败于徐北游之手,未能入城。

    冰尘如何也没有想到,她竟是在如此情形之下进入到江都城的。

    徐北游望着雨幕,任凭点点雨丝被微风吹进廊下,粘在身上,缓缓开口道:“道门,前辈已经回不去了,既然他们不仁在先,你又何必再与他们讲什么道义?我还是那句话,只要前辈肯留下来,无不可谈,只是不知前辈意下如何。”

    一直没有开口的冰尘向前几步与徐北游并肩而立,终于是开口道:“你就不怕我是第二个萧慎?”

    徐北游摇头道:“人与人是不一样的,前辈的往事,我素有耳闻,我相信前辈不会是萧慎之流。”

    冰尘将双手笼进袖中,面无表情道:“别忘了我当年是因为何事才被镇压入镇魔井中的。”

    徐北游一笑置之,“有仇报仇,有怨报怨,可剑宗与前辈素无仇怨。”

    冰尘不置可否道:“你觉得剑宗可以胜过道门?”

    徐北游笑了笑,“纵观道门以往,从三位大道君的道统之争开始,到青尘叛出道门为止,道门从未真正败在过外敌的手中,每次由盛转衰都是败在了自己的内斗,这次也不会例外。”

    冰尘没有说话,静待下文。

    徐北游继续说道:“现在道门乱象已显,总掌大局的秋叶也好,还是慕容萱和尘叶也罢,他们都知道将你逼离道门无疑是自断一臂,可他们不得不这么做,死了这么多地仙境界的大真人,总要给道门上下一个说得过去的交代。这口黑锅,一般人扛不起来,只有你这位十八楼境界的剑仙才能扛起来,再加上你如今人不在道门,无从自辩,先前又是从镇魔井中释放出来的戴罪立功之身,无疑是再好不过的担罪之人,他们只有把所有的罪责都推到你的身上,才能洗脱自己,才能重新将道门的局势稳定下来,所以现在前辈已经是百口莫辩,只能把这个所谓的罪名坐实。”

    冰尘皱眉道:“你就如此笃定?”

    徐北游轻描淡写道:“派系党争,这是从三位大道君道统之争时就传下来的恶习,本来剑宗也是如此,不过碧游岛一战之后,剑宗倾覆,宗内派系俱是消亡,如今的剑宗倒是没有这个隐患。可是道门与剑宗大不一样,道门内部的几大派系根深蒂固,可追溯到千年以上,不是一个掌教真人就能轻易弹压下去,还要讲究天时地利人和才行,可惜如今的秋叶一样不占,他只能壮士断腕,或者说壁虎断尾。”

    冰尘点了点头。

    徐北游突然转头,近距离凝视着这个脸色略显苍白的女子,“我不信前辈对于道门没有半点怨言,当年道门教给前辈的东西,他们早就已经收了回去,现在前辈的一身修为都是源自我剑宗,前辈回归剑宗,于情、于理、于势,都说得过去。”

    冰尘听到这里,不由扯了扯嘴角。

    因为徐北游用了“回归”二字,而非“归顺”。

    这种小心思无疑是耍小聪明,可却很能讨到她的欢心。

    徐北游自嘲一笑,“当然,如果前辈实在不愿意,那么我也不会强人所难。”

    冰尘终于转过头,与徐北游正面对视,笑问道:“徐北游,你打算给我一个什么位子?”

    徐北游反问道:“前辈想要什么位子。”

    冰尘没有说话,只是抬了抬下巴。

    徐北游无奈给出一个答案,“剑宗有三大长老之位,仅次于宗主,如果冰尘前辈同意,那么前辈就是剑宗三大长老之首。”

    冰尘笑玩味道:“难道不是让我做你的大剑奴?”

    徐北游赶忙正色道:“晚辈岂敢有如此非分之想。”

    冰尘轻哼了一声,然后轻轻感慨道:“既然如此,那我也没必要矫情了,再矫情下去,就要惹人厌了。”

    不等徐北游开口说话,冰尘已是肃容正色,向徐北游恭敬一礼,沉声道:“剑宗冰尘见过宗主。”那年那蝉那把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