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七十六章 败亡在内不在外
    在承平二十三年的冬末,江南的这场大战注定无法隐瞒,毕竟有万剑东来,有两**剑降世,还有两位剑仙犁地凿湖引得大江之水倒灌的骇人景象,事后那方以人力造就的大湖是无论如何都遮掩不过去的,所以此战的各种传闻很快就传遍世间。

    这一战,道门可谓是折戟沉沙,先是地藏王身死,三位掌教弟子被俘,接下来又接连有两位排名前五的大执事身死,还有掌教二弟子乌云叟形神俱灭,这已经不仅仅是让道门伤筋动骨的问题,而是继江都道门之事后,徐北游又反手一巴掌拍在了道门的脸上。

    更让道门中人无法接受的是,徐北游竟然还掳走了同是地仙十八楼境界的太乙救苦天尊,在许多人看来,这简直就是滑天下之大稽的事情,要知道击败一位同境修士和斩杀一位同境修士不可同日而语,而斩杀一位同境修士和生擒一位同境修士又是不可同日而语,谁能相信徐北游在以一敌多的同时还能生擒与他同境界的太乙救苦天尊?

    故而很快就有另外一种传言流传开来,而且愈演愈烈,传言中说,其实是太乙救苦天尊与徐北游里应外合互相勾结,所以才会使道门数次功败垂成,而且还有几点例证,第一就是太乙救苦天尊身为道门中人却修习剑宗剑道,第二是当初太乙救苦天尊率领镇魔殿第一次前往江都却无功而返,第三是太乙救苦天尊在豫州边境阻拦徐北游前往帝都时未尽全力,以至于徐北游得以赶到帝都驱逐傅中天,第四是前不久的江都一战中,太乙救苦天尊未能及时驰援。虽说这里头有几点是站不住脚的,但却无人愿意深思,或者说视而不见。

    如此种种,愈发坐实了太乙救苦天尊并非不敌徐北游而是叛出道门的传言,再加上太乙救苦天尊的真实身份,本就是被镇压入镇魔井中的前任天枢峰峰主冰尘,于是许多道门大真人对此也深信不疑,其中尤以傅中天为最。

    对于此事,道门已经将其与当年使镇魔殿精锐尽丧的贺牢山一战等同视之,为此道门不得已紧急召开玉清殿议事,掌教真人未曾现身,仍旧是由白云子代为主持。在此次议事中,差点丢了性命的天云率先发难,矛头直指意图借刀杀人的掌教夫人慕容萱,紧接着侥幸逃过一劫的酆都大帝也随声附和,诘问死伤大真人如此之多仅仅是为了一个齐仙云,可是值得?其中可藏有私心?虽然此言被白云子以“无论是哪位道门弟子都不可不救,此事非在救与不救,而是在于不可慑服屈就于徐北游之威”之言驳斥,但仍是在玉清殿与会之人中引起很大震动。

    接下来傅中天的一番言语更是让白云子无可招架,他直接捅破了那层已经很是单薄的窗户纸,诘问齐仙云到底是何种身份,为何徐北游笃定只要齐仙云在手,道门便不可不救?而冰尘本是镇魔井下的罪人,此事是由当年的天尘大真人亲自裁定,又是何人将其放出?以至于酿出今日之祸。

    是谁将冰尘放出来的?

    明面上的说法,是贺牢山一战之后,大真人明尘辞去殿主之位,尘叶出任镇魔殿殿主,重组镇魔殿,由他将冰尘从镇魔井中放出以解决镇魔殿人手严重不足的问题。可事实上,所有人都知道,此举肯定是经过了掌教真人的首肯,否则尘叶绝不敢如此行事。

    傅中天此举可谓是项庄舞剑意在沛公,不管是针对尘叶,还是针对秋叶,都不是白云子可以应付的,因为此时众多道门宿老早已对齐仙云之事和慕容萱长年把持大权不满,他们不敢公然反对掌教秋叶,但却敢将矛头指向慕容萱和尘叶,用此事借题发挥。

    若是道门屡战屡捷,那么再大的争端也可以被强压下去,但如今的道门却是屡战屡败,从江南道门被驱逐出江都开始,到圜丘坛之变,再到君岛一战、帝都谋划、江都之战,竟是无一成功,每一次失败都会无形中削弱秋叶多年积累下来的威望,时至今日,终于出现了弹压不住的情形。

    最终,玉清殿议事决定将尘叶召回玄都,接受众峰主质询,然后再做决议,至于慕容萱,看在掌教真人的面子上,暂时还留在江都,继续主持江南事宜。

    玉清殿议事结束之后,白云子匆匆来到祖师殿中。

    自从冰尘请下紫薇法剑之后,秋叶就一直待在这里,始终没有返回过紫霄宫。

    此时他正盘坐在列位道门祖师画像前的蒲团上,白云子在其身后三丈处停下脚步。

    秋叶没有回头,淡然道:“今日辛苦你了。”

    白云子恭敬道:“分内职责所在,不敢称劳。”

    秋叶缓缓说道:“虽然那些人已经在玉清殿借机发难,但我现在还不能直接见他们,若是见了他们,便是彻底撕破面皮,必然要在此事上做出一个了断,现在正是要一致对外的时候,不宜如此,所以只能由你代我出面。”

    白云子点头道:“弟子明白。”

    秋叶继续说道:“慕容那边,你也代我写一封信给她,语气委婉一点,让她收敛些,不要再让别人抓住这么大的把柄。”

    白云子恭敬应下。

    此时此刻,虽然这位掌教三弟子的面容表情还是十分平静,但心底已经是心潮澎湃。

    放眼如今道门,能够有资格跟他争夺掌教大位的无非四人,天云、乌云叟、齐仙云和尘叶,经此之事之后,乌云叟已死,自是不用再提。镇魔殿损失惨重,尘叶的根基和威望俱是受损,再被众峰主质询之后,想要再做主事峰主已是奢望,而齐仙云更是置身于此事中心,大有成为罪魁祸首的架势,那个女子掌教的说法已经可以彻底变为一个笑话。

    至于大师兄天云,早已是与师尊貌合神离,这次玉清殿议事,更是由他来率先发难,可以说他已经走到师尊的对立面上,师尊又怎么会把掌教之位传给他?

    只剩下他白云子。

    今日师尊让他给夫人传话就是明证。

    在白云子退下之后,祖师殿内一片寂静。

    秋叶低声自语道:“道门的心腹大患从来不在外敌,道门从来都是败在自己手里了。”那年那蝉那把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