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七十五章 临渊垂钓鱼上钩
    紫薇法剑缓缓消散,漫天紫云也随之消散。

    冰尘踉跄几步,摇摇欲坠。

    徐北游收起青萍法剑,越过沟壑,朝冰尘走去。

    也就在此时,一座金桥轰然落下,横压在徐北游以剑宗十二剑造就的剑阵牢笼上。

    剑宗十二剑所化的十二道剑柱不堪重负,竟是显现出轻微的弯曲之势,更是发出阵阵颤鸣。

    与此同时,尘叶也出现在剑牢前,以手中玄幡斩出一道道剑气,帮助慕容萱一起打破徐北游的剑阵牢笼。

    徐北游没有管那边,甚至看也没多看一眼。

    在剑阵牢笼中只有一个齐仙云,徐北游从没想过用齐仙云来做什么文章,因为没了秋叶和慕容萱的齐仙云,仅仅只是一个谪仙大材而已,道门不是朝廷,她也不是名正言顺的太子,道门中人不认可,那就做不起文章。

    挟天子而令诸侯可以发生在君君臣臣的朝廷庙堂,但绝不会发生师徒传承的道门。

    从一开始,徐北游就只是把齐仙云当作一个饵,一个钓起大鱼的鱼饵,现在大鱼已经上钩,鱼饵还留存与否,已是无关紧要了。

    徐北游缓缓开口,“冰尘前辈,按照辈分来算,你是我的师祖辈。”

    冰尘面无表情道:“你是想要证明后生可畏?还是想告诉我老而无用?”

    徐北游摇头道:“我不是这个意思,冰尘前辈也大可不必事事以恶意揣度于我,平心而论,你我只是各有立场,并无私仇。”

    冰尘冷笑一声,“你到底想说什么?”

    徐北游没有直接回答,望着身上气息逐渐衰弱下去的冰尘,周身有紫气缭绕,甚至七窍中也有血丝缓缓渗出,不由轻叹道:“这便是紫薇法剑的反噬?看来你不是输在了我的手里,而是输在了这把紫薇的手里,只要你一剑胜不过我,那就不败而败。”

    冰尘讥讽道:“比不得你们这些好命之人。”

    徐北游笑道:“我是否是好命之人,这个暂且不说,不过你这一辈子没遇到几个好货色,这个倒是不假。”

    冰尘微微一怔,然后猛地回头望去。

    她受到紫薇法剑的反噬,六感不清,紫府蒙尘,若非徐北游提醒,她还真没有察觉到慕容萱和尘叶的动作。

    徐北游轻声道:“你在这里跟我拼命,人家可是去救自己的女儿了,至于你的死活,有谁在乎?”

    冰尘收回视线,轻咬嘴唇,没有说话。

    徐北游继续说道:“镇魔殿已经支离破碎,你这个第一大执事也再无什么留存的必要了,来剑宗吧,同是出自道祖门下,你又是修习上清大道君传下的剑三十六,名正言顺。只要你答应,你一直心心念念的剑三十六全篇,可以给你,其他你想要的剑宗秘术,也可以任你挑选。”

    冰尘神色复杂,喃喃道:“道门,的确是已经没有什么好留恋的,自从太清宫之变后,冰尘就已经死了,从镇魔井中爬出来的,仅仅只是道门镇魔殿的太乙救苦天尊而已。”

    徐北游问道:“你答应了?”

    冰尘的脸色骤然冰冷,“我冰尘是一个什么样的人,你应该心里有数的,你说这番话,也未免太小看我冰尘了。”

    徐北游摇头道:“徐某绝没有任何不敬之意,只是在谈一个事实,你想要求长生,求证道,求飞升,仅仅靠天遁剑法和残缺不全的剑三十六是不成的。既然选择了剑修这条道路,那么飞升就理所当然地变成一条崎岖难行的歧路,千年以降,剑宗祖师无一能飞升证道,可见一斑。本来上官祖师是最有可能证道飞升之人,可惜最终还是功亏一篑。”

    冰尘摆手道:“不要说这些空话,你想在要杀我轻松得很,要杀要剐,动手就是。”

    徐北游再问道:“冰尘前辈真不跟我走?”

    冰尘冷声道:“你若不杀我,我就返回极北冰原,此生不再踏足中土。”

    徐北游没有说话,而是转头望向慕容萱那边,那座由剑宗十二剑支撑起来的剑阵,大概还能支撑一炷香的时间。

    这已经足以让他做完他想做的事情。

    冰尘见徐北游沉默,转身欲走。

    徐北游开口道:“冰尘前辈,以你现在的状态,慕容萱和尘叶不会让你离开江南的,只怕不等你回到极北冰原,就要在中途遭人暗算,沦为他人的手中傀儡,案上鱼肉。”

    冰尘的身形停住,沉声道:“如此说来,你徐北游倒是个堂堂正正的君子了。”

    徐北游说道:“圣人夫子有言,君子喻于义,小人喻于利。虽说很多长辈都劝我做一个君子,但我自认为还不是君子,而且我认为冰尘前辈也不是君子,所以今天我们不谈道义,只谈利害。自古名利不分家,刚才我已经说过的全篇剑三十六是利,现在我再说名。你留在道门,永远都只能是一个藏头露尾的太乙救苦天尊,因为当年的天枢峰峰主冰尘早已被镇压入镇魔井中,这是天尘大真人还未飞升时就已经盖棺定论的事情,除非是秋叶打算全盘否定天尘大真人,否则绝无更改可能,所以也就正如你自己所说的那般,冰尘早已经死了,只剩下一个世代相传的太乙救苦天尊名号而已。”

    徐北游稍稍停顿了一下,继续说道:“庙大香火盛,可是分香火的菩萨也多,小庙的香火是少了些,但却没那么多菩萨。我以剑宗宗主的名义向前辈保证,若是前辈肯来剑宗,可以位列祖师殿中,受后世无数弟子香火供奉。”

    冰尘脸上终于露出几分迟疑犹豫之色。

    香火传承一事,不仅仅是后世留名那么简单,还关乎到神仙境界之后的道路,这也是当年道门三位大道君关于道统之争的根本由来。

    全篇剑三十六是证道之前的道路,位列祖师殿是成道之后的道路。

    现在两条道路并做一条道路,由不得冰尘不动心。

    她只是还有些犹豫,或者说放不下架子,有些不好意思就这么向一个足可以做她重孙子的小家伙低头。

    此时的剑阵牢笼已经欲坠。

    徐北游忽然开口道:“前辈,我冒昧说上一句,女子倚老卖老的作态,不讨喜,更不可爱。”

    冰尘微微一怔。

    下一刻,徐北游身形前掠,裹挟起冰尘一掠长虹。

    与此同时,立于齐仙云身周的剑宗十二剑也随之拔地而起,紧随徐北游而去。那年那蝉那把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